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爪下去》。

”老人说:”连脾气都一样。”“是吗?”“是的矮几后那人道:你知道我是谁?沈浪道:自然

“这些年,为何不回宗门?”第七罗盯着白鹭沉声问道。

“有人要杀我,我为何要回?”白鹭眼神有些闪躲。

“是圣地的人?”第七罗闻言若有所思,缓缓问道。

白鹭闭口不言,第七罗也就不再追问,良久,他才轻声说道:“你父亲已经不在了,跟我回圣地吧。”

白鹭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我身上有妖族的血统,圣地的人容不下我的。”说着,他转头望向不远处和苍羽激战的梅三弄,“这么多年了,我早已经将逍遥谷当成我的家,师尊师姐就是我的亲人,今日,就算战死,我也不会和你回圣地的。”

第七罗叹了一口气,“你可知道,我今日来此,只是为了接你回去。”

白鹭听言也是一愣,随即疑惑道:“你知道我在这里?”

“不错。”第七罗并未隐瞒,“几日前,梅三弄让一只白鹤前来圣地送信,说你在这里,我想他早就知道你是我的孙子吧。”

得知真相的白鹭心中五味杂陈,更多的是不解,师尊应该知道天圣门不会袖手旁观,那为何还要通知圣地的人前来将自己接走?

第七罗似乎是猜到了白鹭心中的困惑,开口说道:“我也猜不出梅三弄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相信自有他的理由。所以今日,我必须带你走。”

白鹭望着第七罗,眼神坚定,“对不起,爷爷。”不等第七罗说话,白鹭一个转身,已经冲进了战场。

第七罗看着白鹭的身影,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是叹了一口气,便折身退了出去。

“圣主。”莫江南见第七罗回来了,急忙收起折扇对他行礼。第七罗一脸凝重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

“圣主,”圣女师影婆婆开口,“看这情形战神宫是要铁了心要除掉天圣门,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第七罗转身面对战场,思考了片刻后开口说道:“齐舞渊,雪梨,你们二人前去掠阵。”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切记,不要伤人,做做样子就好。”

齐舞渊精神大振,只要不用再看热闹,上去玩玩打发一下时间也是好的,匆匆领命之后,便和圣女傅雪梨带着身后那八个弟子跃进了战场。

“圣主,这——”莫江南有些不解,出口询问道。

第七罗并不解释缘由,只是沉声吐出四个字,“静观其变。”

“姜晔姐姐。”姜晔正提着青色长剑与人厮杀,忽然听见身边响起孟听的声音,转头一看,红衣少女正兴奋的朝自己掠过来。

“怎么了?”姜晔疑惑的看着孟听。

“小光明圣地的圣女傅雪梨上来了,我想去找她打架,你陪我去。”孟听挥舞着小拳头,琥珀色的大眼睛闪闪发亮。

姜晔听了有些头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挑对手?

见姜晔犹豫,孟听也不在意,依然兴致勃勃的样子,“那我自己去啦,”孟听朝姜晔挥了挥手,然后转头看向刚才正与姜晔打斗的罗超,仰着脑袋威胁道:“你要是敢伤了姜晔姐姐,我就让小光头打死你,哼。”

罗超听得一头雾水,小姐,现在是在厮杀,你以为在过家家吗?

姜晔却拉住正要离开的孟听,“算了,我和你一起。”孟听开心的点点头,对着罗超做了一个鬼脸,便拉着姜晔飞走。罗超见状怒不可遏,深蓝色的双眼中似是要喷出火来。他娘的,打架呢,懂不懂得尊重一下你的对手?说走就走,你风风火火闯九州啊?他将巨剑扛在肩上,也冲着两个少女离去的方向追去。

圣女傅雪梨白衣胜雪,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像是一条游曳水中的鱼,游走在众人之间,从容不迫的躲过所有攻击,却没有出过手。

“好优美的身法!”

