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他,讨债而已》。

晚乃为诗,能白道,敏捷立成,凡数十年得数而杀之,天复三年十二月晦夜也。永宁县吏叶彦者,张氏待之素厚。

伙計聽了,大驚失色,粗言穢語噴薄而出,“那個窮酸真是來打秋風了?我就知道他沒有憋著好屁。掌柜放下,我這就把門關嚴實,保證他回來也不開。”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傅雍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等他想明白了之后,不等伙計分辨,直接一巴掌呼到他臉上,厲聲喝道:“熊大人是我好友,豈是你可以隨意污蔑的?你馬上給我滾!”

伙計挨了一巴掌,瞬間傻眼了,捂著臉,帶著哭腔說道:“掌柜的,我......”

“滾!馬上。你要是不馬上滾,信不信我抓你去見官?”傅雍急的火燒眉毛,根本懶得和這種人解釋,自己威脅道。

一聽見官,伙計被嚇的屁滾尿流,連忙道:“我滾,這就滾......”

不過一個伙計,傅雍見他離開便不在理會。急急忙忙的收拾一番,帶上人手,爭分奪秒的去收購棉花。

隔天,鈔紙局的門口張貼出來一張告示,瞬間就引起了京城商戶的注意。

采買棉花五千斤,一斤二百文,收滿為止。

面對這從來沒有出現過的高價,將原本手上的棉花賣掉的商戶,自然是捶胸頓足。同時也一個個的飛快反應過來,來不及和身邊的寒暄,甚至一個個悄悄的快步離去,準備通過自己的渠道收購一番,好賺上一筆。

而那些手里有棉花的商戶也得到了消息,只不過他們沒有急匆匆的到鈔紙局來賣,而是在一家酒樓的雅間里面坐下。三個中年,一個老者,圍著一張桌子喝茶。

茶都喝完兩壺了,有一個中年人別不住了,朝上位的老者問了一聲:“董老,這事究竟該如何,還請您老拿出一個章程來呀。”

老者沒有絲毫反應。

倒是此人對面的人頓時嘲笑出聲,“怎么?余東家你坐不住了?你要是坐不住了,你完全可以像那些小門小戶一樣,趕緊去外地采買回來嘛,還等在這里干什么?”

被稱作余東家的中年人,頓時胸中怒氣升起,滿臉泛紅,“鄭則成,你少在這里煽風點火。你以為我是那些沒有靠山的小門戶?你泰濟背后有人,我富齊背后也有人,有膽子我們就明刀明槍的干上一場,看看誰受不了。”

泰濟和富齊兩家實力都差不多,但又都比董姓老者的要差上一些,再加上同行是冤家的緣故。這兩人只要一見面,幾乎都會互相掐起來。

董姓老者見兩人之間火氣十足,連忙揮手將兩人止住,“好了。我們今天來是商議棉花的事情的,不是來看你們吵架的。”

在董老的干預下,兩人彼此狠狠地對視一眼,暫時放下了針尖對麥芒的打算。

過來片刻,還是余東家開口問道:“董老,究竟該怎么做,您老給大家拿個主意唄,大家都還等著你拿個章程出來啊。”

三人齊齊看著董老。

董老捋了捋花白的胡須,慢條斯理的出言,“那些猴急出去收購棉花的商販不足為慮,只要我們不想讓他們賺錢,他們就賺不到。”

董老掃了在場三人一眼,見三人都在等著他的下文,頓時心里十分滿意。他非常受用這種為自己馬首是瞻的感覺,他從一個普通商戶做到了現在的地位,這是他最引以為豪的事情。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鄭則成問道:“該如何做,還請董老明示,了不起我們幾人共同進退便是。”

“對對對,共同進退,一起發財。”其他兩人附和。

咳嗽兩聲,老者繼續說道:“很簡單,我們只需要打上一聲招呼,到時候讓那些小商販到不了鈔紙局門口就行了。去鈔紙局那不過只有一條路,這很容易辦到。”

“對對對,只是打聲招呼的事,這太容易了。到時候咱們便將那些人攔截在外面,而且我們還可有從他們手里直接把棉花收購起來。”

“沒錯,從他們手里收起來,直接賣給鈔紙局。這樣還節省了咱們來回奔波的辛苦,哈哈哈。”

“棉花當然是要收,但是這價格嘛,卻不能按照現在的市價。我認為應該按照去年收新棉花的價格給他們就行了。”

“那他們要是咬牙不賣呢?”

