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往西南》。

展梦白心中虽觉有些歉然,但紧阵,小鱼儿始终跟在黑蜘蛛身後

“咳咳,”莫千鴻魂絲傳音道,“小月,人家好歹也是祝姑娘的師兄,你這樣做不太好吧?”

天音獸回了他一句:“切,重色輕友!”

莫千鴻臉一紅,沒有再說。

符云苦笑了一下道:“小月姐,五十萬上品靈石我肯定是沒有的,就算是師父,估計也是所有身家了,剛才我來時,就看到師父最珍愛的藥田,里面的寶藥所剩無幾,估計都被拿去換靈石了。不過,我對按摩推拿很有研究,小月姐需不需要……”

“打住!”天音獸翻了個身道,“別亂來啊,男女授受不親,不過嘛,我倒是有點餓了,這個時候,要是能吃到一顆靈石糖就好了。”

“靈石糖?”

莫千鴻聽得一臉黑線,這靈石糖是什么鬼,小月,你還能再財迷一點嗎?

符云沉吟了一會,然后笑道:“小月姐,真是巧了,我這剛好有一顆。”

只見他左手拿靈石,右手拿紅糖,紅糖在靈石上一抹,就變成了靈石糖。

“小月姐,你嘗嘗?”

天音獸用眼角余光瞥了一下,嫌棄道:“這糖太差了,我要吃上品靈石蜂蜜糖。”

“有的!”

符云手一翻,下品靈石立刻換成了上品靈石,然后,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瓶金色的香蜂蜜。

這香蜂蜜是飛魚鎮的特產之一,所用花蜜皆來自花源,經常服用,可以美容養顏,也因此,價格不菲,即便是符云,也買不起太多。

香蜂蜜的氣味十分濃郁,光是聞著,就讓人流出口水。

天音獸也抵擋不住這個誘惑,一骨碌爬起來,一把抓過香蜂蜜,塞到自己的體內空間:“這東西還有嗎?”

莫千鴻暗暗傳音:“小月,適可而止啊,你要不想教人家,就別拿他的東西,這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你是無所謂,我可見面尷尬啊。”

天音獸瞥了他一眼:“好了,瞎擔心啥,我像是光拿東西不干活的嗎?”

“有有有!”

符云見天音獸收了他的東西,知道有戲,立刻將所有的香蜂蜜都拿了出來,一共四瓶,有一瓶已經吃了一半。

天音獸沒有拿那瓶吃過的,而是拿了完好的三瓶,接著看了看莫千鴻道:“我準備教他幻術了,你出去的時候,幫我把門關一下。”

“我什么時候說要出去了……好吧好吧,敗給你了。”

莫千鴻無奈地搖搖頭,天音獸是為了不讓他與人見面尷尬,才勉為其難地教符云幻術,這一點,他心里是知道的,也猜測天音獸不太高興,便順了它的心意,暫時從它面前消失。

“對了,符云師兄,你看到祝姑娘了嗎?”

符云道:“沒有,不過一般這個時候,她都會去打理藥田,你可以找找看。”

“多謝了!”

莫千鴻離開靜室,帶上房門,然后根據地圖上記憶的路線,往西側走去。

神藥谷的地勢并不復雜,莫千鴻沒走多久,便看到一處藥田。

神藥谷一共有三百處藥田,分成千年、百年、十年三個層次。

千年以上的藥田數量最少,只有三處,也只有葫老能夠進去,這次為了湊齊五十萬上品靈石,葫老可以說打包賤賣,里面的寶藥已經所剩無幾。

百年以上的藥田一共十二處,六個徒弟分別負責兩處,這些藥田里生長的藥物,全都歸六人私有。

剩下兩百八十五處是十年層次的藥田,里面的藥物是共享的,一般散修來求診,所用的藥物,也都是從這些藥田里拿。

地圖上標注的藥田是一大片區域,并沒有標出具體的歸屬,所以莫千鴻并不知道祝凌雪的藥田是在哪。

不過當他走到藥田邊時,突然遠遠地看到了聞書,他的手上似乎拿著一張地圖,比林司司之前給莫千鴻的還要大。

莫千鴻眼睛一轉,悄悄跟了上去。

藥田區域樹木不少,莫千鴻想要掩藏身形,是很容易的。

沒過多久,聞書在一棵樹后停了下來,看向前方的目光帶著熾熱。

莫千鴻順著看過去。

“祝凌雪?”

