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员》。

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肘拳撞后面这个人的肋骨,可是

  “咚...咚..咚...”剑客走到楼梯口,看着远航和星妍两人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便又多看了两人一眼。

  “你,不累吗?”远航先开口问道。

  “有点,你们在此为何事?”剑客问起了两人,两人也与剑客走离了楼梯口,走向了亭子。

  路上,远航也说明了用意,“牛仔新认识了一个人,所以想多留会。”

  等剑客刚一到亭子前,浔猫无意看向他的眼睛都瞪大了很多。

  “你认识?”牛仔好奇的问道。

  浔猫看了看剑客,又凝视了一会桌子,好奇的问到牛仔:“他是你们认识的人?”

  “我们队伍的一名成员。”牛仔说完的时候,看向了自己的队伍,他们貌似都有些好奇两人的关系。

  “那现实也认识?”;“见过。”浔猫低下了头,又多看了眼剑客。

  攥紧了拳头,浔猫刚想问,剑客却先开口了,“所以我们认识吗?”

  “你不记得了吗?”浔

  “不记得与你相识。”剑

  “你用的是你真实的面貌对吗?或者说百分百虚拟的?”

  “是的。”

  “你叫关修杰,对吧?”

  “是的,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在场不止剑客有些懵,几乎全都傻了,谁知道牛仔随便搭讪的一位女性会和剑客认识。

  而且为什么,女性认识剑客,剑客却不认识她?

  “我是董瑶啊,当初是你帮我进入的紫金帝国,你不记得了?”浔猫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让牛仔更感兴趣了。

  “抱歉,过去的记忆已经被我遗忘了。”剑客说完时,视线刻意的逃避了浔猫的方向。

  后来的一伙人也没有多做停留,便直接准备离开了。

  这时候牛仔也耍了一个小心思,他走到浔猫边上对她说道:“我们其实在帮那位朋友找记忆,这次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三国模组的,你要不然加我下好友吧?以后要是有信息了,我就联系你。”

  浔猫也没有多想什么,便点头答应了,“好。”

  两人在加完好友后,牛仔便与浔猫告别了,走到楼梯间就急忙下楼去追赶远航三人了。

  快速的收拾好了东西,四人也再次上路了,这次他们要前往吴国的领域了。

  路上,牛仔问起了剑客,“你真的不认识那位女性?”

  “不认识。”剑客目视前方,回答的很直接。

  “一点记忆都没有吗?”

  “没有。”

  虽然剑客都没有扭头看牛仔一眼,但牛仔也知道,他并不会为这种事情说谎。

  “那你最近的记忆是什么?”两人并排骑着马,各举着一根火把。

  远航和星妍在后面也正好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就当个吃瓜群众在后面看起了戏。

  “全是关于我的妹妹。”剑客说着就眯上了眼睛,貌似在思考着什么。

  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拉了拉,远航好奇的看向了身后的星妍,星妍也很快说道:“你不觉得剑客和月月一点都不像兄妹吗?”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而且一个姓章,一个姓关。”两人瞬间就启动了八卦模式。

  “上次他和應該需要李家的友誼。”

李禹天性聰慧,卻不喜歡玩弄這些,在她開口后,就不怎么講話了。

可他眼中的期待,已足以說明太多問題。

“不是因為你們姓李。”虞淵哼了一下,說:“只是因為你李禹。”

李禹心神一動,“你答應了?”

“你李禹,還算是不錯,我答應幫你一把了。”虞淵點了點頭,“至于以后,你李禹,還有你們李家要不要回報,以后再說吧。”

李禹輕吸一口氣,道:“好。”

李玉蟾冷冰冰的眼瞳,閃過一絲異彩,卻沒有多說什么。

半日后。

隕月禁地深處,一個奇大無比的巨坑內,除了有一塊塊大小不等的月之隕石,還有諸多破碎的器物,有一具具失去血肉筋膜的骸骨。

有的骨頭,一看就是人族,可還有的骨頭,高十幾米,骨頭呈淡金色,或深紫色,一看便是非人的妖獸。

妖獸,也來隕月禁地探索過,也曾和這里的修行者,爆發出慘烈血戰。

那深坑,到處都遍布著戰斗的痕跡,還有斷劍的碎片。

“這里,應該也有什么東西。”

虞淵習慣性地,走在最前面,站在邊沿處,俯瞰著并不算深的巨坑,說道:“看來,在古老的年代,這里發生過慘烈的惡戰,死了不少人啊。”

“呼!”

詹天象第一個,呼嘯著沖了下去。

他很快就站到一具碩大的象形骨骸底下,抬頭看著,被一柄銹跡斑斑鋸齒劍,從頭顱洞穿的巨象,喝道:“這位,乃金象古神的直血后裔!”

“金象古神的后裔?”李玉蟾微微變色,“你確定?”

“非常確定。”詹天象給出答案,突然在那巨象的骨骸底下靜坐,并將衣衫脫下。

紋在他身上的,那頭金象古神的紋身,似被他以氣血描繪填充,忽然變得金光燦燦,如要從某個隱蔽的天地,移魂而來。

“轟!”

月光底下,某處云海驟然翻攪,并傳來沉悶的轟鳴。

詹天象悶哼一聲,金燦燦的妖神圖騰,突然就熄滅了。

虞淵的兩條臂膀,其中烙印的點點劍芒,燙的他,忍不住痛呼起來,“詹天象!這片天地,怕是有恐怖陣法封閉!你別亂來!”

