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斗丹!》。

像我这种人虽然穷,可是无论话:那里香火道人的总管叫彭

“哈哈哈哈哈哈~”

阿信笑出声,“当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啦,净身房是你们学员如果犯了错就会被送进去,和烦闷室差不多。”

吕泽:“……”

这特么是哪个憨批想出来的创意?

吕泽心想着,也说了出来。

阿信的脸色瞬间黑了,“这是杨院长想出来的,他说来这里的学员都是脏的,做了错事自然是要净身。”

“……”

这杨君豹绝对是一个变态!

参观了整个学校后,吕泽也上了教学楼。

寝室是六人间,吕泽把行李放在木板床上,看了看寝室,虽说环境也不咋地,但和烦闷室的环境比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他已经三天没有打电话给唐风他们了,想到这里,吕泽拿出手机,想要趁着室友不在给他们打一个电话。

“好讨厌啊,居然是三人间。”

吕泽:“……”

想必是室友回来了,吕泽也把手机收了回去。

只见从外边进来一个身高178的少年,看样子,少年应该和程小月的年纪差不多大。

少年上下打量着吕泽,“你也是这间寝室的?”

“嗯。”

吕泽回答一声。

“切~”

少年白了吕泽一眼,把拿来的行李扔到铺上。

“你知道我是谁吗?”

“呵呵~”

吕泽冷笑,“我怎么会知道是你谁呢?”

“我告诉你,我爸爸可是X市开银行的,你要是听我的,等我出去了会给你想要的好处,你可不要不识抬举,懂?”

吕泽:“……”

说实在的,在唐家那几年,他见过不少这种自以为是的暴发户,自以为是的更是见过不少,但是这种一上来就想给他一个下马威的人,眼前这位青年还真是第一位。

见吕泽不回答,青年直接发火了。

“跟你说话呢!你听不见啊!”

“不好意思,我还真听不见。”

说着,吕泽继续去收拾东西,没再理他。

就当他是一个被家里惯坏的小屁孩算了。

可少年却不依不饶,“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敢这么惹我!”

吕泽:“……”

他继续铺床,直到少年把吕泽的被子扔到地上。

“本少爷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吕泽:“……”

他转过头,直接对少年说道:“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来这里?你难道不清楚吗?既然来了这里,说你爸是谁真的有用吗?不管你是少爷还是太子,做了错事都要挨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

那名青年显然是被吕泽问住了。

吕泽叹气,蹲下来捡被子。

少年却突然踩住被子,“不看中身份恐怕只有你这个乡巴佬这么想吧!我告诉你,小爷我有的是钱,像你这样穷人我可是见多了,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永远被我踩在脚下……”

吕泽:“……”

他刚准备发作,就看到另一名室友进来了。

那名室友穿着白色的T恤,鼻子上挂着一副眼镜。

“你们在干什么啊?”

说着,他拦住少年,“我说,你有点欺负人了吧?”

“关你屁事!”

少年很是猖狂的笑了,“你该不会跟他是一伙的吧?”

戴着眼睛的少年说道:“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说完,他对上那名少年的眼睛,二人对视一会儿,那名富家子弟不知怎么就放下了吕泽。

“今天算你小子走运!”

等到那富家子弟走后,戴着眼睛的少年扶起吕泽,“你没事吧?”

“没事。”

吕泽浅笑,对上少年清澈的眼眸,不知怎么,他竟然觉得少年的眸子里似乎藏着些什么……

“我叫张俊,你呢?”

吕泽顿了顿,回答;“阿泽。”

“你好啊!”

张俊看了看吕泽,“好巧,我是上铺的呢!”

“呵呵~”

吕泽勉强笑了笑,“是挺巧的。”

经过了解,吕泽也知道了他室友的情况。

那个无理的富家子弟叫钱林,家里是开银行的,看言行举止应该是被家里娇生惯养的暴发户少爷,现在还在上学,据说是因为强J了校长的女儿,被校长开除,他父亲气不过直接送来的。

戴着眼镜的少年叫张俊,看起来也是一个学生,性格随和,看起来家境不是很好,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进来的吕泽并不清楚,但奇怪的是,不管张俊对吕泽表现的有多亲切,吕泽老觉得这个张俊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吕泽他们就被叫起来去上课。

“烦什么!”

钱林喊道:“没看到本少爷正在睡觉呢?”

下一秒……钱林就被泼上一盆冷水……

“你干什么!”

“起床了!”

“噗~”

吕泽忍不住笑出声,也许对付嘛去呢!”见到一行人往这边走过来,苏景面带笑容的问道。

众人中,杨浮扫了苏景一眼,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而王典则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苏景跟前,将之前发生的事给苏景详细的说了一遍。

其他人可能不清楚苏景的实力,可是跟苏景争夺过百夫长、军司马之位的那几个新兵却是很清楚,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实力在他们这一批四千人的新兵之中绝对是最顶级的。

甚至在之前争夺军司马之位亲手和苏景交过手的王典都认为,苏景的实力有可能不在那四个玄通境初期巅峰的军司马之下!

