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金沙城的大能?》。

突见一个少年僧人飞步而来,台隐在白雾之中!南宫平飞落围墙

林骁害怕王初一喝了酒胡说八道,接下话来:“虚木前辈,此元石我们也只有一块,我师父的意思是这块石头是咱们捡到的,放在观里也不知道怎么用,便没把它当个宝贝,还望云中子前辈别见笑。”

云中子心里乐开了花:“不见怪,太不见怪了。”但仍保持谦逊和煦的表情:“那我云霞观就受之有愧了。”然后吩咐雾凇子:“这几日让玉虚观的道友随意在门派参观,藏宝阁和藏经楼无条件开放,几位道友看上什么宝物直接拿走,看上什么功法帮忙拓印。”

此话看着大气,其实也无什特别,门派中的宝物,哪件不是在掌门或者长老手里捏着,还会放在什么藏宝阁?

至于功法,单就林骁和寻仙表现出的强悍战力,人家会稀罕你的功法?怕是看都懒得看一眼。

后来的几天,林骁一行在雾凇子的陪同下,参观了整个云霞观的风景,还和几个长老切磋交流。

林骁还专门和云鹤子长老交流了控火术心得,印证了自己在玉虚九卷上的所学,也有了不小的收获。

关于控火,林骁以前无论如何都不得其门而入,无法凭空起火。在云鹤子毫无保留的讲解下,以及关于符纸、咒语的研习中,他对各类火源有了更深的认识,总算窥得门径。

夜晚躲在房间里,让寻仙护法,终于成功聚集火灵之气,生出无根之火,虽然是凡火,火焰不过拳头大小,却让林骁兴奋的像个孩子般抱着寻仙又叫又跳。

武当几人几乎都在疗伤,唯独修为最低的洛小婉反而伤的最轻,第二天就跟在他们后面好奇的东看看西瞅瞅。只不过在游玩的过程中,一双美目始终盯着林骁看。

雾凇子还提醒林骁:“小姑娘对你有意思呢。”

林骁没有发表意见,倒是王初一鼻孔朝到了天上说:“和寻仙比,有竞争的资格吗?”

三天后,就在王初一叨叨着还要休养几日的时候,所有人不得不提前出发了。

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云霞观收到消息,俗世中出了个重生教,邪性的很,一说能让死人复生,二说能让人修炼成仙,已经秘密发展了不少信徒。

眼下虽然还没出什么乱子,但据传来的消息说,这个教派不是乡野村夫胡乱搞出的玩意儿。其有着严密的组织机构,入教人员不少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本来他们对外防范很是得力,只不过发展教员时,偶然拉到一个道门弟子入会,这个弟子将计就计,洞察其计划,然后向道门通风报信,但更多的信息还在打探中。

很快道门的高层人士得出结论,这个教会绝对是邪教,目前应该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正在搭建上层组织框架。

最可怕的就是这类邪教了,他们不像农村那些巫汉神婆,脑袋一抽创立个什么门派,一些愚昧的村民来送钱送米就当入会了。这样组织严密的教派,积累沉淀许久,吸收社会精英做高层,再分散各地做火种,哪天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教徒瞬间就能呈几何倍上涨。就像当年的某某功、某某大法一般,席卷全国,造成大量死伤不说,还企图扰乱政局。

还有一个原因,赤松观的惊雷道人已经压不住火气了,给云中子说,再不给个交代,就亲自带人来西原省寻仇。云中子眼见邪教作祟,暂时脱不了身,就以掌教大印做信物,让雾凇子带了和林骁他们一同前去解释。

林骁想起当初熊晓欧曾说过东昌市出现多起死人重生的怪事儿,不自觉的就把其和重生教联系在了一起,便在离开时把熊晓欧的联系方式留给了云中子,让他们自行加强沟通。

武当几人闹了个灰头土脸,所幸没有结下仇怨,客客气气的和大家告别,并邀请众人到武当做客。

临别时,洛小婉一双美目就没离开过林骁,旁人都察觉的到小姑娘的心思,她几次鼓足勇气想上前和林骁说几句,但都被虚清给岔开了,并带着人匆匆离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豪华越野车,王初一在破旧的面包车上不平衡的说:“回去就买车,就照着武当派那个车买。”

雾凇子嘿嘿一笑:“不修道观了?那车得小一百万呢。”

“啥?”王初一骂道:“腐败,赤裸裸的腐败啊!善男信女的香火钱就给他们拿去这么糟蹋了?”

