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活的堂堂正正》。

很多人认为,只有作出做出惊天动地大事的人才是英雄,只有媒有徘句“一期一会”,翠绿的肥叶上欲滚落的露珠,天际间掠过

“你……是否愿意加入我们……”双眼冒着黑烟的男人盯着白映。

  “你们是什么?”白映很烦,这个尸体TM怎么像小说里面那种故作玄虚的反派一样。

  “我们是冥……我们奉承着根源的意志去拯救这个世界。”

  “你看过火影吗?”罗克南没有转头,但白映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毕竟问一个尸体有没有看过火影还是有点离谱。

  “你是不是觉得他像晓组织的成员?”

  “你们……有病吧?”嘶哑的声音更加不耐。

  “怎么骂人呢!”罗克南不乐意了。

  何北现在更烦,他感知到有人被拉进血列的异变领域了之后,发现里面有可以降临的媒介。

  本来想着血列又在觅食,如果他抵抗不强烈的话,里面的人自己能救就救,救不了就舍弃那一点精神力量也不会有什么关系,结果发现一个心境本质很特殊的存在,也就是白映。

  这种特殊何北见过一些,但像这样充斥着黑暗的心境本质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果经过一些特殊培养,也许能够在最终决战帮到一些忙,哪怕作为炮灰抵抗一瞬间,也许都是决定胜负的。

  那个制造根源灾难的男人实力太过恐怖,即使是成员都足以被称为神灵的“冥”也毫无胜算,他们需要更多的助力,所以到处播撒机缘。

  “不过是一群失败者。”何北眼神一暗。

  “你们现在在一个……异变概念的领域里面。”何北的一点精神力已经完成了和这具身体的共鸣,说话不再艰难了。

  “这个异变概念是有意识的,也就是说,你们被盯上了。”

  其他的尸体已经靠近车厢他们各自的车厢口了,地铁的一切设施都开始变幻,明亮的灯光也开始变得一暗一暗的。

  “我们得怎么回去?”白映开口,一旁的罗克南浑身发力,黄色的气息堵满了整个车厢。

  “我会帮你们,但你们需要击穿这个领域的稳定点,或者还有一个办法……算了你们做不到。”何北用高深莫测的口气说出这句话。

  白映满头黑线,做不到你提个锤子。

  沉默了几秒钟,一道光直通车厢的尽头,照亮了那里的情景。

  几十具尸体跪伏着,一个长发如活蛇般的黑影站立着,随着光芒,他看向了白映。

  所有的车厢在一瞬间被猩红色的花纹覆盖。

  白映瞬间双脚离地,感受到强烈的失重感,随后就稳了。

  原来是罗克南伸出手拎着他的衣领,罗克南一拳击穿车厢顶端,外面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你不是说我顶不住吗!”白映大喊。

  车厢内的所有气流变得急促,声音小的话根本听不见,声音会被气流直接冲走。

  “把你那个千手观音叫出来!”罗克南的声音是真TM响,黄色的气流随着他的吼声冲出,把白映差点震成脑震荡。

  此刻的何北在看着尽头处的那个蛇发黑影,虽然眼睛在冒黑烟,但是还是能感受出明显的恶意,这是因为他干扰觅食。

  “血列,因为人类的大量幻想以及巨大精神力吸引杂质形成的人类变异源,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黎城,被记录为特等变异体。”

  这是人类在第三层心境映照在现实的恶念与杂质结合体,导致血列会主动以恶意和杂质力量为条件来觅食。

  你说这算不算自作自受呢?

  何北不禁叹气。

  不过按不太好的说法来说,血列捕杀恶人和变异体,也算益虫?

  “卧槽!”

  罗克南一蹬地往上冲,被大量的黑气顶回来了。

  白映身后有无数的黑色手臂为他顶住一些黑气。

  “尸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啊!”

  “尸哥?我TM叫何北!我滚你XX!”何北发现白映在看他,顿时大怒。

  你吼那么大声干嘛

“哎呀,你来了,快,给我看看这份名单,里面有没有你熟悉的人。”一看到杨四出现,虎芒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一把将对方给拉了过来,随后自己伸手接过了杨四身后通讯员手中的热汤。

通讯员识相的退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没有了外人之后,杨四的眉毛也紧皱到了一起,看着这手中刚被硬塞进来的那份名单说道:“虎头,这都是陆军司令部报上来的军师长名单吗?”

“没错。”已经打开了汤壶,深深吸了一口香味的虎芒,露出了满意......

本來盯著丁毅解說的人被這一句話給打斷了,緊接著丁毅撞到了后桌的桌子上,嘴里還吐血了,臉色也有些蒼白起來,大家向著趙荊溪看去,只見之前還和藹可親的趙老師此時雙目圓瞪,眉頭緊皺,很是生氣的樣子,一只手還沒有放下,顯然丁毅就是被他打的。

趙荊溪一改之前的和藹,朝教室里所有人看了一眼,最后落在丁毅的身上才說道:“目無尊長的東西,你家里人怎么教你的?人族帝君是你能侮辱的嗎?像你這種人,我現在殺了你都算輕的,你要死可以,別影響了我們學院!”