“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

看着傅雪梨的身影,所有人都不禁在心中感叹,身在战场之中,却只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圣洁和纯净。

孟听和姜晔很快便堵住了傅雪梨的前面,傅雪梨见状也落在地面,静静的望着前方那两个倾国倾城的少女。周围激战的弟子更是很有默契的让出一片空地。姜晔娴静冷艳,孟听灵动可爱,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加之对面还有一个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的圣女傅雪梨,虽然轻纱遮面,看不清真实的容貌,但任谁都知道,定然也是天仙之姿。

饶是姜晔这样骄傲的女子看到傅雪梨那纯净如水的动人双眸,都不禁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孟听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傅雪梨,瞪大双眼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却是欢快的拍手说道:“这位姐姐,你愿意给我家小光头做老婆不?”姜晔顿时哭笑不得,这哪是来打架的,分明就是来做媒的。

不曾想傅雪梨竟是眼露温柔,轻声答道:“好啊。”声音如清泉入谷,清脆动听。

听到傅雪梨的回答,众人皆目瞪口呆,这算什么?圣女是不能嫁人的!连不远处的齐舞渊也听到

  事情,就这样愉快的决定。

  第二天,擎天族会专门准备一场别开生面的勇士考验大赛,据说全族老小都会来观看,目的还不仅仅是为叶枫一个人准备勇士选拔,据说还有族里面的其他年轻人要一同进入战神峰迎接考验。

  所以,从这天下午开始,叶枫就觉得自己居住环境的气氛有点不大一样了。

  昨天喝酒的时候太嗨,根本没有注意这擎天族里到底有多少其他人,但是午饭十分刚过,叶枫就频频看到自己的门前有人影或者脚步声路过。

 ......

012

“秦崢!”易藍看著那污頭蓬面的青年,心中既氣憤,也有感激,還有同情。

但還是希望秦崢能夠救他,畢竟那青年曾經救過自己。

擠開兩旁圍觀的人群,秦崢曲身去攙扶那青年。

嘭!

豈料,那青年突然一記肘擊打向自己,還好秦崢反應快,一把按住那青年的胳膊,才將那青年制服。

“我是要救你,不是要你那把破劍!”秦崢在那青年的耳邊冷聲道。

青年的雙眼微張,才看清來人的模樣。

“是——你——!”青年虛弱的說道,隨后昏迷了過去。

見那青年放下的警惕,秦崢一把將青年扛著肩上。

“喂!你誰啊!”圍觀人群之中自然有人發出不滿。

“這位小伙子!你扛這搶匪做什么?”剛才那胖男子詢問道。

“救人!”秦崢雙目盯向那胖男子。

秦崢的年齡倒是不大,跟自家的孩子相差無幾,但那雙冷冰冰的眼神卻讓胖男子心中一驚,好似一位獵人看中獵物一般的眼神。

胖男子穩住心神,反問道:“難道你跟這搶匪是一伙的?”

胖男子這句話,驚得圍觀人群不約而同向后退卻幾步,畢竟誰也不愿意去招惹搶匪。

“什么搶匪!你才是搶匪,你們全家都是搶匪!”聽著那胖男子一口一個搶匪的叫著,而且竟然還把秦崢當成了搶匪,易藍頓時氣不打一出來,對著那胖男子咆哮起來。

胖男子今天算是見個鬼了,好端端的怎么從自己身旁又冒出來一個暴躁的姑娘,跟個瘋婆子一般。

“哎!你這姑娘怎么說話的,跟一個瘋婆子一樣!小心我揍你啊!”胖男子威脅道。

這么多人看著自己被一個小屁姑娘訓斥,當然讓胖男子很沒面子,這也是想嚇唬嚇唬易藍,讓自己好下臺。

“看你虎背熊腰的一條漢子,怎么跟一個長舌婦一樣!事情都沒有搞清楚,就在這里妖惑大家,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是搶匪了!”易藍的語氣咄咄逼人。

“哈哈哈哈....”周圍人群見胖男子被易藍呵斥的一愣一愣的,無不大笑起來。

這讓胖男子有些惱羞成怒。

“嘿!”胖男子挽起袖子,裝腔作勢揮動了幾下粗壯的胳膊,怒道:“哪來的瘋丫頭,我說他是,他就是!”

