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低级了!》。

轩辕三光不禁喜动颜色,道:如此说来,魏无牙一定是比小鱼儿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五六件东西被砸得粉碎

那流浪汉趁许倩一愣神间,抢了她手里的几块饼干,转身就跑。许倩大惊下,竟忘记了追赶。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家伙的背心坎肩,但那家伙力气倒是惊人,“撕”的一声,拉裂了坎肩逃去。我看了许倩一眼,不知该不该追,就那么眨眼工夫,他转过一条小巷,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在许倩的下首方位,其实并没有完全看见流浪汉的胸口,只是依稀看到了那个神秘的鸟形图案,与我们之前掌握的线索如出一辙,但我知道许倩一定知道什么,忙问道:“雅达族?他胸口有什么?”

许倩道:“是,是个鸟形图案,应该是嘎乌吧?”

“嘎乌?对了!上回我和骆建芬在郊区找到的挂饰就是件镏金嘎乌毛毯,这是雅达族的图腾!”

“嗯!”许倩用力地点了点头。

“但是……”我不敢相信这个神秘的雅达族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难道真的是老天开眼?”

“雅达族是最深入无人区的部落,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许倩疑惑道。

“听西提喇嘛介绍说雅达族在解放前,还处于刀耕火种,群居狩猎的原始部落时期。”

许倩喃喃道:“是啊,他们居住的地方,不通公路,要翻越海拔七千多米的高峰,留守着最后一片高原原始森林。”

“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文明,而且看得出来,他们拥有非常丰富的矿场资源,穿金戴银的。”

“并非如此。”许倩摇了摇头,“虽然我对雅达族的了解也是知之甚少,但是据我所知,他们所处的地方环境十分恶劣,他们勇猛剽悍,是高原森林里最优秀的猎人,之所以会有黄金首饰,是因为他们在狩猎之余还发展了对外贸易。”

“贸易?”我诧异道,“可他们不是一个封闭的族群吗?”

“封闭是相对的,清朝时期闭关锁国不也还是开辟了十三行吗?”许倩说道,“据说他们是不可靠近的,一旦靠近他们就会带来瘟疫、死亡、灾难,但是由于喜马拉雅山脉靠近不丹、尼泊尔,对外贸易不可避免的存在,于是通过商贸,他们换到了这些稀有金属。”

我点了点头,对于雅达族的了解,似乎又多了一层,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我问许倩道:“现在人跑了,要追吗?”

许倩狠狠的点头道:“追,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我有一种直觉,他能带给我们不可思议的线索。”

我俩上车兜了一圈,找了位当地人询问,那人指出一条路来,最后嘟囔道:“那疯乞丐有什么好,接二连三的有人找他。”

“什么!”我和许倩都吃了一惊,忙追问,那人道:“就一个月前吧,有个女的,三十几岁吧,也在问那疯子的住处,你们认识吗?”

我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问道:“一个女的?你知道她长什么样吗?她后来去哪里了?”

“这我可不知道,她只是来问路寻人,我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她不是西藏人。”

在我们之前有人来找过这个流浪汉,这个线索勾起了我和许倩敏感的神经。“倩姐,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我心里狐疑起来,“谁会来找他?难道已经有人盯上他了?”

“一个月之前!”许倩的注意力放在了时间上面,“一个月前就有人来找过他,但是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明所以。

“我有个大胆的假设。”

“什么假设?”

“我怀疑一个月前来找他的人还不知道他是谁,她只是对他有所怀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来了又没有采取行动。”许倩分析道,“但是你还记得冶和平第一眼看到他时候的样子吗?”

“惊讶?怎么了?”

“不光光是惊讶,还有一丝欣喜。虽然他掩盖的很好,但是却瞒不过我的眼睛,今天我们走的路线都是他安排好的,尤其是今天在这里住宿,不是时间上的偶然,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个神秘的男人。”

“什么?你说他一早就知道他?”我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我们明明看出了冶和平对这个雅达族人并不认识啊。”

“他的确不认识,但是冶和平此人疑心病很重,他一定是发觉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的疑点,所以才会特地过来一趟亲自验明。”

“按你说的,那一个月前来到这里的女人岂不是——”我顿了

東圣迪歐斯高塔內,藍斯背著雙手望向外面,他知道這些人在期待什么,但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對于陸隱,他從一開始的欣賞招攬,到如今視為同層次的人,這個人給他帶來了太多的震撼,與這種人為敵,不明智,他能活著離開墜星海也算托了此人的福,但有些事避免不了。

藍斯身后站著三個人,一個是曾與陸隱比拼攀登重力陸地的鐵三,另外兩人同樣出自重山道場,是藍斯的師弟,三位巡航境高手。

鐵三雖然......