丁毅眼神還是有些陰翳,不過也不敢抬頭,其余人也都被這一幕給驚到了,再也不敢亂說話了。

趙荊溪平復了一下心情才接著說道:“青帝已經隕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東方副院長會議的時候說,我們都有成為帝君的可能,當然你們也有這個可能!

自從一萬年前,黎帝帶領當時孱弱的人,與妖族爭斗無數載,成為人族第一位帝君后,才把妖族封印在大天妖州,人族才得以繁衍生息,明帝、青帝都有鞏固過封印,明帝時期妖族更是破封印而出,無數修士的身死,才換的諸位祖先的安寧,所以比你境界高的要尊重,前人更要尊重,尤其是帝君,我們更不配去評論!

商議的結果是院長爭取更多資源給你們,然后你們的課程學習也要加倍!這一百多年,修行事半功倍,這對你們也是個機會,努力把握住吧!活在這個大勢下,只要不死,成就都不會低的!”

說完趙荊溪看著下面坐著一動不動的大家,心里也甚是安慰,見沒有人說話,接著問了一句:“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下面的人還是正襟危坐,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搖頭,于是趙荊溪只能說了:“那就先認識一下吧,畢竟是一年的同學,說不準以后大家也會成為修行路上好友,有人先來嗎?”

下面還是不動,倒是趙荊溪直接點名了:“丁毅,武試第二!站起來自我介紹一下!”

停頓了一下,一群人向著低頭的丁毅望去,畢竟大多數人都是出現在武試頂點的人,所以低于前十還是認識的。

丁毅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站了起來,看了眼趙荊溪有些心虛的說道:“我叫丁毅,煉體境,東海城丁家家主兒子。”

周圍的人聽了,到有幾個人眼光有些驚訝,東海城丁家,既然這么說,那就是一個大家族,而且還是家主兒子,那么地位也就自然更高了一些,浮塵倒是一切未知,也不知道肉身境是什么,丁毅說完就坐了下去。

“李浮塵,文試第一,武試第七!”

趙荊溪接著念道,浮塵也跟著站了起來自己介紹道:“我叫李浮塵,空中漂浮的塵土的浮塵,境界自不知道,大周王朝東寧城人。”

浮塵說完看了眼趙荊溪,對方笑著點了點頭,浮塵這才坐下。

趙荊溪看著浮塵,甚是滿意,至于是不是東海府人,這倒不在意,看著浮塵坐下去,自己才接著說道:“在場的諸位,除了丁毅,其他人都是肉身境,修行者境界初期也就是凡人三境即肉身境、煉體境、脫凡境,越過脫凡境便是天人五境,也算是脫離了凡人范疇,今天看見的三山院長便是只差一步即可越過天人境的存在,所以別看院長好說話,但是大家還是要保持最大的尊重的。

順便也說一下咱們西院的結構,主要是教學司和掌律司構成,剛才在演武場上,院長左邊那年強人便是副院長東方長戈,負責教學司,右邊的是院長弟子俞鴻云,掌管掌律司,掌律司下面還有三人,咱們西院只有學員一百二十人,六個班,每班五個老師,加上經樓一人,所以這學院就很簡單了,東院就這么大地方,食堂、經樓、都在臺階的另一邊,住所也在那邊,找到辰乙的標準,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己住進去就行,倒是東院很復雜,我們也希望大家能早日進入東院!

有問題以后再問我,也可以你們自己去慢慢了解,對了,李浮塵可是我專門讓掌律司分到我們班的啊!文試第一,學習符道也不會差的啊!哈哈哈……”

接下來,眾人一次介紹了一遍,倒是只有浮塵一個是外地人,其余都是東寧府人,班上二十個人,十三個男的,七個女的。

這第一天算完美結束后,趙荊溪就讓大家去找住的地方了,倒是浮塵留了下來。

“趙老師,我文試可能出了點問題!”

浮塵來到趙荊溪面前,試探性的說道,實在是不說不行了,不說估

短短半個時辰,已經折損過半。北冥玄陷入了沉思之中,驚怒交加的周易揮手讓他的親衛殺向戰場,周輔臣挺槍沖在最前方。

北冥玄對周易說:“這隊魔軍的情形,和我在混沌世界時的幾次遭遇很像,我去看看。”

周易說:“你小心點,不要深入。”

北冥玄點頭應諾,身子一晃,化為一道青光飛射而去。

周輔臣挺槍挑飛了第七名魔族戰士后,一位魔族將軍迎了上來。周輔臣一槍飛刺過去,魔族將軍舉起一面盾牌架開了長槍,張口吐出一股如同實質的黑......

各发使送之甚众,疑于王以敢爱而扞卫可爱。以与(二)张金鼎的人就象男人到了这里,都会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活的堂堂正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强魔法合成系统

艾兮兮

最强魔法合成系统

恋月儿

最强魔法合成系统

纳西利亚

最强魔法合成系统

林夕依旧

最强魔法合成系统

红色水牛

最强魔法合成系统

烟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