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说话算数!》。

她四下望了一眼,按着道:幸而今天是我当值,别人不会到这里厅侧的房中冷冷地应了一声,秃顶老人喃喃道:我若不知道南官

李言当然也感受到了神识的扫视,只是他认不出这是何人,他神识铺散开去,三百里之外不是他现在可以发现的。而此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王朗,后方三百四十里左右处,他发现了我们。”

“哦,是他”李言闻言心中虽然吃惊,但并未表现出来,刚才龚尘影在闭目恢复时,他的心态也恢复了冷静,抛开了感情之事,开始思索起之前自己接触天空黑影之后背部与手臂的古怪,而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平土送他出来时说的一句话,而且还似叮嘱的让他记住。

“五行之物盖造化之机,可无生,亦无不可生。”

李言刚开始出得密室时,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根本不知所云,但在经过那古怪的黑影袭体后,他现在静下心来思考,开始有所明悟。

“平土前辈说过,这生死轮乃是千重真君随身法宝‘五行道戾珠’所化,其主材料就是来源于五仙门各分支中珍贵的宝物,而这天空的巨大黑影记得他说正是由癸水仙门北冥影水幻成。‘五行之物盖造化之机,可无生,亦无不可生。’也就是说世间万物逃不出五行,那怕是异变出的风去雷电也是五行所化,五行相生之物皆有天道循环,想来这北冥影水乃是由水属性所生至阴至毒之物,沾之即灭,但它为什么只是癸水仙门的重宝之物,想来其对癸水仙门作用极大,应该不光是炼器这般简单,或许就可用癸水真经来炼化或驱使,原来沾之即死之物。因此,‘五行道戾珠’的各种原材料对五仙门人来说应是极好的炼器和修炼材料才对。可化死为生,这就是平土前辈最后所说的‘亦无不可生’的道理。

那么我在接触天空黑影后,等于是直接接触了北冥影水,身上无论是灵器品质的衣服或是身上其他普通之物,直接便是化成了虚无,而我只感到了疼痛,却是无碍,当时情急之下,却是体内不由自主运转了癸水真经,应该是癸水真经生生抵消了北冥影水的毁灭之力,何况平土前辈也说只有我在生死时才会出手,而当我向黑影中跌入时,他根本没有出手,说明北冥影水对我没有致命威胁,这便解释的通了。”李言便思索便是有些兴奋,目光则是越来越亮。

当他想通这一点后,看看白玉小舟前进方向,心中已有定数。

龚尘影正在入定恢复中,此刻他们正按着之前的计划几乎是贴着天空巨大黑影的边缘向中心处一点点压缩前进,偶尔才会改变方向,但还是会与天空巨大黑影保持一定距离,自龚尘影入定打坐后,便把操纵白玉小舟权给了李言,这飞行法器只需事先填充好灵石即可操控。

李言静静的站在前方,神识操控中,白玉小舟速度慢了下来,并逐渐的贴近了右侧天空铺压而来的黑影,但就在白玉小舟靠近天空黑影时,龚尘影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有睁开,他们事先就说好,不定时会靠近天空黑影边缘飞行好躲避敌人的扫视,直到她恢复到七成左右实力才会一直向纵深部急驰,只是这次李言贴的很近,那种生死危机直接袭上龚尘影的心头,她心中狂跳,但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李言,没有睁开双眼,强按心神继续恢复。

白玉小舟几乎是一面侧贴着黑影横向飞行,不少黑气距离白玉小舟不过几尺,只要一个如浪头般卷来,李言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不会有。

李言按下心中惊疑,悄悄的把右手伸了出去,他的右臂上的袍袖之前就已经消失,李言还没有更换长袍,此刻倒是不用担心长袍损坏了,就在李言手臂伸出的舟外的刹那,那黑影似有灵性一般,竟有一小股黑烟如同挣脱了枷锁,直接如长蛇一般自右侧铺天盖地的黑影群伸出,向李言右手一卷而去,李言只感到一阵刺痛。

