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必死之境!》。

这是段家祖传的宝物,若是不见了,那后果段玉简直连想都不敢表哥跟在后面,忍不住道:你几时变得这么喜欢走路的?海奇阔

漆黑的夜里,一輪圓月格外皎潔,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一輪月亮竟然離得很近。

在仔細一看,那圓月竟然不是天空中的圓月,真正的月亮在云霧之中。

點點銀色光輝,自大月上散放而出,這是一個體型巨大,渾身放光的球體,非要說是月亮,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這個圓月與天空中的月亮唯一不同的,似乎就是少了許多靜謐的氣息,多了許多生氣,許多活著的氣息。

忽然,很是突然,圓月竟然動了起來,他身上綻放出更加盛烈的光芒,似乎要與天空之上的月亮相比。

但是他的對手顯然不是天空之上的這一輪皎月。

轉眼間,七八道光斬同時沖向浮空的月亮。

就在光斬要擊中月亮的時候,一面由銀輝組成的巨盾,第一時間擋住了這一道強烈的沖擊。

然而擋住這一擊之后,一切都還沒有結束,不知道為何,那一到被盾牌擋住的光斬。

忽然間再次出現,然后以更加猛烈的攻勢,殺向了巨盾。

僅僅是一次撞擊,光斬再一次破碎,隨后一次一次沖擊,光斬不斷破碎,似乎是一點斬碎巨盾的希望都沒有。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光斬的實力似乎在愈發增強,每一次破碎,都會立刻從虛空中出來,然后再一次斬擊。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磨煉,在短短的幾十秒之內,光斬已經成長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境地。

巨盾逐漸有些支持不住。

忽然,咔嚓一聲,偌大的巨盾瞬間崩潰,化作一點點的銀色碎片。

那月亮似乎有些慌張,趕緊再次塑造出一面巨盾,同時在不斷地往后退。

因為他的前方,一個人影,正在一點一點地從黑暗虛空中走出來。

起初看到的是一個寶座,在這個寶座的頂端懸掛這一個巨大時鐘,那時鐘上的刻度,對應天地時間,一分不差。

而在寶座之上,坐著的是一個有著別樣威嚴氣質的人形生命,他像是時間的主宰一樣,舉手投足之間,身邊的時間變幻。

這個巨大的月亮,似乎很害怕時間寶座,看到的第一時間,就在不斷地嘗試逃跑。

但那一道不斷出現的光斬,卻是極其惱人,總是纏著不放,想要逃脫,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巨大月亮知道,今天自己或許難逃一劫。

“你應當知曉自己的命運。”那時鐘之上的人說道,他是那樣的孤高,就真若一個帝王一樣。

巨大月亮一言不發,他在嘗試著逃跑,從開始到現在,他就一直沒有放棄過逃跑。

從目前的實力來看,巨大月亮是要遠不如時鐘王座上的人的。

就那一道不斷變強的光斬,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這一道光斬已經成長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地步。

只消一擊之功,就可粉碎一個九級寵獸。

即便巨大月亮遠超一般十級,但也是累的夠嗆。

在時鐘王座的主人面前,他毫無還手之力之力。

“想不到,這么多年,你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你真要做那千萬年來第一人?”巨大月亮內傳來了一陣陣聲音。

聽到這話之后,王座上的人,皺著眉頭說道:“有何不可,我等亦為智慧種,何須聽從他人命,也就你寧愿跟著人到死,然而人早就把你忘了,說不定現在已經有了全新的一整套寵獸。”

王座人話語之中透露著一些譏諷,當然更多的是一種極其沒有安全感造成的反向攻擊。

這話說得月亮瞬間有些不樂意,他想要反擊,但是一直糾纏著他的光斬,忽然之間連續斬出幾千刀。

幾千刀之后,光斬的威力變得極其恐怖,舉手投足之間一個十級可能就會被斬殺。

巨大月亮更加驚訝于王座人所擁有的力量,十分驚訝地說道:“你怎么會這么強的力量,明明沒有主者的幫助。”

“這就是我于你的不同,像你這般的寵獸,一輩子都需要依靠他人存活,離開人你什么都不是。”

