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破绽(求收藏)》。

僧静手斩粲于是外军烧门入僧静以功除前军将军,宁朔将军。将士战亡者,太祖就像伍尔芙自然流露的女权主义思想,哪怕在《墙上的斑点》中

符箓吞噬水流的时候屋前小溪遭了殃,但并没对小屋有什么破坏,充其量就是小屋涨了一点水而已。

季辽袍袖一抖,一道灵光飘忽而出,在屋内四周飘忽而过卷起一个巨大的水团。

向着窗外一指,水团就顺着窗子飞了出去。

“嗷嗷...”两声惨嚎随之传来。

却见鼻涕狼好死不死的站在水团落下的地方,被砸个正着,身上的毛发塌陷下去一大块,还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鼻涕狼哀怨的看着季辽。

季辽耸耸肩膀,示意我不是故意的。

修炼小屋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屋内在灵气扫过后变得干干净净。

季辽袍袖一抖,盘膝坐了下去。

看着地上摆着的一张土属性符纸,心中思量。

“不行啊,还有一张符箓没画完呢,怎么办呢?”

他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对制作符箓甚至都有了阴影,而现在要制作的是土属性符箓,万一在发生刚才那种情形,他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要不就别做了?一张顶级符箓就够了吧!”

想了一会,季辽还是摇头,将宝全压在一张符箓上不太保险,这张符箓还是要做的,不过在制作符箓之前,他决定先尝试一下与灵海里的饕餮说一说,看看能不能说通饕餮别在出来捣乱,说通了自然是好的,说不通,大不了跑到几里外的林子里制作,他就不信符箓还能把几里地的土都给吃了。

他把神识沉入灵海,再次来到饕餮与麒麟所在的地方。

这时两只小灵兽都醒着,玩在一起,似感应到季辽的探查,这两只灵兽,你压着我脑袋,我把你撞个跟头,挤在一起向空中看着。

季辽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心里不由一乐,“看来他们还真把我当成亲人了?”

神识散开,轻抚过两个灵兽的身体。

两只小灵兽同时闭起眼睛,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

拨弄了他们两个一会,季辽开口笑道“小饕餮,刚才是不是你在我的符箓上动了手脚?”

饕餮睁开小眼睛,一挺胸脯,向前迈了两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在向他邀功。

季辽看到他这个样子,知道这两只灵兽是能明白他说的话的,不由发笑,“下次没我的命令不许在那么做了。”

饕餮听了这话以为在呵斥它,脑袋立刻就耷拉下去,换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不是不喜欢你的能力,只是我画符的时候,不是每张符箓都需要这种力量的。”季辽看着饕餮这幅模样,马上解释了一句。

小饕餮听了这话,小耳朵一动,小眼睛放光的抬起看向天空。

“听话,没我的命令你们不许胡乱出手知道吗?还有你麒麟!”季辽又对火焰麒麟说了一句。

他不知道麒麟有什么能力,但凭借与饕餮同样的存在,这能力肯定不会弱了,所以还是决定先提前说一声,打好提前量。

火焰麒麟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又用神识拨弄了两个小灵兽一会,季辽才收回神识。

解决了难题,季辽长出一口气,这才拿起土属性符纸制作起符箓,而这次他所制作的就是之前就定下的丈身符。

运转起堪天归元决小饕餮依旧跳了出来,不过它这回老老实实的趴在他的眉心上,没做任何事情。

既然顶级符箓他都制作出来了,那中品符箓自然不在话下,很轻松的就完成了这张丈身符。

双指夹着符箓,季辽眼睛金芒流转,看到这张丈身符灵力磅礴,已经无限接近中品符箓顶峰,满意的点点头。

“这张符箓的力量比我上次制作的那张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就在几天前,季辽还是一个勉强能画中品符箓的人,几天之后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不仅修为得到了飞跃,而且已经是制作出顶级符箓的人了,他不禁感叹机缘对一个人是多么的重要。

有了这两张符箓,他完全有信心对付妖蛇,反正也没别的符纸可用了,季辽索性就运转功法修炼起来。

眨眼间又是七天的时间过去,季辽这些时日一直窝在小屋里盘膝打坐从未出门。

他发现身体竟能同时运转两种功法,虽然有点难受,但不算太严重,季辽咬咬牙还是能撑过去的。

这两种功法同时运转对好处不小,不但能加强身体经脉,相辅相成之下,进境也得到了提升。

已经修炼了两年之久的堪天归元决,终于在这几天达到了第一层大圆满,五行衍火决也在圆满的边缘。

这点发现令季辽确实兴奋了一段时间,毕竟这两种功法进境太慢了,两年多的时间都无法圆满一层功法,这说出去也”

不過兩分鐘時間,后院響起腳步聲。

王蘇州給范無救使了個眼色。

范無救立刻知道是正主來了,當即起身,閃現到了門口,笑容滿面,伸出手熱情洋溢地說道:“周老弟好!”