灼熱的痛感,似在催促虞淵,要他揮劍,去斬殺詹天象!

他極力克制,才沒有在這個時刻,揮出那一劍。

巨象骸骨下的詹天象,也在他怒吼之后,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金象古神的圖騰刺身,瞬間隱入他血肉內部,像是潛隱起來,以他的氣血精氣恢復。

誰都能看出,詹天象因為亂來,忽然就受了傷。

“你,剛剛差點?”李玉蟾望著虞淵,內心都有不安,因為先前從虞淵身上爆發的劍意,和這片天地,隱隱有了呼應,有了奇妙的契合。

仿佛,只要虞淵揮劍,天上翻攪的云海,會降臨另外一股封禁之力。

直接震殺詹天象。

還好是詹天象,是虞淵心中非常認同的一人,不然虞淵一揮劍,天地共鳴,詹天象怕當場死亡。

“難怪,你敢深入禁地,敢提議前往赤陽帝國。”李玉蟾都覺得說這話時,嘴角有些苦澀。

……

小鱼儿道:那么厉害的蛇毒,你也幽怨和感伤,慢馒接着道“我是女

等他們穿戴好,服務員把他們帶到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看起來很是奢華。

“哇,真大呀。”顧情隨手拽著身邊一個人的衣袖,也不管是誰,反正沒外人,足夠發泄自擬心中的想法就夠了。

可是他沒想到,剛剛好就拽到了陸明的衣袖,當時其他倆人的臉色就非常豐富,顧情對這個舔狗的態度他們是知道的,那就對就是遇見了一條狗住在家里那樣。

現在還拉著他的衣袖?倆人瞬間就感覺心態崩了,感覺自己的人生價值觀可能沒了。

隨著現場的安靜,顧情也意識到了不對:“歪,你回話呀,是不是很大!”她接著拉衣袖,感覺不回話就不罷休那個盡頭似的。

......

“......”

顧情回過頭,于是看到了這樣的一幕,兩個傻孩子呆著腦袋,似乎是已經沒了魂,還有一個臉都紅了,感覺下一刻就要飛上天和全世界宣告。

顧情現在可能想死。

正在這時,一個服務員適時的出現,打破了尷尬:“幾位請這邊走好嗎?”

“好的。”顧情連忙應到。

......

幾個人跟著服務員走向一個房間,照例是金碧輝煌的外表,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家高端有錢似的。

陸明跟著顧情,現在他人是傻的,他感覺自己在天堂和地獄倆地方來回穿梭,一會上去,一會下來。

是啊,對于一個在顧家沒有任何溫情,全靠自己的堅持才留下來的陸家大少爺來說,這是何等之高的殊榮啊。

幸好還有昨天的事情做鋪墊,要不然路大少爺可能就昏過去了。

正在陸明傻著的功夫,一個看上去風度翩翩的男人向顧情伸出了手:“親愛的小姐,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嗎?”

還沒等別人反應過來,陸明就本能的站在顧情的前面:“她不同意,是吧情情?”

.....

顧情人都傻了,他感覺自己可能是瘋了,一個入獒自己家族的廢物,自己為什么心動?

而這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則是微笑,也不說話,似乎是等著看好戲,他感覺這個傳說中廢物的駙馬又要慘了,對于一個貴族公子來說,看熱鬧是最好的消遣了。

誰知顧情并沒有把陸明怎么樣,他假裝剛才那件事不存在,悄無聲色的推開陸明,站在這個公子的面前,禮貌的回絕:“這位公子,我現在不想跳舞,身體有點不舒服,還望理解。”

“哦,是嗎?那你帶舞伴過來干什么?顧情小姐,我可是聽說了你和你老公的感情了,那可謂是惡劣至極,既然都如此將就了,那不如把這次寶貴的機會給我怎么樣呢?”這個公子誠心想要挑撥離間,他這幾天的生活太過于枯燥無味了,需要一點調味料讓生命再次充滿希望。

“哦,不是,我帶他來見識見識世面,這位公子有何見教?”顧情的語氣逐漸開始不客氣了,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好脾氣,現在被這個閑得蛋疼的公子一攪合,只想把天給踹一個大窟窿。

“哦,那還真是可惜了呢,這么多年了,顧小姐才想起來自己的丈夫沒有見過

实话实说,这鸟笼子确实是好东西,能值个一百块钱。

但是那卖鸟笼子的年轻人眼睛都看直了,这人是不是疯了,整整八百块钱,到底是为了买什么?

张成也没烧鸡走,拎着那个买到手的鸟笼子,坐在摊位的不远处直接把鸟笼子上的铁丝给解开,似乎是想把鸟食槽给拿下来。

“所以就是这人花了八百块钱,买了一个鸟笼子?”那摊主应该就是这位老者的儿子了,看着张成的动作,满脸不解,又看了看自己老爹红光满面,那真的是眼睛都看直了。

“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迹之荒岛研究所

西土瓦大神

神迹之荒岛研究所

阿尊

神迹之荒岛研究所

零点风

神迹之荒岛研究所

鱼危

神迹之荒岛研究所

疏微

神迹之荒岛研究所

冷雪冰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