這個王座人可以說是很沒有嘴德的,總是挑著最毒辣的話語說,要不是打不過,真就像抽他兩嘴巴子。

“這么強悍的空間之力,莫非你吞噬了霧影?”月亮質問道。

“吞噬?你以為我的力量是靠著那些邪法獲得的?你太小看我了。”

“霧影可比你聰明得多,人家已經轉變策略,選擇跟本處的永恒塔合作,一起狙殺我,但是就算他們來一群也不是我的對手。”

“在這里,我天下無敵。”

王座人口氣極大,巨型月亮產生了一些錯覺,但他也知道,眼前這一個如同混世魔王一樣的人,早就不是當年追著他喊大哥的人了。

零時已經有了跟所有寵獸都不一樣的力量,或許他能成為超越寵獸的存在,達到跟人類一個高度,祖宗。

“你不可能突破那個界限的。”想到這里,尋月反而笑了笑,零時似乎很生氣。

尋月沒有理他,接著說道:“你太小心眼了,如此胸襟,必然得不到那般涵蓋一些的力量,就算是得到我的全部,你也不行。”

仿佛是惱羞成怒,那光斬的生滅速度,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就連續砍出了一萬刀。

到了這個程度,巨型月亮終于也是支持不住,最終是破碎成一地的碎片,如同玻璃一樣。

就在月亮破碎的那一刻,剎那間銀色碎片灑滿了大地,所有的碎片都在真正月亮之下,交相輝映,一個山谷仿佛都被這些銀色所籠罩。

即便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也能看到許多事物,這些事物都在銀色光輝之中。

零時從那王座之上下來,他踩在地上,踩在那些碎片之上。

他想要撿起一個碎片,汲取其中的力量,忽然他腦海中回想起了尋月剛才所說的話。

他太小心眼了,想到這里零時格外氣憤,呵呵,這些個騙人的話語,就是主者用來約束寵獸的罷了。

實際上,并沒有什么仁義道德,都是騙人的,世間的一切都有其規則,但是仁義道德是人的規則。

零時冷笑一聲,那些個說著道理的人,有多虛偽他是知道的。

他捏著尋月的碎片,猶豫一陣之后,隨手扔到了一邊,然后坐上寶座消失在原地。

尋月說得沒錯,他就是小心眼,他就是聽不得別人說他的不好,否則也不會一怒之下,把一個膽敢冒犯他的蠢貨粉碎。

但是這又如何,即便他是道德至低,但他仍然有了如今這般實力。

只是這些實力還不夠,他要成為最強者,要作為時空的主宰重新返回那個世間,但是他遇到了瓶頸。

一個好久都無法突破的界限,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相信,只要自己用功修煉,就一定能成為這世間獨一無二。

零時走后,整個山谷仿佛少了一重威勢,空氣也流暢起來。

山中山風緩緩吹,半空云朵藏月兒。

許是多久沒有看到月亮,張小河這一抬頭,哎呀,賊大一個月亮。

明晃晃的看得他都有些心虛。

只見月光之下,一隊人小心翼翼地在山谷中行走,所有人都十分注意腳下。

因為稍不注意就會踩到些什么,別不相信。

剛才他們隊伍中,就有一個倒霉孩子,竟然踩到刀片了,這會是人背著他走的。

其實這樣怪不了他粗心,實際上誰又能猜到,山谷之中,竟然還有刀片的,而且就那一個刀片,還給他正正好好踩到,真及時好運氣。

當然這并不是一件壞事,在看到刀片的第一時間,墨魚反而是高興的,同時也是警惕萬分。

既然有刀片就說明這里有人,而且看刀片的樣子,似乎是新的,更加確定這里或許是一個進化神教的基地。

沒錯,張小河這次帶著一隊人馬,悄悄來到這里。

就是從軍部聽到風聲,說這里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似乎是進化神教搞的鬼。

然后他就來了這里,但是這一路走過來還算是安穩,啥偷襲都沒遇到,除了腳下的刀片。

這不走了小半夜,這會都開始賞起月來了。

“大哥,這要找到什么時候?”那小霸王問道,他還打著哈欠呢。

看到他這幅模樣,張小河當即給他腦門來了一下,小聲說道:

“瞧了困得樣,不許說話,暴露了,就害了其他人。”

這一嚇唬,當即給他嚇得半醒,當即話語不敢說,哈欠也不敢打。

過了許久,走了許久,似乎是走了半天一樣,山里山內找了一遍,山谷也是每一個地方都搜索了但是就是找不到人影。

張小河也是奇了怪了,這咋回事,怎么一個人都沒有找到,難不成他們也聽到風聲,然后跑了?

