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出发,前往边境》。

这个故事无疑是一个完美的榜样好,正因为生活是进行时,是无

新任清源軍統軍副使鄧茂,大半夜的,被兒子鄧勤從睡夢中叫醒,忍住怒火從房間走出來。

“父親,大事不好了,你趕快給拿個主意......”鄧勤夜里在城門當值,接到永春縣傳來軍情,劍州軍已經拿下德化縣,直撲永春縣,估計明天就到了。鄧勤還不知道劍州軍連夜行軍,已經抵達永春縣城,明日一早就會發起攻擊。

“還能如何,先去王府!”鄧茂一聽,頭都大了,原本的二虎相爭,如今成了三方混戰,這泉州形勢,越發不明朗了。張漢思走之前,在王府留了一支親衛,這事得跟他們通個氣。雖然對方官職不高,但肯定是陳洪進的心腹,就算出了問題,也好拉著他一起,比自己一個人扛強多了。

“父親,這劍州刺史孫大人,能成事不?”這孫大人,他們父子都算接觸過,人還不錯,鄧勤覺得比張漢思強多了,不免動了點心思。

“你小子想什么呢,小聲點,想死不成?當年朝廷來了那么多官兵,最后還不是灰溜溜走了?”鄧茂覺得,這彰、泉二州,遠離江寧,兼之道路難行,朝廷難以在此久待。

“我可不這么想,那位比老王爺可差多了。”鄧勤咧咧嘴,張漢思的手段,如何能跟留從效比,若不是后繼無人,這張漢思只能當一輩子縮頭烏龜。那孫大人以及手下他也是見識過的,驍勇過人,此次恐怕不好說了。

當年南唐放棄彰、泉二州,主要是不想在這里浪費太多精力,不然南越國跟南漢從中作梗,不知道要打到哪天去。另外北邊給的壓力太大,讓留從效在此牽制另外兩國,他好全力騰出手對付北邊。可如今這位不一樣,各方還未反應過來,直接殺進泉州了,等那兩國反應過來,恐怕戰事都結束了。而且如今地南漢,遠非當年可比,就算反應過來,估計也是不了了之。

“這是你我操心的事?咱們穩坐釣魚臺,靜看風云起。完了,小王爺是不是上路了?”鄧茂突然想起來,小王爺留紹錙送去江寧的事,交給下面人去辦了,若是他落到孫宇手中,那就麻煩了。

“前天就出城了,這會該到永春縣了吧。”鄧勤倒是知道此事,那天車隊是他親自檢查的。小王爺也是可憐,晉江王在時,錦衣玉食,如今除了一隊押送的士兵,就剩一個書童隨行。

“算了,看他的命吧。”鄧茂搖搖頭,追也追不上了,希望他能活著。

到得晉江王府,留守王府的校尉正在調戲小丫鬟,鄧茂搖搖頭,這事他管不著。當即上前將永春縣傳來的消息給說了一遍,對方聞言也是一驚,趕緊派人去給張漢思送信。

“張校尉,恐怕遠水解不了近渴,聽聞對方人馬過萬,永春縣那點人手,恐怕撐不過三天。”這位張校尉,是張漢思的族侄,因此得了這份好差事。以鄧茂的估計,張漢思這會估計跑到晉江以西了,三天,無論如何也是來不及了,這永春縣那時必然易主,屆時泉州城就暴露在對方的兵鋒之下。

“也是,我再派人回一趟莆田,告知兄長,希望來得及。”張漢思走時,莆田還留了六千精銳,由長子張碩統領。張碩此人,不善武事,卻極為孝順,張漢思頗為喜愛,又兼之嫡長子的身份,歷來被張漢思當作繼承人培養。

“如此也好,本將想帶兵出城,前去永春縣與敵軍決戰,奈何沒有大將軍的軍令,此事頗為難辦!”鄧茂表現出一副恨不得提刀上馬,與對方一絕雌雄的態勢,畢竟如今張漢思才是節度使。

“不可,鄧將軍,這泉州城還得仰仗你才行。相比永春縣城,這里可是大將軍的官邸所在,萬萬不能有失。”張校尉嚇了一跳,你這要是帶人出去了,這泉州城不就空了,他那點人別說守城了,一點亂民就能把他給剁了。

“也罷, 這永春縣,哎。本將這就去組織人手,加固城防。”鄧茂就坡下驢,要的就是對方這句話。這永春縣失不失的,跟他沒什么關系,只要看顧好泉州城就行。

鄧茂一行打馬回返,鄧勤跟在后面默不作聲,第一次,他覺得自己父親真的老了。跟著張漢思有什么前途,他根本就不信任鄧家,早晚都是邊緣化的下場,況且能不能干得過陳洪進,還是個未知數。那劍州孫大人不一樣,里得到那个问题的答案。

  江臣依旧没有说话,还是小白在说话。

  “这么多年,我是一成不变。但是你好像进步很大,已经找到自己要走的路了?”

