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来访者(第三更求推荐票月票)》。

  推门下车,他四处张望了几眼,很快便看到了社区围墙外的几辆全顺车!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车牌号码然后开口呼喊道:“老罗!干嘛呢?”

  听到他的呼喊,一个光头摇下车窗露出头来。

  “呦!小楚啊!咋帮人搬家啦!”

  老罗,罗密云,因为长相酷似光头强,所以也被人叫做光头强,他本人在湘湖市场有个门店,不过生意不好,所以闲的没事的时候,也拉拉货挣点外快。

  楚怀沙笑着递出了一根芙蓉王说道:“啊!帮人搬家,那啥,你的小推车呢?借我用用,上楼不好上!”

  光头接过烟来笑着说道:“咦,你小子的可以嘛!没了平台还能接到搬家的活!”

  楚怀沙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努力奋斗的诗召南,然后对老罗道。

  “是啊,混日子嘛。”

  光头也不再寒暄,从车上取出推车来便递了过去。

  “给!”

  顺着围栏的缝隙接过推车,楚怀沙便绕到了车后。

  此时的诗召南还在对那一箱子书籍做无用功呢!

  “起来起来!从你手里扣点钱比登天还难!”

  说完,楚怀沙一只手提着一个箱子便往小推车上装,诗召南站到一旁看着动作麻利的这个男生还有些不服气。

  “没有你,我照样能搬上楼。”

  “能能能,你能的很,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行了吧!”

  说话间,他已经将几个箱子装上了推车。

  “诺!你不是能吗?把这车货拖到电梯口去!”

  “拖就拖,谁怕谁?”

  顺着,诗召南便猛的一拉小车,然而,她用力过猛,刚刚装上去的几个箱子瞬间失去平衡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其中两个箱子还摔坏了,满箱子的内衣和私人用品直接摔了出来!

  楚怀沙见状立马瞪大了眼睛猛看。

  “哎呦,这个大,起码有36d了吧,你撑得起来吗?”

  “还有这个胖次,哎呦,你还是个二次元啊!”

  听到楚怀沙的调侃诗召南脸色瞬间涨的通红。

  “不许看,转过去!”

  楚怀沙本来还想再调侃两句,然而看着眼前这个丫头活像是要吃人的样子,他还是闭上了嘴巴!

  等诗召南将她的那些小东西全都归纳入箱的时候,楚怀沙已经将其他几个箱子搬到了楼上。

  “喂!这两个箱子你自己弄吧!我走了啊!”

  诗召南红着脸低声说道:“我给你运费!”

  楚怀沙随即掏出了手机说道:“扫码!一百一!”

  “哎?怎么这么便宜?不是搬一个箱子三十吗?你搬了这么多……”

  楚怀沙也是一脸懵逼,这么呆萌的客户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运费八十,刚才帮你上车算三十,剩下的算帮忙了!你刚才出了那么多汗,又猛吹着空调睡了一觉还是赶快回去休息吧!别一会真感冒了!”

  诗召南闻言心中一暖,萍水相逢,这家伙居然还能关心关心自己。

  “呐!我也不占你便宜,刚才我撞你让交警罚了你五十块钱,再加上修车的二百,这样我总共给你三百六。”

  说着诗召南竟真的给楚怀沙转了三百六十块钱。

  楚怀沙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个衣着朴素,不施粉黛的姑娘,心中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呃!不,一是一,二是二,被交警查车属于意外情况,轮不到你掏钱,我们干货运的也是有原则的,该拿的钱一分不少,不该拿的一点不拿。”

  说着,他又从兜里掏出来一张褶皱的五十元钱丢给了诗召南,然后开车离去。

  诗召南想要推辞,然而楚怀沙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已经将车开出了社区。

  “嘿!还真是个怪人!”

  刚出了社区,楚怀沙随即便收到了平台调价的通知短信。

  介于司机师傅们反应强烈,所以本公司决定暂时恢复调价之前的价格,并且没单将对司机师傅们进行高温补贴,具体补贴金额详见平台计价器!

  看完短信,楚怀沙随即打开了平台的计价器,这上面的价格确实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而补贴的金额则是楚怀沙要求增加的金额,如此一来也算是另类的完成了楚怀沙的要求。

  手机响起,却是京城总公司那边的电话。

  楚怀沙直接挂掉。

  紧接着老项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小楚,怎么说?”