然后痛心疾首的对林骁说:“徒弟,以后咱们玉虚观发达了可别学这些个败家手段啊。”

林骁无所谓的一笑:“师父,麒麟山附近几个村都穷的要靠我们接济了,能有这么多香火钱?放心,败不了家。”

说拜访那个可能做未来五年大社长的人,但是他们都知道,不可能是幕百里,毕竟他连可以参赛的弟子都没有了。

“今日召集各位社长来,开这个会,就是要说两件事情!第一、大家都知道,前几日我女儿幕灵在帝都大白天遭歹人绑架,这是对我本人的挑衅和侮辱,我知道就是你们其中之人所为,我就说一点,你最好祈祷她毫发无损,否则我灭你家门。”幕百里扫视着众人,眼睛看了一下左边的二社长万历山,又看了一下右边的三社长玄远,露出一丝邪笑,给人予满满的自信。

他接着继续说道:“别以为我女儿不在,就参加不了马上到来的初级炼器赛,啸天,你过来!”

杨啸天小跑着过来了,弓手拜道:“师傅!”

“啊!”众人一阵错愕,刚才还在想今年只能选择二社长或者三社长了,没想到这大社长还有一位高徒啊!就是不知道炼器实力怎么样!看样子具体站在谁那边还得从长计议呀!

“练好了吗?”幕百里朝着杨啸天说道。

“马上就好”杨啸天回答道,然后朝着炼器炉跑去。

果然、没一会儿,一柄二阶下品绿的大刀魂器炼制成功,通体色泽明亮,给人予寒光冷冽之感,两个绿环是翠绿通盈,如宝石般耀眼。

杨啸天将大刀魂器拔出,一股冷芒之光射出,说道:“各位师叔伯请多多指教!”说完、杨啸天双手捧着这柄新炼制的大刀来到每一个社长面前。

“果然是佳品!”

“不愧是大社长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众人一阵惊呼。

“我现在就告诉大家!啸天他代表我大社长一组参加初级炼器赛,我还就告诉大家了,今年的第一名我势在必得。”幕百里看众人露出惊呼之色,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满脸充满自信的说道。俨然看不出女儿遭人绑架之态。

这都是那天晚上他们商量好了的,就是要用威逼、利诱、恐吓的方式将他们全部拉入到自己的阵营当中来,这样来给二社长和三社长两人无形的压力,让幕灵成为他手中烫手的山芋,是放也放不得,杀也杀不得。

毕竟开始他就说了,灵儿若有半点受伤,直接灭他全家,以啸天的能力,极大的可能再次获得第一名,那么到时候他还是大社长的身份,要想灭谁家门还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正如杨啸天、幕百里两人预料的一样,众人纷纷对着大刀魂器点头称颂,而二社长和三社长则强作镇定的看了两眼魂器,额头上不自觉的冒出汗水来。

过了一会儿,三社长玄远像找到了反驳的有力证据一样,微微笑道:“据我所知,这杨啸天是南城学院的学生,并非你大社长的弟子啊!”

“是啊!是啊!你大社长临时找来一个炼器的优秀学生当弟子,来参加过几日我们轩辕社的初级炼器赛,这未免有失公允吧!”二社长万历山也趁机说道。

“学生!”众人开始有几人惊讶道。

杨啸天纷纷暗记下那几名长老的姓名,朝着幕百里点点头。

“我就知道有人会反驳!不错!啸天之前是南城学院的学生,不过如今已经加入了我们轩辕社,成为我座下亲传弟子,这是入社书!”幕百里说完拿出一卷轴单,杨啸天跑来接过,然后将轴单打开,再次展示给每一位社长看。

“入社书有效,杨啸天当然可以代表大社长一组出赛!”人群中,一位忠于幕百里的社长大声说道,仿佛在为自己的大哥鸣不平一般。

于是众位分社社长纷纷表示赞同,只有刚才杨啸天记下的几人默不作声。

“既然大家认可!我希望大家好好想想,谁才是未来的大社长。好了,今日的会议就到这里。”幕百里说完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扬长而去,。

杨啸天看到二社长万历山和三社长玄远木若呆鸡一般的站在原处。那些分社社长竟然没有一个和他们两打招呼,直接朝着门口踏步而出。

二社长万历山双眼怒视着杨啸天,然后冷哼一句出门去了。

三社长玄远则面带微笑地看了一眼杨啸天,也朝着外面走去。

另外一边、在轩辕社旁的一处小屋内,有一群十三四岁、乞丐模样的人聚集在一起,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只见她身穿南城学院新生校服,胸前佩戴着一个胸章,上面写着蚂蚁联盟四个字,不错、她正是杨啸天的阿姐封峂,而那些乞丐摸样的人全都是蚂蚁联盟的成员们,这几日、他们的任务就是盯紧每一个社长,他们到过哪里,见过谁,所有的行踪都要谨记在心,回来汇报。

酣,曰:“世人莫我知也夫,知我雪好像也曾被唐门的毒药暗器所伤

因为天命四级的凶灵实力比那天命五级,或者天命六级的凶灵都低阶,他们只能充当天命五级或者天命六级凶灵的养料。

嗷呜嗷呜~~一阵阵阴风朝着江景的脸庞吹了过来,江景的发丝根根飘起。

就在这时候,隐隐有数十头天命六级的凶灵朝着江景这边冲击过来,他们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江景的生命精华给吞噬了。