嘭!——

一道火光撲向胖男子身前,在胖男子腳下炸裂!嚇得那胖男子連連向后退卻數米,撞得身后的兩個人東倒西歪。

“看仔細!我們兩個就是你剛才口中所講的兩口子!他是為了救我們才被那群人打傷!都讓開!”秦崢不耐煩示意圍觀人群散開。

“對!你看仔細嘍!我們兩個就是兩口.....”正得意洋洋呵斥胖男子的易藍突然意識到什么,臉上唰的一下子就紅了。

大庭廣眾之下,眾目睽睽之下!自己竟然這么說話,實在讓易藍有些無地自容。

那胖男子仔細、仔細、再仔細,回憶、回憶、再回憶下,終于認了出來,連忙說道:“哦!哦!哦!對!對!對!是你們!是你們!”

秦崢可沒空理會那胖男子再說些什么,示意正發愣的易藍離去。

老乞丐已經不在那處位置,所以秦崢、易藍也就沒有必要再去那里查看。

“誰知道可憐的老人家被埋在了哪里?”

路上!易藍心情低沉的說道,想起那老乞丐,易藍便一陣難過。

“還是別管死人了,先管這半死不活的吧!再不及時治療,恐怕一會也成死人了!”秦崢感覺到抗在肩上的青年氣息越來越弱。

“什么!”易藍吃驚道,隨后連忙說道:“哪,哪怎么辦?咱們趕快去找醫者吧!”

“恐怕來不及了!跟上我!”秦崢行走速度越來越快,緊跟在身后的易藍險些跟不上。

約莫片刻。

“咱們這要去哪里?”易藍詢問道。

“傭兵客棧!”

傭兵客棧——是由傭兵公會建立運營的客棧,主要是為了收集、頒布任務,以供各個公會雇傭兵們執行,獲取相應的傭金!

有些公會則是靠著傭兵任務而發展起來的,比如聞名大陸十大公會之一“賞金獵人”公會,則完全是依靠做傭兵任務運營發展的。

“去哪能救得了他?”易藍深表懷疑。

傭兵客棧是什么,易藍是知道的,但能夠救人,還是頭一次聽說。

“撞撞運氣吧!”秦崢好像也是沒有十足的把握。

傭兵客棧一般坐落在城門附近,因為那些五大三粗、刀口舔血討生活的傭兵們對于城市的治安來說,也是有一定的影響,所以傭兵客棧所建立的位置一般離守城士,只是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说自己流落到蛮族大陆去了,因为要生存所以在那边学了一身体修的本事

  那吴用叹息一声:“你灵根资质不好,走法修确实困难,但体修之路,越到后期越为艰难!比走法修更甚十倍,如今你的实力可当金丹,但却没有金丹,这实在怪异,可见你以后的进阶也是难上加难!你可要想好了!”

  他想了一下,又道:“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天道之事,我们谁又能看得到呢?你实力强到匪夷所思,或许这就是你的机缘!不过眼下的,却是宗门的危难难渡,我们应当齐心协力,共渡难关才是!”

  桃云青听到他说宗门危难,料想他定知道许多,急忙问他

  他叹息一声,将事情大致简单的说了

  “此事要从九百年前说起了……”

  原来,九百年前,长生宗有门人被逼脱离出宗,其人不甘心被革除长生宗,于是另立门派,名为补天阁!也处于十万大山之中,与长生宗相邻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另立的门派也算是长生宗一门的旁支,对于长生宗来说,就像那些附属的小门派一样,可以依附于他们,自然也能让自己壮大起来,更能传播威名,让自己宗门发扬光大

  补天阁亦是如此,靠着长生宗的威名,它在修真界慢慢的站住了脚跟,也收了不少天资聪颖的奇才,曾一度差点成为继十宗之后的一个超级大派!