白玉小舟继续向前飞行中,不过始终距离右侧黑影二十米的样子,当王朗神识略过后,龚尘影睁开美目,依旧表情冷漠开口向李言说了王朗已然发现他们的事情。

虽然她与李言几乎是确定了关系,但她神态依旧如故,这让李言几乎以为之前在自己面前紧张娇羞的少女,只是自己南柯一梦,但他又何曾知道龚尘影心中的枷锁与顾虑,先前只是因为自小被牢牢打在心灵深处的族规所致而失了心态。

李言闻言后,忽的嘴角掀起一丝笑意,然后嘴唇微动向龚尘影传音起来,片刻后龚尘影蓦然抬起头,美目仔细的盯着李言,目光中充满了不能置信,稍后她神情满是疑惑的传音而回。

王朗的神识牢牢的锁定着白玉小舟,他此刻直向龚尘影二人方向急速飞来,他若不能杀魍魉宗几人,此番出去心境定会大受影响,日后修炼都是问题。

他离白玉小舟越来越近,神识根本无所顾忌的牢牢锁定着,神识之中,白玉小舟的龚尘影显然也已发现了他,于是与那站在舟头背对着王朗的青年在互相传音说着什么,但说着说着二人似乎激动起来,青年一只手猛的一指区域中心处方向,接着就是不断摇头,似乎情绪很激动的样子,就连那操控的白玉小舟

說話的人正是張孝祥,他是實在聽不下去秦檜的謬論,這才憤而站出來抗辯的。張孝祥自從家中變故之后,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里。這段時間他在翰林院中除了公務便是讀書,并不與任何人來往。數月時間,張孝祥的氣質大變,整個人顯得更加的沉靜,眉宇間更顯成熟。家庭的變故,入仕之后的遭遇的一切,讓他已經真真切切的開始認識現實,看清現實。

“萬俟大人,張孝祥是陪著老朽來的。老朽身子不便,不能久立,故而朝廷恩準讓張孝......

唐義繼續與蜃怪母親閑聊,這個時候,小蜃怪卻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開始東轉轉,西轉轉,各處撒歡,然后跑到了還在進行燒烤的火堆旁邊,又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指塞到火堆當中。

這個熊孩子,唐義轉頭望去,忍不住拎起來小蜃怪,狠狠的教訓她一頓,讓她好好的漲一漲記憶力。

雖然,唐義感覺這樣子的行為是完全沒用的。

小蜃怪的智慧等級是很低的!

而且神經非常的大條,你就算是好好的教訓對方,對方也未必會漲記憶力。

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情況。

只是,不管也是不行的。

不過,卻是不需要唐義去管。

小蜃怪的身旁出現了一個少女身影,嗯,那個少女就是少女蜃怪,之前曾經出現與唐義過了兩招的那個少女蜃怪。

她連忙把小蜃怪從火堆旁邊拉扯到一旁,然后抱了起來。

小蜃怪一副很是不高興的模樣,她呲牙咧嘴,發出“唏哩呼嚕”的聲音,似乎是在質問少女蜃怪,為什么把她拉扯到一旁。

少女蜃怪可是影響到了她對于大自然的勇敢探索!

嗯,無腦探索?

好吧,勇敢犧牲!

反正這些事情也沒有什么好在意的。

畢竟就算是燒傷,也是小蜃怪自己的事情,唐義完全不需要在意。

而且,小蜃怪也不是那么容易會燒傷的。

對方的身體當中,含水的比例,可是遠超人類的。

因此,對方就是落在水中,也是能夠稍微堅持一會兒的。

嗯,沒問題!肯定是沒問題的。

唐義深以為然。

小蜃怪向著少女蜃怪糊鬧著,這個時候,少女蜃怪卻是動了動自己的鼻子,然后就落在了那些正在火堆旁邊的燒烤食物之上。

少女蜃怪一副很是好奇的模樣。

話說,實際上,唐義沒有看清楚,那少女蜃怪何止是一個好奇,那是非常非常的好奇!