“这样只有一两头,五六头,吸收那要吸收多久啊,不行绝对不行,这样的效率太慢了。”江景开口说道。

江景话刚说完的时候,六头天命六级的凶灵,已经将江景包围住了,江景冷冷的看着那些凶灵,身上散发出强大的生命气息。

一时间,周围的光点越来越多了,那些绝对是天命四级,五级或者六级的凶灵,都被江景体内庞大的生命之源吸引过来了。

一旦凶灵吸收到人类庞大的生命之源,那他们就可以一步登天,甚至提升阶级,所以江景体内的生命元力最少引诱了数百万头凶灵。

看着密密麻麻的光点,江景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大吼一声开口说道:“炼狱大法,无法无天。”

一下子江景化身为一个巨大的黑洞,离江景周围最近的那些凶灵,直接被江景给吸收了。

江景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一头头绝世凶灵,就这么被吸收了。

才过了两分钟,江景吸收了最少有数万头凶灵,现在他体内的阴阳脉络图里面的颗粒又连续亮了三万颗,现在江景体内的颗粒已经整整亮了十九万颗了,还要再激活十一万颗,江景就能达到天命五级了,到时候就可以渡劫了。

慢慢的,随着江景实力的扩张,黑洞的范围也不断的扩张开来,一下子更多的凶灵被江景吸收了,江景化身的黑洞仿佛是无法满足一般。

原本要来吸收的江景的生命精华的恶灵,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可是一股无匹的吸扯力,硬生生的将他们吸扯进入黑洞里面,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能力去抵御来自炼狱大法的吸收。

有些离江景比较远的天命六级的凶灵,就趁机逃走了,但是天命五级的凶灵只要在黑洞笼罩的范围之内,没有一头能够跑掉的。

一下子江景体内的阴阳脉络图,又亮了十万颗,现在江景的实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天命四级的巅峰了。

“天命四级巅峰,差一点就能突破天命五级了。”江景黑洞慢慢的转化成自己身躯,体内的能量都饱满的往外溢了。

“据说,天命五级要渡劫了,到时候我在这里面渡劫会怎样呢?”江景有些期待的开口说道。

最后的数十头凶灵被吸收一光,江景方圆五里之外,跟么就没能发现恶灵了,那些恶灵原先将江景当成食物,现在的恶灵已经将江景当成比魔鬼还可怕的凶人。

哗啦一声,江景体内的阴阳脉络图的第十万颗颗粒,正式激活,江景体内的能量也得到了实质的提升,慢慢的虚空的云开始变幻了。

在远处的紫依显然也感觉到江景这边的变化了,看着江景那片区域,那片区域,除了闪电,还是闪电。

“江景哥哥渡劫了,希望他能平安渡过这一劫,应该是渡天命五级的天命大劫。”紫依担心的开口说道。

“师妹,江景公子,他很强大的,他不会有事的。”公子羽看着那布满闪电的地域开口说道,。

“师兄,你看那闪电竟然是紫色的,紫色神劫。”紫依原本对江景还很有信心的,看到紫色闪电之后,内心暗暗为江景捏了一把汗。

那紫色神劫,相当于天命九级要突破圣人阶级的时候才有的,威力相当大。

“这怎么回事,难道公子他要突破天命九级达到圣人阶级了?”公子羽不解的看着江景所在的那片区域。

“不可能的。”紫依似乎知道什么了,站在原地内心暗暗的为江景祈祷着。

周围一片紫色闪电将江景团团围住了,江景站在其中,感觉到天劫正缓缓的朝着自己靠近过来,这次的天劫比同江景上次所度的天劫根本就不一样。

“天劫,紫雷神劫这应该是天命九级突破圣人阶级时候的劫数啊,怎么降临到我身上了?”江景不敢大意,看着周围那紫色的小道闪电。

突然间,江景所在的虚空之处的,阴气散开来了,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柱,快速的朝着江景冲击下来。

那道巨大的紫色光柱

龙!

  真的是龙啊!

  天上地下所有人都惊得停下了动作,呆呆的看着空中突如其来的变故。

  嗷~

  可忽然,一名狼族战士捂着脑门惨叫起来。

  “谁,谁特么砸我?”

  对面,不远处的猪族军阵里面。

  一头眼神无比阴险的黑猪默默的躲在了同伴背后,仰面看天,当做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

  ……

  空中。

  狼王紧紧的眯起了眼睛,看着墨无痕,呲牙怒道:“哪里来的泥鳅,敢在本王面前放肆!”

  噌棱。

  墨无痕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金沙城的大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萨满的低语

嗅单枞

萨满的低语

蛋挞鲨

萨满的低语

佛曰佛曰

萨满的低语

云霓

萨满的低语

句号

萨满的低语

诸生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