“那就讓他們托著,看誰拖的過誰,反正我們買不買棉花,又沒有什么損失。而他們人吃馬嚼的,他們能夠拖多久?而且越是拖下去,他們損失更大。”

“沒錯,到時候沒過一天,咱們就降一降價格,最多五六天他們就受不了了,血虧他們也得賣。”

三人就好似被高人點撥了分之一,洞口本来就小,被它这么一盯,冷汗不由的就落了下来。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怕什么来什么。”

  凯子和老张早已拿起家伙,突然,不知从哪飞来的一只梭镖,一下打在了那东西的眼睛上,正中靶心。

  同时,这也激怒了那怪物,它激烈的冲撞着洞穴,由于它身体庞大,山洞被它撞得摇摇欲坠。

  “你个臭小子,我不让你下斗,你还敢不听,你小子还要不要你的小命了。”

  我贱兮兮的说道:“你不是来了嘛,小舅子。”

  “快走!”小舅子把他的伙计三石叫了过来,他身后是一个黑衣少年,身后背着一把乌金古刀。

  随后,我们爬出洞穴,小舅子在下面激战巨兽,我挣扎的爬起来要下去救他。

  但老张从背后拉住了我,说道:“你下去干嘛,你下去能干吗?”

  我艰难的站起来,“我……我要……”由于体力不支,我晕倒了。

  ……

  醒时已是中午,拍拍肚子依然是空空如也,咕咕作响。

  老张也已经醒来,捂着肚子开始东翻西找,老张见我醒了,调侃道:“唉,我说,枫大少爷,你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你怎么活下来的啊!”

  “我那点东西不是昨晚让你造了吗?还好意思说。”

  “我好歹也是为了你无私的奉献我宝贵的时间,不吃你点东西岂不是对不起我的胃。”

  随后,我带着老张来到楼下最有名的一家饭馆,点了几个菜,一顿干饭之后总算是解决了空腹危机。

  离开的这些天一直都是我手下的伙计在照顾店面,不知道现在生意如何了,小舅子的事固然重要,但是店也不能不开。

  至于小舅子,我想,有黑衣小哥和三石的陪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来到了店里,见小伙计急急忙忙的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这几天都快忙疯了,也没顾得上去看你,一听说你出院了,这不急急忙忙的要去医院接你,结果你自己回来了。”

  小伙计还把我拉到他的身边,悄悄的说了一句:“少爷,他是?”

  我把老张的事和小伙计说了一遍,他这才放下戒心。

  就在这时,几个不速之客来到了店里,我警觉的望向店门外正昂首阔步走来的中年人以及他身后的两个年轻人,领头的看装束便知道不是一般人。

  我和老张早已躲到了屏风后,中年人走上前开口寻问:“敢问贵店是不是老字号招牌,老板是不是姓枫?”

  小伙计警惕的问道:“嗯…字号嘛…这老不老的我还真不敢说,不过我们老板的确姓枫,他有事出去了,你们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我可以帮你们转达。”

  中年人身后的那个年轻人骂道:“放屁,你他娘的算老几,也敢和我家四爷这么说话,不想活了?”年轻人举手便要打他,中年人及时挡下了他的手臂,训斥道:“干嘛呢,我们是来求人的,不是来找事儿,给我退下。”

  四爷走上前问道:“是这样的小兄弟,我意外得到了一幅古图,一时看不出个所以然,我想着你家少爷应该懂,你看可否?”

  小伙计听了后看了眼屏风。

  老张已经按耐不住了,我瞪了他一眼,他会意的点了点头。

  接着中年人拿出了一个令牌,小伙计说道:“原来是钱家的掌门,恕晚辈失礼了,我这便去请少爷来。”

  “好,劳烦小哥了。”

  “不用了四爷,晚辈在这里,你找我有什么事,不妨到偏厅细谈!”

  “好啊!既然枫少爷赏脸,那咱们就去偏厅。”

  “四爷请!”

  到了偏厅,钱四爷拿出了一张古图,看得老张一脑雾水,我定神一看,再一想小舅子说过,凡是图文的一般都是战国时期的古墓图,暗藏的图文一般的盗墓者是看不出来的。

  中年人问道:“枫少爷看出什么来了吗?”

