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此树是我栽!》。

在場內的一個角落,一位中年人拉著小男孩兒的手站在那里,由于站的比較遠,所以挑了一個高處,也因此能夠看的清楚。

小男孩說道:“他好像心思很重的樣子,心里在想著什么?”

中年人道:“因為這個他才能更強大啊!不然一個連架都沒打過的小孩子哪有勇氣跟她打?”

小男孩兒看著那里,說道:“但愿能幫助他吧。”

中年人低頭看了他一眼,然后笑著搖了搖頭。

中年人道:“天文之力有一種叫法是“云煙”,人們還給一個叫法是“柔風”,其實意思就跟它本身差不多,那就是天文之力是一種似風一樣的煙。”

小男孩兒說道:“師父,我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有什么?”

中年人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想不想聽其他有意思的?和他有些關系。”

小男孩兒看著中年人,點了點頭。

中年人道:“這天下有一種人叫做畫師,所謂畫師就是他靈潭之內所融合的就是一幅畫,若有人想成為畫師,那么便需要先作一幅畫,那副畫可以隨便作,但必須得是現實中真實存在的,根據你看到的將它畫出來,人們經常會找一個靈力比較充沛的地方,將它的樣子畫出來,因為那樣融合后的效果會更好,作完畫之后便可以融合。”

“融合以后就會有神奇的事情發生,他能夠看的很清楚那副畫,也就是被他畫出來的那個地方,那個地方的一絲一微,甚至目前靈力的多少?其中有什么靈或者運?總之就是任何東西都藏不起來,這便是它融合之后的好處,但有一點,那就是作畫的紙必須是宣書上面扯下來的紙,其他的不行,不然融合后什么也看不到,然而擁有宣書之人可不是什么一般人,但這城中的陳先生剛好認識那位擁有宣書之人。”

小男孩兒看著他,說道:“臺上這位哥哥好像是陳先生的弟子。”

中年人道:“沒錯,然而更巧的是那位陳先生也是一位畫師,一個非常厲害的畫師,他融合時所使用的正是宣書上的紙,但沒有人知道他融合了什么。”

“那副畫融合之后便不能再修改了,一生都是那一副畫,但這也沒什么弊端,人們想要融合畫,想要成為畫師,無非就是想擁有天文之力,因為人們都知道它的強大,但卻并不是融合后就一定會擁有的,但若是不融合,那就會失去很大的機會,所以有些人就愿意去嘗試,但更多的是真心喜歡畫。”

“人們都想擁有天文之力,但臺上這小子未成仙人便已經擁有,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得天獨厚,然而他那個師父一定會想讓他成為畫師來繼承自己的衣缽。”

這時,小男孩兒說道:“成為畫師不就是為了天文之力嗎?既然他已經有了,為什么他的先生還是想讓他成為畫師?”

中年人道:“沒有那么簡單,我這么跟你說吧,若是地上仙人想飛升的話,會很難,但畫師的話就會比他們輕松許多,更容易些,但畫師修行太慢,成仙太難,實力比起其他的也不會很強,選擇的并不多,然而臺上那小子就不一樣,他這么早就擁有了天文之力,那么天賦一定非常強,修行起來不但不會慢而且還會非常快,實力甚至也不會弱,而且師父也是一位畫師,更希望自己的徒弟也能跟自己一樣,要不然收那徒弟有何用?但陳先生讓他做畫師最重要的還不是因為這個。”

小男孩兒看著他,等著繼續說下去。

中年人道:“你想一想這紫靈城現在最多的是什么?”

小男孩兒想了想,說道:“人?壞人?”

中年人笑了笑,問道:“壞人為什么來?”

小男孩兒看著他,沒有回答,也許猜到了,但不想回答。

中年人道:“因為這城里有氣運,有靈運,更有靈力,還有很多的秘密,陳先生現在手中肯定會有那珍貴無比的宣紙,若是在上面畫上紫靈城,不說整座城,就是其中的一角,融合后的好處能有多少?可想而知。”

“陳先生不會讓他放過這次機會,我想他這位徒弟更不想放棄。”

中年人看著遠處臺上,說道:“這小子剛剛晉升三十級,而且看樣子已經將畫作為器靈融合了,我現在真想看看他到底畫出了怎樣的一幅畫?”

小男孩兒遠遠的望著,即為他感到欣喜,但大難即將來臨,又為他感到不舍,難不成他現在不好的心情就因為紫靈城即將滅亡了嗎?

中年人看向身旁的孩子,知道這孩子在擔心什么,他本來就是紫靈城的本地人,肯定不會希望自己的城市毀滅,但他卻做到了格外的成熟,格外的穩重,他知道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真的不像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該有的,這大概就是因為他所拿到的那一些氣運吧。

場上,田軒晨依舊站在那里,這時的他似乎開始有些認真了,驅使著身體周圍的那股云煙,與沈楠琳的劍產生對抗。

沈楠琳說道:“我想知道你畫出了什么?”

田軒晨沒有回應她。

沈楠琳繼續道:“陳先生好像對你很失望。”

“不用你管。”田軒晨說道。

沈楠琳道:“難道真的是那個最壞的結果?”

田軒晨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最壞。”

沈楠

此时那些人在铸梦决之中不断沉沦,过了片刻之后,他们还在寻找洛崖他们的踪影,不过一幕可怕的事出现了,其中两人擦肩而过却没能发现对方的存在,这两人也是修为最弱、沉沦梦境最深之人。

洛崖感觉时机已经到了,手中阵法直接释放而出,那十二人的神识一起被那阵法不断攻击,其中那两位少阴中期之人不过片刻就挣扎出了梦境,看着身前的阵法,他们也是露出一抹凝重!

上面的黑色界力也让他们觉得有些棘手,只见那二人不断对着那阵型攻......

”朋友们以后再看见陆小去多看两眼,就会觉得有

一提到叶枫,尹天仇脸上的表情更加阴森:“那小子真是个异类,就连李青都对他另眼相看,难道是专门请来的高手?”

  “还不至于……”

  人影摇了摇头:“叶枫身上的仙能很可能是【混沌仙能】,那柄长剑也是诡异非>

“希望我们一直这么幸运吧。”严士巡说。

鸢鸟号在低空滑过一个巨大的弧线,向第二处监测网节点飞去。

只是船上的几人都不知道,刚刚那声巨大的爆炸和随之而来的景象,已经让正在行星表面到处收割的硅虫感染体们躁动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此树是我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王夫

超级大坦克科比

王夫

南小傲

王夫

Ayzo

王夫

九黎山鬼

王夫

汉胄

王夫

焱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