  这一度发展到五百年前,补天阁发现了一具吡罗古尸,那是上古神魔与人界还往来的时候从地狱跑出来的,补天阁发现了它,占为己有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它第一个发现并占有,也说得过去,吡罗古尸也不是什么让人丧心病狂的宝贝,但他们有了吡罗古尸之后,想炼化它成为自己的武器,并妄想恢复它的能力,与修仙界臭名昭著的尸阴宗勾结,竟血祭了一个国的人!

  整个修真界的人都没有想到,补天阁居然敢干这种事,血祭了一个凡人国家,宝象国!

  凡人命如蝼蚁,但即使修真者也不能妄杀,更何况杀一国之人,百万生灵,这是何等丧心病狂的人才能干出的事情!

  这种行为自然引起公愤,十宗联合,要铲除补天阁,长生宗作为他的庇护靠山,自然也是难辞其咎,故而一力承担此事

  他们对尸阴宗和补天阁进行了问责

  尸阴宗不敢招惹长生宗,解散大部分低阶门徒,走佛宗的老路,迁徙到了人皇星的域外之境

  但补天阁不依,仍认为自己没有错,当时补天阁圣主独孤城说,不惧天下人,也不会使明珠蒙尘,宝物就应该被拿出使用

  于三百年前,长生宗对补天阁进行了血罚,五大太上长老齐出,将整个补天阁连根拔除,门人屠戮殆尽,由于独孤城是长生宗五大太上长老一前辈的侄儿,对长生宗有莫大恩情,于是并未杀孤独城,而且当时孤独城的老婆,也是上代长生宗太上长老第一人的女儿,且怀有身孕,于是对其一家进行了流放

  三百年过去,他们又回来了

  记得当时是把他们流放到魔光大陆去了的,而今,他们却从域外星空归来

  特别是他的独子独孤弋!他携带龙尸前来,为的就是报当年的仇

  “他们也应该还是和尸阴宗有联系,真龙之尸,恐怕也是尸阴宗从域外得到的宝贝,借给了他们!”

  本来,就算是长生宗当年的长老就剩陆无涯,沈相河,钟绝楚三人了,但有金丞归极大阵的存在,也不会惧大乘以下的任何人

  但可惜的是,组成金丞归极大阵的七件绝品道器被天权峰峰主在十多年前给弄丢了,直到三个月前才发现此事,而这天权峰主更是混账,因为害怕责罚居然带领其峰上的心腹搞起了叛乱,暗算了宗门其他长老,甚至是钟绝楚这个最强的太上长老都都被摆了一道,他也受了伤,但太上长老毕竟是太上长老,再经历一系列的变故之后也是毙了天权峰峰主,然而叛乱还没有彻底清除,独孤弋便携龙尸来了

  吴用因此受命去天璇峰取一样东西,结果路上遇到了这群金丹修士

  “其实叛乱的天权峰峰主只是受了人蛊惑,不过能到长生宗迷惑人而不被人发觉,这个人很不一般!”吴用对桃云青说道,“他的手下都称他为双身魔君!金丹期的长老很多都折在他手上,就连元婴初期的修士都有,此刻他仍在长生宗内,但没有活着的修士真正见过他的面目!”

  “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吴用说道这里,面向桃云青,双眼微红,“包括咱们的师父!”

  桃云青一惊,李淳居然死了?

攻之利也。”固请战,竟然畅通,大喜之下,”魏无牙大笑道:“你用不着激我现在只问你,你这朋友是不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爪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凡即是圣

嘿马家禄禄

凡即是圣

浪花点点

凡即是圣

丁月一

凡即是圣

锅来

凡即是圣

步天机

凡即是圣

归兮北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