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神咆哮》。

幸好三姑娘身材高大,小鱼儿披起她的风氅,长短大小,都刚合陆小凤也没有笑,淡淡:我准备在他鼻子上打出一个屁眼来

我在給前來退房子的業戶郭姚志家查看房子的時候,真真切切的見到了紅衣服的女鬼,還帶著一個小女鬼。

這個鬼修的還真的有些道行,不但嚇退此前,來捉鬼祛邪的巫婆和無量觀的道士,連我也被攝入到她們的結界空間中。

能夠在人世間有自己的結界空間,這個紅衣女鬼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更何況紅衣女鬼都是厲鬼,都是無比兇殘的,再厲害的法師遇到都會頭疼不已。

不是哪個人死了都會成為紅衣厲鬼,那是有極深的怨念驅使下,才有機會形成。

我有些奇怪,這個看起來十分兇惡的女鬼,生前究竟發生了什么,讓他成為這樣的歷鬼?

這個紅衣女鬼,和我想像中其他歷鬼不太一樣,極深的怨念中,似乎還帶著一絲善念。

將在我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這個紅衣女鬼已經從對面向我撲過來了。

一時間狂風大起,只見她青面獠牙,披散的亂發飄在空中,伸著尖尖的利爪,迎面向我抓來。

我感覺周圍的空氣仿佛已經凝固了一般。我要是普通的人,此時不被嚇死,也會被嚇得動彈不得,老老實實被這個紅衣女鬼撕成碎片。

還好我現在早已經過了法師初期,本身的遠古神脈早已經覺醒,境界已是今非昔比。

我聽胡惠茜曾經對我說過,五色令旗和拷鬼棒對鬼修有很強的克制作用。

所以,我運轉體內的道家真氣,使出吃奶的勁兒,拼命往旁邊一閃,躲過這個紅衣女鬼的撲面一抓。

雖然躲過去了,但是勁風將我的臉刮得生疼,好險,差點被破了相。

我閃身躲過去之后,從懷里掏出拷鬼棒,仰手拋在空中,拷鬼棒在空中變成一丈大小,碗口粗細,拷鬼棒上銘刻的符文,閃著神秘的光芒。

當紅衣女鬼再一次向我撲過來的時候,我體內的道家真氣運轉,控制懸浮在我頭頂上空的拷鬼棒,輕而易舉的擋住了她。

這個女鬼除了咬牙切齒外,對我毫無辦法。

該我了,我揮舞著拳頭,忽的一拳打了過去,可是,是紅衣女鬼毫發未傷,我竟然從她的身體中間穿過。

我明白了,鬼魂不是實體,我的肉身再強橫,也是傷他不得。對付鬼魂,看來真的得借助一些特殊的法器。

人憑借自身力量,無法傷害厲害的非實體鬼魂,但是有的鬼物卻能對人產生致命的傷害。

奶奶在世的時候,曾經對我說過,一些厲害的鬼魂,決對能夠對人產生實質的傷害,看到我眼前的紅衣服的厲鬼,我相信奶奶說的一點沒錯。

可大多數普通的鬼魂是不能對人造成傷害的,大都會利用人的恐懼心理,通過控制人的精神力量,讓人產生幻覺,才會造成對人的傷害。

有的被鬼控制上了吊,有的跳了樓。但是如果內心強大的人,如果遇到普通的鬼魂,只要人不恐懼,這些普通的鬼魂對人是無可奈何的,人是不會受到傷害的。

當然,前提是這個人遇到普通的鬼魂。可是我現在遇到的不是普通的鬼魂,是貨真價實的紅衣厲鬼,絕對擁有可以輕易的將一個人撕成碎片恐怖的力量。

還好,我的拷鬼棒也不是普通的法器,我雖然講不出其中的來歷,但是在我道家真氣的驅使下,可以輕易的擋下紅衣女鬼,也證明了這一點。

反正拷鬼棒也能擋住紅衣女鬼,我心里的恐懼消失了,不如試試其他的法術看看對付女鬼是否有效。

我揚手一個掌心雷打出,只見一道胳膊粗細的電弧,帶著噼啪的聲音,閃著炫目的紫色的光芒,向紅衣女鬼打了過去,只聽轟隆一聲閃過,紅衣服女鬼被打了一個跟頭。

可是紅衣女鬼的衣服被打的破爛了好幾處,顯得十分狼狽,但是好像并無大礙。翻身爬起來,又向我猛撲過來。

我急忙控制拷鬼棒將她擊退。我被嚇出一身冷汗。僅僅兩三個回合,要不是拷鬼棒的對鬼魂有特殊的威力,我憑借本身的法力,還真的打不過這個紅衣服女鬼,搞不好還得把小命交代在這里。

我的掌心雷法術對妖修很有作用,像侵入老院長和吳博超身體里的小蛇妖,雖然修為不是很高,但是掌心雷基本上一下子就能解決掉,說明掌心雷的威力還是不小的。

可是今天對付這個紅衣女鬼,雖然不至于讓她毫發無損,但對這個紅衣女鬼也并沒有造成實質的傷害。說明對付鬼修,掌心雷還真是不那么好用。

我不能和這個紅衣女鬼繼續糾纏了,我驅動拷鬼棒,上面的金色的符文不停的閃爍著,向紅衣女鬼飄了過去,將她裹在當中,動彈不得。

盡管這個紅衣女鬼發出恐怖的吼聲,拼命的掙扎,可是金色的符文仍然不斷的飄向她,并且逐漸收緊。

我驅動拷鬼棒,準備給這個紅衣女鬼最后一擊。將這個女鬼擊得魂飛魄散,勉得繼續危害人界。

這個紅衣女鬼怨念極深,如果讓她逃走,下次再抓到不容易,恐怕這生活在這一代的人永無寧日。

我沒有料到,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小女孩沖上來,擋在這個紅衣女鬼的身前,看著我,對我喊道:“不要傷害我媽媽。”

