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恐怖森林》。

”(第二十五回) 剑客燕十走到这小饭铺的人,看着这小饭

看在兩只蘿莉的面子上,陳默果斷認錯。不是因為對方太萌太可愛。而是真的打不過!

嗯!寄人籬下的日子,就應該這么卑微。

陳默暗自對自己說到。

別看這里是他的夢境之地,用夢師協會的叫法叫夢境領主。

其實在夢璃面前,領主……

想想就好了!

她分權限的時候算得上信手拈來,再看看八級星神,頭疼欲裂,緩了好久才正常,這就是差別。

就算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這句話陳默上輩子聽過不止一次,可是陳默還是覺得夢璃厲害。

認了錯,低了頭。

兩只夢璃明顯開心很多。

陳默很難想象一個人是如何駕馭兩具身體,擱在陳默這邊,在夢中開啟降臨模式也是意識過去,無法多線操作。甚至遠程情報都是靠自己查看的。

看著眼前一對小家伙搶奪一個水杯的樣子,陳默腦殼有些疼。

“給我…這個是我的!”一號夢璃抱住懷中的水杯不松手,任憑另外一只夢璃撓她癢癢。

“快放手呀!這個是我的才對!”

二號夢璃騎在一號夢璃身上,抱住對方。想要摸到水杯。

陳默看得是目瞪狗呆。

什么鬼?

自己還能跟自己鬧起來?

要不是夢璃的雌威猶在,陳默都打算一人打一下。讓兩只夢璃安靜一點。

黑蘿莉也是一副三觀崩塌的樣子,坐在那里話都不說一聲。兩只嫩白的小腳一搖一擺,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索性都是孩子。打鬧聲一下就過去了。

陳默遞給另外一只夢璃一個同樣水杯的時候,“紛爭”結束了。

“我的杯子比你的新!”

“我的杯子比你的好!”

“哼,這些明明都是我的才對。”

“不是的,都是我的!”

拿到杯子,莫名其妙的,陳默眼見兩個小家伙又吵起來了。腦袋都是大的。

哄孩子這種事情,他還是不夠熟練。哪像他家陳夢琪,什么時候會有哄這種說法。從來都是乖乖噠,而且還會幫忙做一些家務。從來沒有這樣過。

情人眼里出西施,老父親眼中自己的女兒永遠是小棉襖。完全忘記夢琪耍小性子的時候。

夢琪耍性子,能叫耍么?

那叫萌!

就在陳默回憶自己的乖女兒的時候,兩只夢璃成功打成共識。

“你的雖然新,但是我的比你好。我們各有千秋。”

“對!妹妹說的對!”

“你才是妹妹!”

“你才是,你才是。我可是姐姐!”

“你就是妹妹,我才是姐姐!”

“……”

陳默:“……”

黑蘿莉:“……”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陳默看到黑蘿莉眼中的震驚,而黑蘿莉則看到陳默眼中的頭疼。

兩人互相皺著眉,眼神往夢璃那邊瞥視。

眼神中開始交流。

“黑蘿莉,這兩個真的是夢璃么?”

“當然啦!我可是當場看到她分化成兩個的!”

“可是……”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也感覺很頭疼!”

“誒?你也是蘿莉呀,你怎么不和她們打成一片!”

“哼!”黑蘿莉一個沒注意,發出聲。被兩只夢璃掃過一眼后,立刻閉上嘴巴。“我才跟這些小屁孩玩不來呢!”

“牛!”陳默給黑蘿莉豎一個大拇指。給她點個贊。

真的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代王”。

黑蘿莉沒有看到成年夢璃后,小嘴巴翹到天上去了。

這種話都干說出口了,以前可是一句一個夢璃姐姐的。好奇心大發,陳默問:

“你說這句話對得起你的夢璃姐姐么?”

黑蘿莉悄悄的指著她們,“你覺得這還是姐姐么?”

“呃!”

“說的沒錯。”

別問為什么兩個人眼神中可以交流這么多,因為陳默開掛了。

夢境領主連降臨都能做到,談個話怎么了。

除了進不去夢璃的身子,整個夢境都是他的后花園。

當兩人交談完畢后,兩只夢璃也扯清楚了。拿著很久以前那個杯子的叫姐姐,后來那一只是妹妹。

現在劇本才正式開始!