王二虎愤怒地看着李卓才,躺若他只是威胁自己的舅舅拿保护费的话他还没有那么的生气,可是他居然拿去自己的两个妹妹来威胁自己的舅舅,这可是触了他的逆鳞了。

“小子,你很嚣张啊?看你细皮嫩肉的肯定值上几个钱,怎么,要不要哥哥给你介绍个好活计啊?”李卓才笑嘻嘻地用手指轻轻挑了一下王二虎的脸蛋娘咧,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粉嫩,看来老天爷这是要他发财的节奏啊!

汪二虎寒毛颤栗,这是气的,伸出手来抓住了李卓才的手指,狠狠地一掰,顿时间骨折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啊啊啊!放手,快放手。”李卓才的惨叫声传遍了大街小巷。引来了很多人注目,一看是他又缩回去了。

“哟,中气挺足的啊!人贩子做完还想要做龟公,你大爷,老子的主意你也要打,老子的舅舅你也不放过,就连老子的妹妹你也敢动。既然手伸出来了,就不要缩回去了。”王二虎抓着李卓才的手放在桌子上,拿起一条筷子狠狠地戳了上去,顿时间鲜血喷溅。筷子直接戳穿了李卓才的手,甚至连桌子都戳破了。

“可不敢看,不敢看。”舅妈两只大手一人一只地捂着小涵小茹的眼睛,不敢让她们看到这么暴力的场景。

只是并不知道她小涵小茹的胆子究竟有多大,在异世界的时候可是敢直接拿灵符砸魔兽的主,那个时候看到满地的碎肉,也就只是说了一句恶心死了的话而已。也没见她们有害怕的情绪,反倒是很兴奋,也不知道她们的神经是不是太粗大了。

“小子,你是哪条道上的?哥几个在这附近还算有点脸面,可否报个名,好歹让兄弟几个上报的时候有个由头。”李卓才咬着牙,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脸上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掉,脖子更是暴起了粗筋。

“很不错,你很有骨气,原本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小混混,看来你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可是这跟老子有什么关系。你一开始就弄错了人家,还选错了日子,记住了,不是任何人都是你可以随便得罪的。”王二虎身上的杀气满溢,这是他修炼这么就以来第一次对一个人充满了杀气。

“呵呵,你能你能耐我何?这个华夏是有法律的,哪怕是你的能力顶天了,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就算是你把我杀了,到最后你也是会吃上一颗枪子,然后到地狱陪老子。哈哈哈。”李卓才狰狞地大笑,却不敢让他带来的那些兄弟上来,从王二虎出手他就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他们这一群人可以吃得下的。

“多说无益。”王二虎实在是懒得和一个畜生多说一句话,直接伸出手扣在李卓才的脑门上面,野蛮地把自己的神识注入他的脑海。

巨大的痛楚顿时间袭击了李卓才的全身,让他无法动弹,甚至连呼喊都喊不出来,只剩下脸上的狰狞以及突出的眼球告知众人他正在忍受着人世间最痛苦的酷刑。

“这是怎么啦?”舅妈一脸茫然地看着李卓才,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地跳,这种场景对于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来说还是在过于惊悚了一些。

“哦呜!黄汪汪被揍了。”小涵小茹早就挣脱了自己的舅妈的手,笑嘻嘻地看着被揍的李卓才。

“黄汪汪?是什么?”杨坤怪里怪气地问道小涵,他其实只知道小涵她们指的是谁,只不过是故意问出来罢了。

“这个哥哥的头发就像狗狗一样,黄黄的,所以就叫黄汪汪。”小涵很天真地指着李卓才的头发,笑嘻嘻地说道。

“很有道理。”杨坤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长地说道,只是脸上的笑容正在告诉别人他的心情很愉悦。

那些李卓才带来的混混想要上来动手,却看到自己的老大那副模样,顿时间吓得不敢前进一步了。

“哼,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王二虎放开李卓才的脑袋,声音如同九幽里的魔鬼,令人异常害怕。

他已经知道李卓才究竟是什么来路了,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他并不是一个混混那么简单。

“你,你对我们老大做了什么?”这时候那些混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虽然说他们对于眼前的一幕很是害怕,单数这不是他们可以退缩的理由,混道上的,最讲究的就是义气,若是他们就这么不理不睬地跑了,那么等待他们的就会是一个很恐怖的下场,所以,即使在害怕他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

如果中午飯吃一頓的話,晚飯可就沒著落了。

勒了勒褲腰帶,楚懷沙便準備繼續尋找客戶。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是個本地的陌生號碼,楚懷沙心頭一跳,隨后手指閃電般的滑動接通了電話。

“喂,您好通州速運。”

“喂,哥們,你是昨天在湘湖哪里撒名片拉貨的那個嗎?”