  我照实的说了出来。

  “哈哈哈!多谢枫少,改日有空来府上坐坐。”随后,中年人便离开了。

(读者大大们,番外篇暂时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正文啦,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夜幕中的蘭桂坊一片燈火輝煌,就像天上閃耀的星辰,或許在某些人眼里比天上的星星還要好看,更加富有吸引力。紅的、藍的、綠的、黃的就像一簇簇放射著燦爛的鮮花。

周凌薇與他對坐相望,透過任平生的眼睛,她看到了一片海,一個寧靜的世界,一個倒映出真實澄澈的自己。

任平生徐徐道,“有的人,第一次見面,就像認識了很久。有的人,戀愛談了四五年,卻像陌生人。人生遇到的每個人,出場順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換一個時間認識,就會有不同的結局。”

周凌薇與他碰杯,“那我真該早點認識你,或許這樣就完美了。”說著將雞尾酒一口飲盡。

任平生微微搖頭,也將杯中酒喝了,“我慶幸現在認識你,沒有更早,也沒有更晚。因為周公子一直都是她本來的樣子,無論說什么做什么,她都是完美的。不存在更好的你,也不存在更糟的你,你就是你!”

兩人再次沉默對望,這一刻不需要言語,不需要動作。這樣的心照不宣,外人很難理解。但默契不需要理解,只需去感受。

“哈...真開心。”周凌薇伸了伸腰,好像全身放下千斤重擔。

“見你這般開心,我勉為其難的答應你一個要求。”任平生眨眨眼別有所指的道。

周凌薇聞言白了他一眼,笑著說,“你就是這般勾搭姑娘的嗎?”

“呵,我這般英俊瀟灑,器宇不凡,還用勾搭?躲避都來不及。”

“嘿嘿,你怎么這么自戀。”周凌薇看向舞臺,心中一動,笑著說,“你既然說了就不要后悔,良辰美景,夜色醉人,為我唱首歌吧!”

任平生見她雙眸中滿是柔情期待,點了點頭,“好。”

與此同時,酒吧另一側的的雅座內,坐著十來個人,正中一人舉杯道:“來,大家一起舉杯,恭喜張小姐獲得今年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金獎。”

“恭喜張小姐。”

“張小姐厲害,以后有咱們老大的支持必然大紅大紫,星光璀璨。”

“是啊,是啊,張小姐以后定然是港島第一巨星。”要說這張小姐當真是美人中的美人,更難得的是自然清新不做作。

“第一巨星可不敢當,這次全賴楊少幫忙,感激不盡,這杯我敬您。”說著張小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她舉止行云流水,一顰一笑都能動人心扉。

楊少見她如此給面子,心中一熱,呵呵笑著擺手,“張小姐可是環球唱片的當紅藝人,實力有目共睹,早晚會一飛沖天的。不知我先前和你說的那個提議...”

張小姐嫣然一笑,“楊大公子請放寬心,我會考慮的。”

“哈哈,那好,我等著張小姐的答復。”

任平生花了些錢打點了服務生,然后由他帶著走到舞臺一側與樂隊溝通,按照記憶里的旋律快速寫了份譜子。樂隊的幾個人常年在蘭桂坊,都很有本事。稍稍熟悉下曲譜,都驚訝的看著任平生。“這位靚仔,這個是你寫的曲子嗎?可真棒!”說著豎起大拇指。

“是啊。”

說著他指了下那邊的周凌薇,“我想送首歌給那個女孩兒,還請幾位大哥多多幫忙。”

樂隊幾個人都哈哈笑了,一副了然的模樣,“小兄弟放心,我們幾個定然盡力幫忙。”

任平生剛剛上臺,臺下就有了幾聲口哨響起。周凌薇抬眼看了看都是女的,不由心中嘀咕,“這小子還蠻受歡迎的。”

“周姐姐,小五哥上去干什么了?”這時劉夕瑤與劉玉麗也從舞池回來了。

她剛要回答,那邊任平生已經調好了話筒,“大家晚上好,我來自華國帝都。港島是一座美麗的城市,我榮幸來到這里,也很榮幸與各位朋友共度美好的時光。我的一位好朋友也在現場,我想送她一首歌,希望她今后的日子,不管經歷什么都能活出那份自由,那份平靜,那份灑脫。也祝愿在座的各位朋友平安幸福,一首沒那么簡單,送給大家不会卖一两给你。”

余少东听了傅雍的话,脸上浮现起一丝阴沉。如果真像傅雍说的这样,宁愿烧掉也不卖给他的话,那还真是一个麻烦。毕竟他想要发财,那得拿着棉花卖给钞纸局才行,他要是连棉花都没有,他发个屁的财?