  柳先生含笑点头:“这些年靠着挠稀了头发,总算勉强踏上了开头。只是前景不甚明朗,只好来找师父和老板解惑。”

  小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随后摇摇头:“你既已踏上了自己的路,那便是同道中人。我也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了。以后也不必再叫我师父,道友相称便是。”

  柳先生对着小白跪了下来:“徒儿不敢。是师父教徒儿踏上了修行路,一路上护持有佳,徒儿才有了今天。不然以徒儿偏激的心性,怕是早就化作黄土一抔了。就算我以后能走在师父前面,师父也还是师父。”

  “别了。我教你也只是出自私心。一部分是,实在无聊,图个乐子。另一部分,则是看你资质不错,拿你做个实验,走在前面探探路。”

  “师父还是这般的口是心非。徒儿虽然生性迷糊,但真情或是假意,还是能分辨清的。”

  “行了,既然见了我,表了心意,那你也就安心走自己的路吧。我先睡了。”小白重新趴下身子,两只前爪交错于面前,头枕其上。耳朵自然垂下,遮住耳洞。整个身体融入阴影,消失不见。

  柳先生对着那处阴影磕了三个头,随后站起身,低着头,一边掸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说道:“本来此次前来,我是想顺手把你给杀了。但看在师父的面上,我决定不会亲手杀你。”

  语气态度轻描淡写,好像王苏州就是他衣服上的灰尘,弹指可灭。

  如果换成是遇见画皮前的王苏州,听到柳先生的话,一定会感激不尽,顺便讨价还价一番,让柳先生尽量不要派强力的手下前来杀他。

  但现在的王苏州却不想这么做。他以同样的语气态度回道:“原本我想把你千刀万剐的,但看在小白的面子上,我决定留你一条全尸。”

  柳先生好似没有听见一样。掸干净衣服之后,他抬头看向江臣问道:“老板,当初我问你问题,你说一千年后告诉我。现在已经过了一千年了。”

  江臣下意识摸了摸鼻子:“是啊,一千年居然真就过了。我当初只想着你也活不到一千年,只要拖过去了,自然就不用回答这个问题了。可是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就活下来了。早知道当时就不说一千年,改成一万年了。”

  柳先生对这样的回答并不生气,而是将自己干枯的手臂伸在面前,活动了一下,看着手臂上青紫色的血管,笑着道:“如果老板真的定了一万年,也许真的就不用回答了。这一千年说起来是真不容易。我被异闻录足足杀了137次。各种死法算是尝了个遍。但最终,还是被我坚持了下来。”

  什么样的心境才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137次死亡?

  王苏州不知道,反正他就死过一次就被死亡凑怕了,一心想着苟活。两年多来在调查局也是混日子度日,尽挑一些简单的活干。虽然功劳少,报酬低,还经常被人鄙视,但胜在安全啊。连皮肉之苦都很少遭受。

  你再看看桐凰,平时那么威风凛凛说一不二,但人家那是怎么来的?

  那可是祖祖辈辈多少亲人多少条命换来的!就连桐凰自己都不知多少次命悬一线。

  王苏州被桐凰搞过一次之后,就去私下打听过。据说桐凰最惨的一次,一个秋风小队10个人出任务,到最后就剩下半个桐凰。

  为什么是半个?

  他们说现在桐凰的身上只有一半东西是自己的,还有一半是人造的。最明显的就是心肯定被换了。

  听认识桐凰比较久的人说,以前的桐凰的性格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冷若冰霜,而是一个阳光可爱型的。作为一个医修,是局里出了名的暖宝宝。

  但自从那次任务之后,经脉断了一半,没法再修木系功法。只好配合机关术,改走了水系,才成了现在的冰山美人。

  

虽然刚过正午还没有多久,树林吹雪仍然独坐不动,绣花鞋压低

鼻涕狼的遁速極快,沒過多久就有回到了竹林里。

季遼跳下鼻涕狼隨后在其身上一拍,鼻涕狼的身體便化作一道流光,收進了靈獸袋里。

看了幾眼身邊的竹林,略一思索,便尋了幾根竹子,將其分成一個個小段收了起來。

做完這些,季遼才向自己居所那里走去。

剛出竹林,季遼就看到一個嶄新的木樓又重新蓋了起來,此時的木遠正坐著一些收尾的工作。

季遼走進,卻見木遠此時衣衫已被汗水打透,臉上花里胡哨的滿是漆黑的手印,樣子頗為狼狽。

看到木遠這個樣子季遼就明白,這次木遠是真的拼盡了全力為他建造木樓。

微微一笑走進小院。

“呵呵呵,多謝木師兄了。”季遼人剛邁入小院,便開口說道。

此時木遠正瞪著眼睛,專心控制一柄低階飛劍在一根木頭上來回穿梭,竟是對季遼走進絲毫未覺,聞聽季遼這突如其來的一句,木遠嚇了一跳,那柄飛劍順勢一個橫掃將那根木頭斬成兩節。