兩人神態驟然一遍,從玩鬧嬉戲的小朋友話費瞬間一轉,變為女王降臨。雖然是兩只一米多的小女王。

陳默在這一刻,差點以為夢璃真的來了。

面孔精致,身段優美。好想捧在手心,把她當做優樂美。

陳默的心底吐槽,讓作者不知道該怎么提筆寫了。

忽略掉兩只夢璃的威嚴,劇本開始繼續。

姐姐夢璃,小手輕輕的一指,牌桌上的撲克迅速飛起。然后在陳默眼中清洗。就是這清洗速度快的有點離譜。

以陳默的肉眼,一時半會兒是看不清的。

然后,姐姐夢璃開始訴說這次的考核。

“我就廢話不多說了!”

<為令之難,難于催科。催科與撫字②,往往相妨,不能相濟。陽城③以拙蒙賞,蓋由古昔為然,今非其時矣!嗚呼,竭澤而漁,明年無魚,可不痛哉!或有尤之者,則應曰:“吾但使國家無逋④賦,吾職盡矣:不能復念尓民也。”余求其比擬,類駝醫然。國家之需賦也,如枵腹⑤待食;窮民之輸將也,如挖腦出髓。為有司者,前迫于督促,后懾于黜罰,心計曰:“與其得罪于能陟我、能黜我之君王,不如忍怨于無若我何之百姓。”是故號令不完,追呼繼之矣;追呼不完,槌楚繼之矣;槌楚不完,而囹圄、而桎梏。民于是有稱貸耳;稱貸不得,有賣新絲、糶新谷耳;絲盡谷竭,有鬻產耳;又其甚,有鬻妻、鬻子女耳。如是而后賦可完,賦完而民之死者十七八矣!昔有醫人,自媒能治背駝,曰:“如弓者,如蝦者,如曲環者,延吾治,可朝治而夕如矢。”一人信焉,而使治駝。乃索板二片,以一置地下,臥駝者其上,又以一壓焉,而腳躧⑥焉。駝者隨直,亦復隨死。其子欲鳴諸官,醫人曰:“我業治駝,但管人直,哪管人死!”嗚呼!世之為令,但管錢糧完,不管百姓死,何以異于此醫也哉!夫醫而至于死人,不如聽其駝焉之為愈也;令而至于死百姓,不如使賦不盡完之為愈也。雖然,非仗明君躬節損之政,下寬恤之詔,即欲有司不為駝醫,不殺人,可得哉?噫!居今之世,無論前代,即求如二祖時,比歲蠲⑦,比歲免,亦杳然有今古之隔矣。

有时他纵然明知前面是陷被逗了起来,又问道:你

王公筠倉①蒞任楚中,擬登龍虎山謁天師。及湖,甫登舟,即有一人駕小艇來,使舟中人為通。公見之,貌修偉,懷中出天師刺②,曰:“聞騶從③將臨,先遣負弩④。”公訝其預知益神之誠意而往。天師治具相款。其服役者,衣冠須鬣多不類常人,前使者亦侍其側。少間向天師細語,天師謂公曰:“此先生同鄉,不之識耶?”公問之。曰:“此即世所傳雹神李左車也。”公愕然改容。天師曰:“適言奉旨雨雹,故告辭耳。”公問:“何處?”曰:“章丘。”公以接壤關切,去,沒看到。

“湊近點看”海七七沒好氣道。

陸隱飛去,越來越近,感覺伸手都能觸碰到星河,終于,他看到了,一條諾隱諾現的縫隙隨著星河能量晃動,不湊近根本看不到,想要在浩瀚的星河找到這么條通道,比大海撈針還難。

他奇怪看向海七七,“你怎么找到的?”。

海七七語氣蕭索,“我跟你說過,感受到父王的力量了”。

“你是說海王的力量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恐怖森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魔法书

湖涂

我的魔法书

付艺琳

我的魔法书

暗夜流星

我的魔法书

话玄者

我的魔法书

薛定谔的猫耳

我的魔法书

Mr东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