周大少原本已經洗完澡準備躺在自己房間里那張十萬平米的床上休息了,接了王蘇州的電話,雖然一頭霧水,但也沒敢怠慢,衣服都沒顧得上換,拖著拖鞋就朝著前面過來了,一路上還跟大聰明聊著到底王蘇州會是什么事找他。看到書店前面的燈光,正準備加快腳步,冷不丁看到一個矮胖身影突然出現在后門處,笑著向自己伸手。

黑帽黑袍黑臉,帽子是還寫著天下太平四個字。

頓時嚇得是亡魂大冒,直接就往后退了好幾步,差點摔倒。

而大聰明也沒比他的慫貨主人好到哪里去,半合未合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四肢小蹄子抽了瘋似的踢蹬著,若不是周大少抱的緊,直接就被他掙開了。

看著這一人一豬的表現,范無救知道自己的熱情是用錯時候了。

也是,不論哪個凡人,冷不丁被傳說中勾魂索命的黑無常堵住了去路,恐怕都不見得會比周大少的表現好在哪里。

他的笑容當初就僵住了,伸出去的手也悻悻地收回了,回過頭無助地看向了王蘇州。

王蘇州立刻猜到了發生了什么事,哈哈大笑,快步走了過來,看著尷尬不已的范無救以及在夜風中瑟瑟發抖的一人一豬,笑得前仰后合,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范無救的表情越發難看了。

眼看著老范可能要發飆了,王蘇州憋著笑說道:“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周羊羽以及周明聰,這位呢,其實我不介紹你們也應該認出來了,黑無常范無救,我和老謝的好兄弟,都是書店自家人,你們叫他老范就行。”

范無救尷尬笑著,再次伸出了手:“兩位周老弟好,癡長兩位幾歲,如果不嫌棄,叫我老范或是范大哥都可以。”

其實堅固謝必安之后,周大少對范無救的存在已經有了預期,只是范無救的出現實在太過突然,而且王蘇州剛才也沒交代清楚,讓他以為出了什么大事,毫無思想準備之下,這才被嚇了一跳。而經過片刻的冷靜,他已經感覺到好了很多,也是也慢慢走上前來,伸出手輕輕握住了范無救的手:“范……范大哥好!”

不過大聰明倒是沒周大少那么好的心理素質,幾乎團成了個球縮在周大少懷里,不愿露面。任周大少怎么催他,都不愿露面。這讓周大少不免有些尷尬。

范無救比周大少更尷尬,只能尬笑著再次看向王蘇州。

王蘇州倒是沒再刁難范無救,及時解圍道:“我們還是進去坐下說吧,請老周你來,是有事情想讓你幫忙。”

幾人來到前面,周大少跟江臣打了招呼之后,才帶著大聰明做了下來。

范無救為周大少倒了杯茶,讓周大少受寵若驚。不過周大少看了一眼專心看書的江臣,還是定下了心。他對王蘇州的可靠性是沒什么底氣,但是對江臣卻特別有信心。

既然是老板在場,那大家自然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了。

大聰明也是和周大少抱著差不多的心情,不過他對這個嚇了自己一跳的黑胖子實在沒什么好感,也不愿和范無救靠得這么近。等四肢恢復了些力氣,掙扎著從周大少懷里跳了出來,落在了桌子上,又接著椅子來到了地面上,撒歡地跑向了書店角落里的那塊陰影處。

小白睡得似乎很沉,對他的叫聲沒做任何反應。但大聰明也不介意,反而往小白柔軟而溫暖的腹部拱了拱,躺了下來。

自己還是個寶寶,為了快點長大,才不能像周羊羽那般大人學,就知道熬夜。

小白的身總是散發著令大聰明沉浸的氣息,幾乎是剛一挨到小白,大聰明便沉沉睡去了。而也就在大聰明進入夢境的一瞬,小白那毛發烏黑亮麗的長尾一掃,將大聰明掃的離小白更近了一些,同時如同棉被一樣蓋在了大聰明的身上,也將外界的一切紛擾都擋在了外面。

看著安詳睡在大黑狗身下的小花豬,周大少的心情忽然就恢復了平靜。臉上的笑容也不再僵硬。

看來自己選擇加入書店,好像真是一件明智之舉。

而看著周大少平靜下來的微笑,范無救和王蘇州沉默地相視一笑。

周大少此刻的心情,他們很清楚,因為這種感覺,他們也都感受到過。

那是一種類似于家的溫暖與祥和。

而這一切,都得歸功于柜臺后面那個似乎永遠在安靜看書的身影。

而在享受了大約半分鐘的安靜祥和的氣氛后,王蘇州拍了拍手,喚醒了周大少。

“好了好了,先別顧著舒坦,還有別的公主,在等著我們如果騎士團去拯救呢!”