  老项的电话打过来就说明他已经同意了,老大都同意了他这个狗头军师自然也没啥话说。

  “就这样吧,强行让公司提价也不太现实,到时候单少了,也是一样的少赚钱。”

  老项沉

  “侦查连大部分都是老人,一些新人素质也不差。”

  丁染沉思了一会儿,既然侦查连已经组建成了,是时候给他们第一个任务了。

  “马哥,我会交给你第一个任务,侦查流风城的情况。”

  马润点了点头,准备离去,丁染突然叫住了他。

  “在我心里侦查连不仅仅是负责侦查情报的连队,我更希望您能给他打造成一个特种部队,一个精通伪装、潜入、暗杀、卧底的超级队伍!希望马连长能理解我的意思。”

  马润怔在原地很久,丁......

”傅红雪道“我懂。”杜十七九岁,正是最容易动心的年纪

从密室出去后,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许久,太阳都快下山了。

两人在密室内交谈甚欢,各种新奇的假说、各种古怪的推论,不断地深入分析探讨,已经完全是处于废寝忘食的姿态,等出了密室,这时候才觉得肚子有点饿。

“学姐,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嗯,好呀,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你说,我在学校帮厨的,什么都会烧?”

“那我想吃……”邓婉仙想了想,找了个难题:“我想吃提拉米苏舒芙蕾!”

克里听到也是一愣,这提拉米苏他是知道怎么做的,这舒芙蕾又是什么鬼东西?莫不是这姐姐从哪本上古食谱里看来的东西,当下先答应了下来,想着去食堂问问叶师傅。

按理说,没有叶师傅不会做的东西。

可还没走两步,就看到圆子跑了过来。

圆子一见克里,立刻加速几步走到面前,气喘吁吁:“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早上起来就发现你不在了,王虎老师说你胸口被捅了个大窟窿,有那么大!”

说着比划了一个脸一般大的圆,看来王虎老师又夸大其词了。她左右打量了会,拉开他衣襟看了下,看来好像没事,也放心了下,这时她才注意到边上有另外一个女人。

无论是姿色还是气质,似乎都胜自己一筹,自己担心了他半天,在学校到处找他,没想到他却和一个女人躲在密室里?

狗男女!!!

当下就莫名其妙吃起了干醋。

“哟,这你们两个,是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啊,干嘛,疗伤吗?”这讲话的酸溜劲都溢于言表。

“你是?”

“我是他……是他同学!”

“我是她未婚妻。”

圆子顿时明白了对方是谁,就是之前克里说的那个邓家小姐:“那……那你们前面在做什么?!在密室里。”

“我们?我们一起研究了一些这样的事和那样的事呢。”邓婉仙也不知为何突然起了劲,觉得调戏小学妹似乎也很有意思。

“是什么事啊?”

“当然是研究人~怎~么~诞~生~~咯~”

虽然这邓婉仙说的是实情,两人确实是在研究人类是如何从猿人进化为人类的,在探究人类的起源。

但这圆子一听,以为两人在研究如何造人。当下恼怒起来:“你们不要脸!你们无耻!!下作!!”说完便气呼呼地走掉了。

“这……”克里在边上一言未发,有些莫名其妙。这突如其来的遭遇战让他很是无奈,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斗嘴,为什么生气。只能呆若木鸡般地站着,眼神躲闪着看着她。

邓婉仙调戏小学妹觉得颇为有趣,转头看着他,却摇了摇头,唉,所谓钢铁直男一般就是如此思维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但比起一些贵族子弟,嘴里花里胡哨的,实际渣得要死,还是要好多了。

“唉,朽木不可雕……我们吃点什么,哦!我忘记了!”

邓婉仙突然想起,这次来学校,本来是为了把那些瓶装气体的分析报告和针对措施交给校长的。

但刚才突入校长室一番战斗后,又急着去密室看书,已经完全把这事给忘记了。

“我还有报告要交给学姐,今天就先这样了,我再去找次学姐,下周再来找你玩吧。”

“好……好……”克里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但说到分别,似乎有些不舍,刚才在密室相谈甚欢,确实也很少有人能和他各种奇思妙想的脑波,对上信号。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可能就是这样吧。

他挥着手目送着学姐消失在路边,便回到了宿舍休息,今天流了不少血,身子还真的挺虚。

~

“证人,现在请你说出你看到的一切。”

“我当时被打伤了,我躺在地上,就看到他们在打王虎老师。”

“打了多久?”