“哦?杨浮是吧,口气倒是不小。”听完王典的话,苏景倒是没有生气,反倒是面带轻笑的看着向杨浮。

“你就是苏景?那个年轻的军司马?”杨浮却是一脸不在乎的扫视了苏景一眼,随后不屑道,“也没看出你有什么特殊的,也就是年轻了些帅气了些,我可不觉得你有当军司马的资格,即便这个军司马只是临时的,等我击败了这家伙,就来挑战你!”

“你小子说什么呢?就你也配?”王典顿时怒了,他可是和苏景交过手然后被后者打服了的,如何能见杨浮这家伙在苏景面前大放厥词。

“王典。”苏景叫住了王典,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杨浮,缓缓道,“既然你这么想当这个军司马,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你说。”杨浮虽然不在乎苏景这个人,但是对这个新兵军司马的位置还是相当在乎的。

“你刚刚答应了要和王典一战,现在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同样是战上一场,不过对手是我。”苏景淡漠道,“和之前的条件类似,你若是能赢,军司马之位归你,以后乖乖听你指挥,可你若是输了......”

“当着全屯的人向你道歉是吧。”杨浮一脸嘲弄。

“不!”苏景摇了摇头,目光却是逐渐变得有些戏谑,“你若是输了,便在招兵结束之前,将我们屯五百新兵居住的五座营房,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打扫一遍,如何?”

哗!

杨浮的面色陡然一变,这家伙,竟然要自己打扫营房?一座营房何其之大,这家伙竟然想要让自己在招兵结束前打扫完五座营房?

就连这座营房的其他新兵在听完苏景的条件之后,神情也变得戏谑了起来,打扫营房啊,还是打扫五座,啧啧啧,不愧是屯长!

“怎么?你不敢?还是你觉得这一战你输定了?”看着杨浮那骤然一变的面色,苏景不屑的说道,“若是不敢,那你就当着全屯五百人的面,向你们百夫长王典道歉,并大喊一百声‘我错了’!”

“战就战!有什么不敢的!”杨浮猛地一挥手,凶狠的盯着苏景,“你还真以为你硬定了不成?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你能成为军司马,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么强,而是因为和你竞争的人太弱!”

说完,杨浮便直接冲进了练武场。

“屯长,这......”见状,王典面有惭色的看着苏景。

“没事的,你去一趟我的营房,帮我把我的兵器取过来。”苏景给了对方一个笑容,随后吩咐道。

“得嘞。”见苏景没有丝毫要责怪自己的意思,王典面上的惭色这才消退了去,兴冲冲冲出了营房给苏景取兵器去了。

苏景出来只是为了巡视一下营房,自然没有把赤铁枪带在身边,可眼下要和杨浮交手,那没有赤铁枪可不行。

他虽然自信,可却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空手就能击败一个看起来实力还不错的玄通境高手!

王典的速度那是相当不慢,没多久他就拿着苏景的赤铁枪回来了,不过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苏景那座营房的百来人......

“你们怎么都来了。”从王典手中接过赤铁枪,苏景一脸无奈的看着跟王典一起过来的木子等人。

“军司马大战不服气的什长,这样的戏码我们怎么能错过呢?弟兄们你们说对不对啊?”木子起着哄笑道。

“对。”苏景那营房的百来人都面带笑意齐声附和。

“是啊,我们可都想看屯长大人大发神威大败什长于枪下呢。”和苏景他们同一间房的陈进也大笑着。

“你们这群家伙。”苏景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随后就转身走进了练武场。

苏景刚一走进练武场,就听到杨浮嘲讽道:“你总算是进来了,我还以为你怕了不敢战,逃回去了呢。”

“放心,就你,还不至于让我不战而逃,刚刚不过是让你们百夫长去替我取了兵器罢了。”苏景随意的扬了扬手中的赤铁枪,淡淡道。

平淡的语气,却是令杨浮额头的青筋狠狠的跳了两下。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躁意,杨浮盯着苏景狠狠的道:“哼,你就得意吧,这一战之后,你就没有得意的资本了,看招!”

话音未落,杨浮猛地一步冲出,体内玄气运转,双掌之上瞬间蒙上了一层赤红之色,就如同一双晶莹的红玉一般,热气直冒,手掌边沿,更是伴随着些许火焰。

”“邵空子以万君武拿来的千年来,招式却剽悍已极,黄鹰黄今

温樊高高跃起拉开了土坑的距离,就在温樊快要落地的时候地穴魔蛛突然间从地下冒了出来朝着温樊咬了过来,温樊迅速挥动手中的烈焰刀劈砍了上去:“烈解!我看你这一次怎么躲!”

烈焰刀狠狠的砍在了地穴蜘蛛的所产生的结果,其实就是羡慕嫉妒,没有恨。

她发现了,吕泽简直成为了她的偶像,现在上官君君的眼神当中,简直是冒起来了小星星。

上官君君发现了,如果自己吃的食物是一的话,那么吕泽吃的食物就是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斗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界大主宰

水里游鱼

异界大主宰

Joestar

异界大主宰

涂花期

异界大主宰

尼西贝宝

异界大主宰

鲲之鱼

异界大主宰

红烧煎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