莫千鴻一愣,他發現前方是一片百米長寬的藥田,里面生長的藥材都是百年份的。

藥田被分成兩半,左邊一半似乎剛剛收獲過,已經沒有多少藥材殘留,右邊一半長了很多雜草,和藥材混在一起。

這種營養豐富的藥田,雜草的生長速度是很快的。

祝凌雪正揮舞著藥鋤在藥田左側翻土,腳外還散落著除草的刀具和袋子。

看來,祝凌雪今天是要把這塊藥田好好打理一番了。

幽暗冰冷的外域星河。

一顆暗紅色星辰,緩緩飛逝著。

星辰表面,遍地的尸骸,有陽神爆裂以后,晶塊般的琉璃碎片,有大妖龐大如山的骸骨,有天魔精煉之后,形成的如黑鐵長城般的連綿尸身。

一個碩大的白金頭顱,被打穿無數孔洞,內部似乎有修羅之魂在嘶嘯哀嚎。

頭顱之上,蹲坐著,一位臉色深沉的老人。

老人一只眼赤紅,一只眼銀白,渾身透出兇暴,殘忍的氣味。

他以指腹,揉著銀白的眼球,皺著眉頭說:“新煉的眼睛,總覺得不太舒服。”

他以为她们会笑的,谁知的老人,正在院子里劈柴

“好,马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小孩着急的模样,周朴心里也是不忍,他不愿看到小男孩小小年纪就失去父亲,从小就失去双亲的他,知道那份痛苦,他不想悲剧再次发生在小朋友的身上。

而且方新这个同事,虽然周朴也只是认识一天,但对于他的那份毅力和担当也很是钦佩和感动。

呼出一口气,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你爸爸是个男子汉,他为了照顾你们,在外面努力的工作,你要好好孝顺他。”

说完不等一脸茫然的小男孩想明白,转身,按住方新的额头,默默运起了异能“代罪。”

熟悉的刺痛沿着手臂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头痛,仿佛耳边有一面大鼓在不断敲击,看着对方依旧闭着眼睛,周朴不敢停下,忍着耳鸣和剧痛,继续催动异能。

小男孩,惊骇地看着周朴,他的脸上看起来很是恐怖,青筋凸起,肌肉不断地抽搐,眉头紧皱,似乎在忍着巨大的痛苦,不过紧闭着嘴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他的手紧紧按着爸爸的额头,手臂在不住的颤抖,手指上的筋脉像是蚯蚓一样在不停蠕动,看起很是诡异。

接着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让他捂着嘴巴发出声音:爸爸脸上已经不再流血,伤口也开始结疤,这些还算正常。让他震惊地是这位叔叔的额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开了个口子,里面流出了鲜血,接着嘴角也有鲜红流出。但他却闭着眼睛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得。

他有些害怕的退后一步,不过爸爸还躺在地上没有醒来,让他不敢离开,只得紧张地握着棍子,静静地等在一旁。

看着爸爸脸色似乎红润了一些,他才放心下来,终于彻底相信这个叔叔说的话,他真的可以救爸爸,只是看起来样子实在有些恐怖,让他不敢靠近。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吓得退了好几步,一屁股摔到地上才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叔叔,突然大喊一声,突然睁开眼睛,眼珠上面布满了血丝,看起来一片血红,十分渗人。接着突然站了起来,可是好像控制不住身体的平衡,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接着身体及不断的抽搐不已,一边口吐着白沫,一边茫然地看着四周,眼神里似乎没有焦距,然后一边嘴里含糊地不知在说着什么,一边慢慢地爬远了,只留下一行血滴。

看着恐怖的身影离去,小男孩吓得脸色惨白,不敢去追,几步爬到爸爸身边,看着他眼皮微微抖动,似乎就要醒过来,激动的大喊:“爸爸,爸爸!”

……

远处一个垃圾堆旁,蜷缩成一团的周朴脑子现在一团浆糊,像是要裂开一样疼,又感觉像是喝一坛白酒,整个身体都在燃烧一般,他看着自己满是污泥的手,什么似乎还有破口,还在渗着鲜血。

他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有人过来丢垃圾,他莫名的恐惧,躲在一个垃圾箱后面瑟瑟发抖。他的身子会不受控制的不停发抖,连着脸上的肌肉也会不时抽搐。

他想试着站起来,可是没走两步,身子就一歪,摔倒了下去。倒垃圾的一个中年妇女被突然摔倒的周朴吓了一跳,尖叫着跑掉了。

周朴也被吓得不轻,哆嗦着爬回了垃圾桶后面藏起来。

没多久,一群男人在中年妇女的带领下,拿着棍子,菜刀就出现在周朴面前。身前的垃圾桶比踢翻,垃圾撒了一地,一束手电筒的光照得周朴睁不开眼睛。周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本能地想把自己藏起来,拼命地想往垃圾堆里钻。

“擦,原来是个乞丐。”

“我看个傻子。”

“气死我了,差点被他吓出心脏病来。”

周朴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拼命把自己埋起来,垃圾袋里面有一盒喝了一半的果汁,被他压住,果汁碰了出来,溅到躲闪不及几人的裤脚。

接着就是一阵大骂声,伴随着周朴无助的哀嚎。等人们走远,周朴才从垃圾堆里爬出来,鼻青脸肿的他,嘴角留着鲜血和口水,呜呜地哭着,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狗。

周朴的失踪,急坏了林老爷子,报了警,拍出了家里的保镖,出去找,可是一直没有消息。不会是绑架吧,可是也没人接到勒索电话啊。打他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兩個白饃、幾塊肉干,外加半瓶果汁,這便是秦崢尋找到的食物。

一陣風殘云卷,易藍的臉上又一次露出滿足的笑意。

“你還有些良心,知道給我留些食物!”易藍將喝完的水晶杯子放下,右手順勢朝著嘴角一抹,夸獎著秦崢。

“不是我留的!”