“那我昏过去就不清楚了,应该打了很久吧。”

在学校的会议室,财政部的审计员,正在审查着学校的账目。

不知道为什么,有许多账目清单不翼而飞,据说是前几天,来了一伙蒙面人,手段超强,下手毒辣。

先是校长惨遭暗算,被人迷昏,然后还有学生胸口被捅了一个大窟窿,差点命丧黄泉。最后,王虎老师挺身而出,和他们大战了300回合。但岂料,王虎老师虽说拼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保住了学生,保住了学校,但所带的文件,还是被那些人给一把火烧掉了。

嗯???

克里仔细想想,那天好像没人烧过什么文件啊?!

这王虎老师,一定是胡扯的!

“那么,证人,请问你看到那三个黑衣人有烧毁过文件吗?”审计员,继续问道。

“我……当时昏过了呀,真的没看到。”

“那……就是没有证人咯?”这审计员丝毫不会放过这些细节,问道。

克里想了想,当时校长应该还没睡醒。现在的话,应该还有一个邓家二小姐,便回答道:“好像还有其他人在现场。”

审计员记录了下来,再问道“哦,也就是说有证人。那这证人是谁?叫什么?住

幾個狼騎上去七手八腳的把幾頭豬捆住吊了起來,做好記號,我們繼續出發,前面一聲大響,一群仿佛兔子一般的老鼠模樣的生物水流一般向著我們涌來。這些生物一個個都是灰色的毛發,個頭如同末世之前的兔子,看起來仿佛是老鼠,但是比老鼠卻是大了很多倍。這些生物數量非常多,足足有數千頭,剛一出現,便仿佛是一道河流一般沖出向我們的方向。一級變異老鼠,眼前的這些變異老鼠可是現成的肉類,還是那種可以補充能量的,不過這數量有些多,自己一個人也是很難全部斬殺!我一個腦電波,進化喪尸沖了上去,我沒 限制他們進食,沒10分鐘變異鼠基本消滅,我讓剩了幾只,捆綁好綁在樹上,這可是好東西,生殖能力還強,又是一頓聚集地的大餐。

還沒前進多遠,變異鼠群又出現了,娘希匹的,走老鼠窩了嗎?鼠群分散開來,眾人的壓力一瞬間增大,更是不斷地面臨危機,不時地數頭變異鼠猛地竄上前來,直接咬向眾人。抬頭看去,卻是發現鼠群后方,一只家豬一般大小的鼠王在最后方發出一陣陣奇異的叫聲,正是由于這頭巨大無比的變異老鼠,所以鼠群才會有那么大的改變。5級變異老鼠王!能力應該是和我一樣,可以通過腦波指揮鼠群,我沖它一聲嘶吼,腦電波和它對了上去,我沖果果一腳踢去,果果飛身沖了上去,趁我和它精神攻擊時,一口咬到變異鼠王脖子上,現在果果可是像成年牛一樣大而且6級,瞬間我腦子一松,我知道變異鼠王完蛋了。

鼠王一死,危機解除,我發出命令讓喪尸群各自進餐,走到鼠王身邊,果果賣乖得泡我身邊,我揉揉它腦袋算是對它的嘉獎。來人把鼠王腦袋挖開,把鼠王晶石和鼠王膠取出來,晶石喂小黑,膠體等下給小雙,其余的你們烤著吃吧,這次出來我計劃把你們狼騎全部升到6級。是,大人,狼騎軍的幾個大姐應聲道。等待中,小雙帶人過來,收走了幾個活著的一級變異鼠,把剩余的變異鼠王也運走了,我把鼠王的膠體給了小雙,小雙吃完,我問:小雙,咋樣?“大人小雙到瓶頸了,感覺離5級不遠了”。“好,看來我們選的路線是對的,大家休息下繼續出發”。“是,大人”,眾人齊回答。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来访者(第三更求推荐票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死在第九州

有舍有得vs

死在第九州

风晓樱寒

死在第九州

铁重

死在第九州

紫金陈

死在第九州

Rhamnousia

死在第九州

东北老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