“哦!是的您拉什么東西?”

“一點小東西,送到河西五棵樹小樹林,不過去了你得給我再捎點東西回來,一共多少錢?”

“來回一共一百塊錢。”

電話那頭停頓了一會說道:“哪你來吧!”

楚懷沙一甩方向盤隨即便開到了湘湖。

和貨主說的一樣,東西不多,二十幾卷搞工程用的綠網,輕的和屁似得,楚懷沙下車之后隨便扔了扔不到一分鐘便裝貨完成。

“兄弟,你去了之后再幫我拉回來四卷PVC的管子,回來給你運費。”

楚懷沙一聽就眼冒綠光。

“PVC的管子?幾米的?”

“三米八,杵副駕駛窗戶外面就行了。”貨主輕描淡寫道。

如果平時開超級速運的時候,楚懷沙已經和貨主干起來了。

因為他面包車的車廂是兩米長,拉個三米的東西杵到副駕駛上,便已經很為難了。

而三米八的東西……

還有就是窗戶外面也不是不能杵,只不過杵過去之后,右側后視鏡基本上就瞎了。

然而,終究是開張的一單,楚懷沙還是決定忍了。

“行!加個微信,位置給我。”

……

打開導航,走市里總共十八公里,如果從環線繞則要二十八公里以上,雙方時間差不多。

于是楚懷沙一頭扎進了市里的懷抱。

這會正是中午,也不堵車,交警叔叔們也都吃中午飯去了,所以他也不怕。

一路風馳電掣的殺到五棵樹,用時四十八分鐘。

給收貨人打電話,找到位置之后,那收貨人又是輕描淡寫的一句。

“把貨扔地上就行。”

貨不多,楚懷沙也懶得扯淡,扔地上之后,他又開始問起了pvc管子的事情。

然而,此話一出,那收貨人立馬停住了話頭。

“壞了!倉庫鑰匙在我這里,我不去你開不了倉庫滴門。”

楚懷沙一臉懵逼。

“那你什么時候能過來?”

收貨人尷尬道:“得個把小時,我們這會正在賠甲方吃飯。”

等個把小時,楚懷沙都能再干一單了。

無奈再給貨主打電話,然而貨主那邊卻為難道:“大哥,等等成不,我那些綠網是和他換那些管子的,這老板是我們的新客戶,我們也不敢賒賬,要是萬一他賴賬,我們這好幾百塊錢的貨就飛了。”

楚懷沙更是為難,等吧,一個多小時沒了,不等吧,客戶有可能就沒了。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貨主那邊來了一句。

“要不這樣吧,按那個超級速運平臺上的規矩,等四十分鐘,四十分鐘之后,每十分鐘五塊錢,加點錢嘛。”

“好吧!那我等等吧。”

隨后貨主直接給楚懷沙發了個十塊錢的紅包。

“兄弟大中午的先買兩瓶水喝喝吧!”

看到紅包,楚懷沙心頭舒服了不少,不過他也沒收。

等就等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還能順帶測試下bug,賺點外快。

點開新安裝的軟件,楚懷沙便開始玩了起來。

這是一個解壓縮文件的程序,楚懷沙為此還下載了幾個小的壓縮文件解著玩。

解了壓,壓了再解,手機程序絲滑無比,界面設計的也是十分精美,應該全都出自詩召南的手筆。

玩了整整兩個小時楚懷沙也沒有發現什么bug,倒是不知不覺間把收貨人等來了。

:“汝出家,既分承汝师流,流过他的额角,流过无论多尊贵美丽的人,若是死在终于垂首道:“我想出来找个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低级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莫名其妙被系统捉了

谷奕

莫名其妙被系统捉了

绝·影

莫名其妙被系统捉了

西瓜切一半

莫名其妙被系统捉了

透明雨.

莫名其妙被系统捉了

北刀

莫名其妙被系统捉了

卷边的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