“哪總不能是你偷的吧?”易藍自然明白這大晚上的,恐怕客棧做飯的早就睡著了,還上哪弄吃的?而且秦崢這拿過來的食物還是涼的,易藍這才推算出是秦崢專門給自己留下的。

“嗯!是偷的!”秦崢回答的很干脆。

“啊?上哪偷的?”易藍感覺到不可思議。

“那邊!廚房!”秦崢指向門外一樓廚房的方向。

“哈哈哈哈——!哎呦!”易藍大笑起來,笑的有些用力,扯動到了受傷的腹部,頓時又齜牙咧嘴,但依然難以掩蓋笑意。

“笑什么?”秦崢感覺莫名其妙?

“笑你啊!竟然也會偷了?看您這位高貴的貴人以后還敢笑話我么?”易藍舒爽的調侃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秦崢回敬道,見易藍已無大礙,便打算出門回自己的房間。

“有事就喊我!”秦崢丟下這么一句后,將房間門靜靜關上。

躺在自己的床上,秦崢自語道:

“為了吃,同類還可以相互殘殺——”閉目睡去。

,東方天際處漸漸出現一抹橙紅之色,隨后光澤的色彩不斷擴散,越來越濃重。

火紅的太陽冒出了地平線,折射出萬道霞光,把整個天空染的通紅。

奪目的光亮將安靜的小城叫醒,小城的四個城門隨著守城士兵的推動,漸漸打開,早有些想要進城、出城的人群在城門里外等候,此時正絡繹不絕的出城、進城。

大陸這么大,偏偏在這小城遇見那群討厭的人,令易藍心情有些憋堵,為了避免再出現這樣的問題,易藍便提議盡早離開,省得再次遇上,想想這件事情,易藍便感覺自己受傷的腹部再次疼了起來。

有句話叫什么來著?你愿是想什么,就會來什么!

因為你已經擁有這件事的先決條件。

只不過比易藍所想的稍微還是好了那么一點點,僅是一點點而已。

準備租賃馬車出城的“逃亡二人組”遇到了大漢那群人之中的一人。

那位釋放“圣光盾”救了易藍的青年,只不過這位臨時“倒戈”的青年與前日有所不同。

衣衫襤褸!污頭蓬面!緊緊卷縮在一處角落,懷中緊緊抱著一把騎士劍,如同死人一般,一動不動。

“逃亡二人組”只所以能夠從圍觀的人群中認出格雷,恰是因為格雷所棲息的角落讓人記憶猶新,再向里面的一處空地便是前天事發之地。

來到此處,當然并不是為了欣賞這里的風景,而是易藍執意要去查看老乞丐可憐的尸體是否仍然在此。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諾大的城市并不會讓一具尸體臭在城市的角落,恐怕那群乞丐早已將老乞丐埋在了哪處不知名的地方了。

“聽說這個人前天與人打架,被那群人快打死了,還好還有一口氣在!”

“你不知道就別瞎說,我聽說有人看見這青年是碰上了一群搶匪,那群搶匪看中了這青年的劍,只不過就算這青年被打暈了,懷中仍然死死抱著那把劍!那群搶匪也不傻,怎么也不能為了把劍把人殺了吧!”

“其實啊!你們講的都不對,我那天可是親眼看到了,這兩天我可是一直過來溜達,這青年和那群搶匪是一起的。我親眼看見他們幾人在搶劫一對小兩口子,而且那對小兩口子是行善人吶!給那群乞丐送吃的,這群搶匪便打起了他們的主意。還打死了一個老乞丐,他們是因為分贓不均,起了內訌,這青年跟那群人打了起來,才被打成這樣!活該!呸!”

圍觀人之中,一位胖乎乎的壯年男子口沫橫飛講了起來。

“真的假的?”有人懷疑那男子所講的真實性,畢竟看起來太過離奇。

“這還能有假,他們打起來時,我可是在遠處偷偷瞧見了!”胖男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離他遠點!臭搶匪,死了活該!”

“對!對!對!大家都別管,讓他自生自滅.....”

眾人義憤填膺,群情激昂說了起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往西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普天神尊

九皇叔

普天神尊

梅果

普天神尊

青魅

普天神尊

北瑶光

普天神尊

神秘男人

普天神尊

青山渡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