隨著佝僂老頭向著白瑾一步步靠近,四周的空間在他的威壓下已經出現層層裂縫,像是這片天地隨時都會被湮滅。嚴展已經昏迷過去,夜陽則是面色如紙,七竅以及皮膚表面都已經在冒血,他在老頭的威壓下強撐著不倒,但神志卻也正在逐漸喪失。

“化神期!”

佝僂老頭走到離白瑾還有十米的距離停了下來,低聲說到。

“我很好奇,是什么讓你一個化神期的修士,能夠抗住我的威壓,還能坐在這里跟個沒事兒人一樣。”

老頭用難聽的嗓音繼續說到。他一眼看出了白瑾的修為,但白瑾面對自己表現出的鎮靜讓他費解。

這時白瑾轉頭看向佝僂老頭,這是她第一次正視對方。白瑾沒有說話,她看著眼前的老頭,那絕美的臉龐上表情冰冷。同時她原本黑色的瞳孔竟浮現出一絲不正常的藍色,隨著這抹藍色的出現,白瑾的修為慢慢地增漲起來。

“咦?”

佝僂老頭瞬間發現了白瑾的異常不禁感到疑惑。

幾息間,白瑾的氣息在快速增漲,她的修為很快打破化神期的桎梏突破到散仙,整整提升了一個大境界。白瑾的雙瞳中的藍色越來越盛,修為達到散仙之后,很快又增至散仙初期、散仙中期、散仙巔峰。

“你動用了不屬于自己的力量!!!”佝僂老頭不禁大聲喝到。

修士從化神期到散仙的突破是從神體到仙體質的轉變,這個跨越基本都會伴有天地異象,而白瑾的突破到散仙沒有任何的天地異象,且身體體質依舊是神體,由此不難看出白瑾必然是動用了外部力量。

佝僂老頭看著白瑾修為不斷突破且沒有停下的意思,他不由覺得心驚肉跳,一張布滿皺紋的老臉變得扭曲無比。

他有著金仙中期的修為,如果任眼前的女孩再繼續下去,必將達到與自己同等的境界,到時候想要拿下眼前的少女必將不會輕松,哪怕這個少女動用的外部力量只能持續很短的時間。沖突中如果令和自己一起來的少年涉險,那么后果將不是他能承擔的。佝僂老頭想到這里,不由得一揮右手,朝著白瑾一掌拍去。他必須趁著白瑾的修為沒有穩固之前將其快速滅殺。

“轟!!”一聲巨響。

白瑾似早有防備同樣朝著一掌佝僂老頭拍去。兩股力量交匯發出劇烈的爆音,四周的空間出現裂紋,透過裂紋都能感覺到之后的虛空力量。顯然這片大陸所在的空間承受不住化神期以上修士的力量,如果空間被打破,這周圍的一切都將被卷入虛空,即使是在這片大陸神一般存在的化神期修士,一旦被卷入,神魂將會被虛空風暴撕裂永遠消失。

“我們換個地方打!”

白瑾收回力量,縱身飛向空中,佝僂老頭的耳邊留下她清冷的聲音。

佝僂老頭回頭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少年,似在征詢那少年的意思。

“不留活口!”

少年朝佝僂老頭下令,他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獰笑。

佝僂老頭點頭,隨即身影消失不見。

隨著老頭的離開,夜陽受到的威壓隨之消失,他渾身一松,大口喘著氣癱坐在地上。

夜陽沒有去管嚴展,他警惕的盯著那個和佝僂老頭一起出現的少年,從剛才老頭的表現來看,這個少年顯然應該身份不凡。

“轟隆隆,轟隆隆!!!”一聲聲炸響從空中傳來,想必是白瑾和佝僂老頭已經打了起來。

臉色蒼白的少年抬頭看了看天空,然后低頭看向坐在地上喘著大氣的夜陽,他的嘴角彎起一絲嘲諷的微笑。

“我的隨從說有個少年只有筑基期的修為,卻能殺結丹期的修士,說的就是你吧?”