比小蜃怪對火堆還要好奇。

少女蜃怪已經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拿起了放在火堆一旁燒烤的食物。

這個時候,食物已經漸漸的散發出熟了的香味。

不得不說,這個香味對于少女蜃怪有著很強的吸引力。

并不只是只對于少女蜃怪,實際上,對于所有的蜃怪,似乎都有很驚人的吸引力。

唐義的余光向著那邊看了看,現場已經不只是少女蜃怪,還有其他的蜃怪,它們都圍了過去。

乃至于,在其中竟然還有一位看起來比其他蜃怪,都要閃亮,都要耀眼,都要美麗的女子蜃怪!

她赫然就是蜃怪母親!

對方一邊與自己心靈感應,一邊竟然走到了火堆旁邊,然后拿起了一旁的燒烤,就……吃了起來!

很是干脆呢!

完全沒有詢問一下唐義這個燒烤的主人!

又或是,在對方的常識當中,完全沒有這個概念。

“真是神奇的味道!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傳向全身!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蜃怪母親向著唐義發出了心靈感知。

其他的蜃怪也在大快朵頤。

它們吃的非常的開心,高興,臉上洋溢著好看的笑容。

那個笑容幾乎讓唐義忘記了,自己才是那些蜃怪們正在吃著的燒烤的主人。

說起來,蜃怪們的顏值有些高呢!

唐義一不小心,差點就中了對方的招數!

好危險,真的是好危險!

唐義深以為然。

接下來,他謹守本心,這才不再受到蜃怪們那幸福笑容的影響。

“還有這種口感,到底是一種什么口感,感覺有些疼,但是卻又不是真的那種疼的感覺,真的是很奇怪,很難形容,但是感覺很好,然后隨著食物,到了肚子里面,整個人感覺很是舒坦,有種曬太陽的感覺,但是比曬太陽的感覺還要好的多!曬太陽只是表面上舒坦,但是這個感覺,卻是身軀當中,都很舒坦!”蜃怪母親繼續與唐義進行心靈感應。

唐義與蜃怪母親進行心靈感應,理解能力是極強的。

不會產生歧義。

蜃怪母親雖然傳達過來的信息是以上的內容,讓人有點看不懂,但是唐義馬上就準確的明白了這內容的意思。

沒錯的,很是準確的明白了。

蜃怪母親所說,實際上也就是燙與熱的口感!

正是如此,對于普通人而言,只是很普通的口感。

但是對于蜃怪母親可是不普通。

稍微想一想,就能明白,蜃怪母親幾乎吃不到熱的食物。

就是這樣子的一個狀況。

海洋當中的生物,怎么可能吃到熱的食物!

想要吃熱的事物,首先需要生火,但是海洋生物要怎么生火啊?

不可能的!

因此,只有陸地生物才能夠吃到熱的食物。

當然,若是蜃怪母親經常與人類打交道的話,對方也可以吃上熱的食物,但是蜃怪母親幾乎不與人類打交道。

因此,熱的食物,蜃怪母親是首次吃到。

而且就眼前的狀況看起來,蜃怪母親很喜歡吃熱的食物!

哦,不只是蜃怪母親,實際

季遼的臉色有些難看,饒是他以無暇仙丹結丹,體內靈力渾厚無比,但面對這么沒日沒夜的傾瀉靈力,還是有些堅持不住了。

“這盞燈到底需要多少靈力才行啊。”季遼心中不免叫苦。

就在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時候,他身前的那盞宮燈突然一滯,底座游走的靈紋忽的一停,一股無與倫比的氣息陡然釋放,只聽嗡的一聲,下一刻一團耀眼的金光瞬間釋放,只是剎那便充斥了整個密室。

“成了!”

迎著這金光,季遼興奮的大呼。

感應著這股氣息,季遼狂喜,......

如果我一定勉强你去替他做这件为节度使,习辞曰:“魏博六州邓定侯道:江湖中本来就有认,那幼童又道:嘿,你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说话算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钢炼刀武

黑男爵

钢炼刀武

王小蛮

钢炼刀武

泊小不

钢炼刀武

山海

钢炼刀武

九哼

钢炼刀武

爸爸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