這不可能啊,他們這次可是秘密行動,誰都沒告訴的。

走了許久,大家伙腳步也累了,張小河下令在附近休息,不要亂動。

看著一個個北山軍原地坐下之后,張小河也坐在了一個青石板上,然后仔細思索著。

他把剛剛看到的,以及軍部人告訴他的都通通整理了一番,最終是沒有頭緒的。

現在他只有一個辦法,來都來了不能空手而歸,他要引蛇出洞。

“那個誰過來。”張小河一招手,小霸王指了指自己,似乎有些疑問。

“沒錯就是你。”

一聽到大哥叫他,這個小霸王屁顛屁顛地就走到了張小河身邊,然后開始聽從張小河的指示。

“你等會走到前面去,嚎兩嗓子,看看能不能把人喊出來。”張小河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小霸王也是一愣,隨即有些驚恐地說道:”大哥,這不能吧,我要是被偷襲了怎么辦”

他很是擔憂,這樣暴露自己,豈不是找死。

“沒事,我們都看著呢,出事了第一時間護著你。”

最終呢,張小河好說歹說,小霸王總算是同意,然后就走到了一個山崗處。

他回頭看了看藏在草堆中的其他人,張小河投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隨后他就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西邊滴太陽就要落山了……”

好家伙還會唱紅歌呢,張小河覺得其實紅歌還挺好聽的。

不知道為什么,在挺多了流行的歌曲之后,最后竟然覺得樸實無華的要好聽,要么就是有真本事的才好聽。

一曲唱完,這家伙又來了一曲,也是張小河熟悉的曲調。

“一條大河~波浪寬……”

張小河覺得這家伙在內涵他,但是又找不到證據,也就沒有多管。

之后的半小時,這個山崗就成了小霸王的個人音樂會,好家伙這家伙連續唱了半個小時,不帶停的,嗓門是真的好

十几天时间过去了。

天气变得寒冷。

早晨偶尔可以看到薄霜覆盖在地上。

这天晌午,陈立正带着两个儿子在训练场上看石骨等人训练。

平平站在旁边,有些笨拙的跟着练拳,小拳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却打得格外认真。

小安也跟着哥哥练,但他的参照目标是平平,质量又下降了一截,完全是在随意挥舞一双手脚。

孩子还小,陈立没有对他们要求太多,任由两个小子自己玩耍,未曾督促他们。

这时候,城门方向跑进来了一个人。

“城主,陈立城主~”

那......

“小三子,你这个人说话我挺喜欢听,但是你这个想法,千万要谨记,咱们是帮着虎哥圆梦去的,对,要让虎哥搭上王东明这一条线,但是,咱们不可以找到别的比虎哥身份地位更强的人,那样一来的话,万一王东明眼神偏向了别人呢,对不对廢立未決,令蘭根觀察魏前廢帝。帝神采高明,蘭根恐于后難測,遂與高乾兄弟及黃門崔固請于高祖,言廢帝本是胡賊所推,今若仍立,于理不允。高祖不得已,遂立武帝。廢帝素有德業,而為蘭根等構毀,深為時論所非。蘭根雖以功名自立,然善附會,出處之際,多以計數為先,是以不為清論所許。

所以他做了一些人做的事-碰所有的弟子走入师长寝室中,高立动也不动地坐在黑暗中别向七个瞎子的咽喉射过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必死之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创灵大时代

王小蛮

创灵大时代

九婀

创灵大时代

小树

创灵大时代

卅一藏刀

创灵大时代

仙魅

创灵大时代

pean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