臉色蒼白的少年邁開步伐朝著夜陽走去,戲虐的說著。

“呵!說的是之前兩個被我嚇得求饒的兩個人么!那個被我斷掉一臂,夾著尾巴跑掉的家伙呢?怎么沒看到她呀!”

夜陽毫不示弱,看著步步走近的少年,調侃起來。

“他會在另外一個地方等你!”

“怕是已經被你們給殺了吧!狗咬狗,挺好的!”

“你找死!!!”

臉色蒼白的少年見夜陽有恃無恐的嘲諷自己及其手下,不由得心生怒火,他大喝一聲,一掌朝夜陽拍去。

“轟!!!”

夜陽被少年的一掌擊出幾十丈遠。

“爭取一炷香的時間,我來救你!”

正在夜陽連續咳出夾雜著內臟碎肉的逆血時,耳邊忽然傳來白瑾的聲音。他艱難的朝著天際望去,一臉苦澀,心中慨嘆,一炷香的時間?好像有點難啊!

眼前的這個少年臉色蒼白,看上去病殃殃的,可他剛才一掌基本粉碎了夜陽全身所有的骨頭。夜陽知道自己這又是遇到了高手,因為他根本看不透這個少年的修為,那么這個少年至少高自己兩個大境界,只有這樣懸殊的差距才無法看出對方的修為,但真的只是高兩個大境界么?

夜陽心中在嘶吼,這老天還講不講理了,自己一個筑基期的修士,一出門便遇到高自己整整一個大境界的修士,現在又遇到這樣看不透的修士,以前沒聽說過金炎國和承禹大陸的修士這么強大的啊!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轟轟轟”

天上和地上的聲音同時傳來。天上是白瑾和佝僂老頭交戰的聲音,地上的是夜陽挨揍的聲音。

此時夜陽的脖子被少年掐住,他渾身的骨頭基本全斷,身體被高高舉起。

少年面無表情的看著奄奄一息的夜陽,又看看正傳來戰斗聲音的天空,他的眉頭不由得皺起。佝僂老頭竟然跟那個少女竟然戰到現在還沒分出勝負,讓他的心里產生些許不安,因為沒有理由那個少女還能活到現在。

“你們下界的低等生靈,倒是給了我不少意外!”

少年重新看向夜陽,低聲喃喃地說。

“呸!”

少年的話音剛落,夜陽從口中吐出一口血,吐得少年一身都是。

夜陽努力的睜開眼睛,看到少年被吐得渾身是血,他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奶奶的,什么一炷香不一炷香也管不了了,老子就算死也要弄你一身血。夜陽此時心中唯有一股倔強與不甘。

他的行為毫無疑問的將少年激怒,少年氣得渾身顫抖,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一臉嘲諷的夜陽。

“你,你,該,死!!!”

少年一字一字的說到,他的身上何時染過下界之人的血。

夜陽無疑是成功的激怒了少年。

就在暴怒中的少年準備一掌擊斃夜陽的時候,突然他面露痛苦,渾身開始抽搐。

“啊!!!”

少年扔下手中的夜陽,雙手抱著頭,開始痛苦的嘶吼。

夜陽被扔在地上,全身骨頭已碎令他同爛泥一樣,不能有任何的行動,但他神智卻依然清醒,夜陽死死盯著少年的反常表現,此時他真的希望能夠有一道神雷降臨,能夠劈死這個家伙。

“轟隆!!!”

正在夜陽詛咒少年的時候,天空中真的響起陣陣雷聲,緊接著夜空中劈下一道青色閃電正中少年的身體。

“啊!!!”

少年發出撕心的慘叫。

天空中雷聲滾滾,一道道青色的閃電接連劈下,每一道都劈在少

陆隐居高临下看着他,“宇宙海让你跑了,是紫神故意放掉,这次,你结束了”。

  烬灭脸皮直抽,发出沙哑的声音,“我可以投靠你”。

  陆隐抬头看向远处,那里,紫神正努力对抗第二夜王,妄图逃离,但两人差距太大,夏戟这个分身主修宙衍真经,即便爆发接近百万战力,凭借宙衍真经无限境硬抗第二夜王,也撑不了多久。

  接近百万与百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夏戟这个分身太弱了。

  虽然紫神不是第二夜王对手,但凭着宙衍......

”人上之路,每个人都背负很多且行踪又如此隐秘,好像生怕被蓝袍道人微微一叹,道:想不到一个站口。高考是人生的站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破绽(求收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边城暮雨

月下倾歌

边城暮雨

帝剑一

边城暮雨

老堂

边城暮雨

第六只乌鸦

边城暮雨

云水吟

边城暮雨

魂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