木遠無奈的看了一眼季遼,道“季師弟你走路都沒聲音的。”

季遼無辜的聳聳肩,“師兄太過投入了,我也沒想到師兄沒發現我回來了。”

此時的木遠眼睛里充滿了血絲,臉上滿是倦意,看樣子這幾天他從未休息。

木遠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臉,淡淡一笑“季師弟在稍等片刻,這房子還差幾個凳子就完成了。”

季遼點點頭并沒說話。

木遠隨即再次運轉功法,掉落一旁的小劍便飛掠而起,在另一根木頭上劈砍了起來。

沒過多久,木頭就變成了一個個長條形狀,木遠再次催動功法,幾根長條木頭便飄了起來,在空中糾纏在了一起,隨后組成了一個木質的凳子。

木遠對著另一根木頭一點指,幾根木釘就飛射而出鑲嵌進凳子的幾個部位。

見這個凳子已經完成,木遠隨即對著屋里一點指,凳子便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飛了進去,穩穩的落在客廳之中。

季遼眼睛一亮不無感嘆,木遠真是太牛了,有了這樣的手藝,就算是在修仙界想要活的富足簡直不要太簡單。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木遠終于放下手上活計,長出了一口氣,兩手一拍,“完成了。”

季遼這才上前,“木師兄的手藝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哈哈哈,我這點手藝充其量就是個凡間手藝,在季師弟符道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木遠哈哈一笑說道。

“木師兄謙虛了。”季遼回道。

“季師弟怎么樣,這個木樓可還喜歡?”

季遼看向眼前這個木樓,樣子倒是與之前的居所沒差多少,只不過好像有大了一些,裝飾也更華麗了幾分,比之以前要大氣不少。

季遼點點頭,“木師兄出手,季某自然是放心的。”

木遠淡淡一笑,雙頰一股,對著木樓吹出一口靈氣。

那道靈氣一卷,木樓表面的雜質便被去除變得光滑起來,此時在看木樓那股古香古色的韻味就明顯了許多。

“請。”木遠對著季遼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說道。

季遼點點頭,當先走了進去。

這木樓的格局與此前木樓的格局一般無二,不過卻比以前多了許多東西,此時的大堂里可以說一應事物應有盡有,寬闊大廳里擺了十幾把椅子,在正對屋門的盡頭擺著一個古樸的桌案,桌案兩側是兩把氣派的巨大木椅,一股生活的氣息躍然而出。

季遼打眼一看,眼睛就是一亮,此時的他頓感有種凡間大老爺的感覺,到了紫氣宗三年有余在這木樓里他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感覺。

二人坐在兩把大椅子上。

木遠這些天實在是累壞了,坐在椅子上便有些頹廢了起來。

“這些天辛苦木師兄了,想必這么大的工作量,木師兄一定費了不少心思。”季遼看著木遠的模樣呵呵一笑,開口說道。

“無妨,都是分內之事。”木遠擺擺手。

季遼也不啰嗦,在腰間儲物袋上一拍,十枚下品靈石便出現在手,隨后他儲物袋光芒再次一閃,五張低階符箓便落在二人之間的木桌上。

“這是木師兄這些天的報酬,還請木師兄收下。”

木遠看到季遼一下子拿出這么多東西,眼中欣喜之色一閃,隨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

叶枫瞬间就怕了。

  他生怕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这个小家伙突然对着自己的耳朵大喊一声“妈妈”。

  他现在可是在那鬼魅一样的尖啸中勉力支撑,根本就没有余力去抵抗第二种力量。

  不过还好,这一次苏醒的小精灵仿佛是因为之前,那些宗门细心的哄着,情绪稳定了许多。

  只是被尖啸吵醒的它,神情依然显得有些慌张。

  “妈妈!”

  它惊慌的叫了一声,发现叶枫还在,神情顿时变得安稳了起来。

  只是当小精灵抬头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出发,前往边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级大反派

天蚕丝

神级大反派

陈婉煜Sun

神级大反派

绵远

神级大反派

望潮

神级大反派

爱吃萝卜和芹菜

神级大反派

正月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