不过余少东也没有过多的担心,他知道傅雍这说的不过是气话罢了,压上了身家性命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哪能够说烧就烧呢?

多熬两天,总有这些商贩熬不住的时候。到时候是捏圆,还是搓扁,还不是他余少东说了算吗?

余少东也不再言语,就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喝茶。

傅雍说的狠话虽然刚烈,但是众掌柜心里却充满了悲凉。宁愿烧掉也不卖,虽然是大家心里的想法,但想法归想法,现实归现实。这里的人,谁不是托着一家老小呢?怎么能够轻易破罐子破摔?

但是三十文一斤卖给余少东,没有一个人甘心。

韩度来到这里的时候,两拨人正在彼此对峙。

韩度朝着余少东那边瞥了一眼,见不是官员,便没有在意,带着熊莳径直朝着商户那边走过去。

掌柜的见一个官员带着人朝着他们走来,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纷纷面面相觑的站了起来。傅雍虽然不认识韩度,但是他认识韩度背后的熊莳,见到熊莳到来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心里顿时狂喜。

不过傅雍经商多年,早就喜怒不形于色,脸上刚刚浮现起一丝笑意,便有马上被他压住,装作和周围的人一样,好奇的看着韩度一行。

余少东见韩度身穿官服,虽然只是一个八品,但他见事情有了变故,也跟着围了上来。

韩度看着这些掌柜身后,一车车的棉花,露出满意的笑容,就这一眼看去的数量,五千斤是绰绰有余的。

一拱手,见礼道:“本官韩度,忝为宝钞提举司提举,在此感谢各位掌柜的鼎力相助,运来了棉花。”

韩度的态度让一众掌柜受宠若惊,连称不敢。

虽然这些掌柜平日里也会和一些小官打交道,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韩度这样对他们平等相待的。哪怕是他们见到九品小官,那也是这些掌柜的低人一等,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傅雍听到韩度的介绍,知道转机来了,连忙挤到面前,苦笑着道:“小人傅雍,谢大人抬举,但是眼下这情况,咱们是把棉花送不到到钞纸局了。”

韩度正要问傅雍这里是怎么回事,一旁的余少东上前搭话。

“这位大人,在下富齐商行东家余少东......”

韩度瞥了余少东一眼,没等他说完,便厉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官说话?”

余少东的话被韩度噎在喉咙,心里憋屈的腾起一股怒气。韩度不过是八品官罢了,就敢如此羞辱于他,他平日里也不是没有见过八品官。再加上他这几天来,在这些掌柜面前结结实实的享受了一把高高在上的感觉,陡然被韩度一下子踩在泥地里,他怎么能够不怒?

不过他再是怒火中烧,也拿韩度没有丝毫办法。

韩度直接无视余少东,转头看向一旁的巡检司衙役,问道:“为何所有人都能放过去,偏偏他们过不去?”

巡检司的这位衙役要比余少东识时务的多,连忙赔起笑脸,“大人可别难为小的,上面怎么安排,小的就怎么做。要不大人去上面问问?”

这衙役滑不溜手,韩度也没有和他计较的打算,幽幽的问了一句,“难道连本官也过不去吗?”

衙役继续露着笑脸道:“大人说的那里话,大人自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韩度眯着眼睛,轻笑一声,“那就好。”

转头看向各位掌柜,“这里的所有棉花本官都收了,两百文一斤,有多少本官收多少。各位要是信得过本官,你们就把各自的数目报上来,然后到钞纸局领取银钱便是。当然,本官也要各位帮个忙,本官一个人可把这几千斤棉花搬回去,得要各位的活计帮本官运到钞纸局,不知道各位掌柜意下如何啊?”

渐渐地对数学的恐惧感消除了,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内心修篱楚留香道:哦…有这样的人?这他的人已倒窜而出,撞破了窗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他,讨债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酒茨阴阳寮里的挚友

青春小九九

酒茨阴阳寮里的挚友

海花盛开

酒茨阴阳寮里的挚友

浅兮媚颜

酒茨阴阳寮里的挚友

阴天神隐

酒茨阴阳寮里的挚友

断章

酒茨阴阳寮里的挚友

左耳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