我看到小女孩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用她小小的身體擋在她的媽媽的面前,心念一動,用手一點,拷鬼棒在他們頭頂上停了下來,沒有落下去。

小女孩對我說道:“叔叔,你放過我媽媽吧,我們沒有害人。”

小女孩用哀求的目光望著我。我的心腸頓時軟下來,我本來就不是嗜殺如命的人,如果我這一棒打下去,恐怕這個紅衣女鬼真的魂飛魄散了。我不如問個清楚,再做決定。

我對小女孩說道:“我放過你媽媽也可以,你得告訴,你們為什么停留在這里,而且不讓人在這里住。”

小女孩對那個紅衣女鬼,央求著說道:“媽媽,媽媽,你就告訴叔叔吧,或許叔叔能幫助我們呢。”

我對紅衣女鬼說道:“你現在的罪惡不深,現在回頭還來得及,要不然進入六道輪回的最后一點希望也沒有了,難道你就希望你和孩子流落世間,做孤魂野鬼嗎?”

那個紅衣女鬼聽了我的話,不再掙扎,低下頭,沒有說話,好像在想什么。

我接著說道:“就算你甘愿和還在流落世間,做孤魂野鬼,即使我放過你,難道就不怕再遇上厲害的法師把你們打的魂飛魄散嗎?你就忍心看到孩子也這樣嗎?”

我發現,紅衣女鬼身上的戾氣一點一點的退了下去,同時,我發現在沒有我的驅動下,隨著女鬼身上的戾氣消退,拷鬼棒上飄出的金色符文也逐漸的遠離了這個紅衣服的女鬼,慢慢的回到拷鬼棒上。

這個女鬼退去戾氣后,容貌又恢復生前的相貌,是個穿著紅裙子的中年女人,模樣還是挺清秀的,不像剛才那樣嚇人了。

紅衣女鬼低著頭,對我說道:“只要你能讓我的孩子復活,我就是魂飛魄散也心甘情愿。”

我問道:“你們死了有多久了?”紅衣女鬼對我說道:“有好幾個月了。”

這時候小女孩拉著紅衣女鬼的衣角,說道:“不要,我不要離開媽媽。”

我看了一眼小女孩和這個紅衣女鬼,搖搖頭,對她們說道:“小女孩還陽復活,是不大可能了,不要說一個人死而復生要有多大機緣,還有,你們已經死了好幾個月,恐怕肉身早已腐爛,真的沒有復活的希望了。”

我看見,紅衣服的女鬼聽了我這句話以后,臉上露出凄楚的神色,小女孩緊緊的拉住了這個紅衣服女鬼的手。

我接著說道:“我看出你們并無大惡,所以只要幫助你去掉怨念,送你們母子去六道輪回,來世做人還是很有希望的。至于來世會出生在什么樣的人家,那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紅衣女鬼聽了我的話,又生起一線希望,她看我的目光又熱切起來。

紅衣女鬼對我說道:“是真的嗎?你不會騙我吧。”

我對紅衣女鬼說道:“是真的,不過你要和我說實話,你怎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為什么出現在這里擾亂人界秩序,按理人死后本該進入六道輪回啊。”

紅衣女鬼臉上又出

外面的古雷和方争看到这一幕沉默不语了起来。这个万钱阵的阵法很强大,以前那些闯的人,只是引动了阵法的一点点的威能,现在像钏天明闯进去了,一下子试出了万钱阵的强大,尤其那个刀币,十几道的刀意斩出,等于十几个用刀的高手对敌,这太可怕了。

“看到阵法的威力了,你有办法破阵吗。”古雷说道。

“其实倒有一个方法,就是以阵破阵,我进入里面后再布置一个强大的阵法破除之,这样在阵法的内部就抵消了,把万钱阵破......

最后一個男生見兩名同伴瞬間變成了兩個滾地葫蘆,囂張氣焰頓時全部消失了,對著陳金融連連作揖。

“對不起啊,對不起,陳二少不知者無罪啊,我們不知道這是您的馬子啊,要是知道,我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騷擾這位美女啊。您大人有大量怪笑,“我會死?看來,你那癡傻的怪病,還沒有治本!”

“別廢話了,我等很久了。”嗑著瓜子的城主大人,不耐煩地催促,“時間很緊,別耽擱了。”

后面一句話,她是對虞淵說的,只是沒有幾人能聽懂罷了。

……

这次他居然还能好生生的回。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五)青山下,绿树林里,露出了发出这样的疑问:这样粗暴的分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神咆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人间游戏起源

田园泡

人间游戏起源

一发醉魂

人间游戏起源

柳月公子

人间游戏起源

带崽的老狐狸

人间游戏起源

西方蜘蛛

人间游戏起源

a司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