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提起往事》。

这句话说出口.她的剑已出手.气,这条线总算已被他找了出来

虛間此時正笑呵呵地數著手中的一堆白靈石和那中間的大顆紫靈石,嘆道:懂事兒!

李天青也在仔細地閱覽著這卷剛剛得到的卷軸,越看越起勁,欣慰道:靠譜!

“時之砂,天字二等術法。一粒砂可崩山、填海、斷生、鎮魂。此法非攻卻勝似有攻,洞悉時間的本源,強行改變事物的生命軌跡本就是最強的進攻手段。”李天青仔細閱讀著卷軸中的每一處細節,看的目不轉睛,以至于那粘在手上的一點墨跡都沒有發現…

師父不愧是師父,一出手就拿出了這般強大的術法,天字二等,豈不是比我的法神軀還要更高一等,就它了,開始修煉。

有這般強大的術法作為動力,李天青修煉地那叫一個神速,兩天時間未到,他就已經凝聚出了第一粒時之砂。

將這晶瑩的銀色砂礫捻在手中,李天青果然感受到了一縷時間的力量,而右手之上的白色靈氣也在這力量的刺激下釋放了出來,纏繞在這粒砂石之上。

“就是不知道這粒砂石的威力咋樣,聽說師父那天將我從驚天宗救出時就是用的這般強大的手段。”

李天青四處打量著渡船周圍的空間,想要將手中的這粒時之砂拋出,試一試它的威力如何。

不過四處都是一成不變的亮麗星空,哪里有什么地方給他施展。

“嗯?那處黑黑的東西是什么,好像不是映像。”李天青疑惑地看向那渡船前方的空間,那里正有這一點黑色的小洞。

一直等到渡船接近這處小洞后李天青才看得清楚這個小洞,竟然與外面那三座巨大蟲洞極其相似。

他拋了拋這兩天來的成果,待得渡船離得最近的時候他終于輕輕將這時之砂拋了進去。

“沒了?”

李天青怔怔看著那漸漸遠離的小黑洞,自己這時之砂就這么消失在了里面,失望的他正要轉頭去問師父到底怎么回事時,那個小黑洞似乎動了,它周圍的美麗畫卷似乎在消失!

李天青觀察得正入神,結果就感覺到船體的一陣晃動,期初他還以為是自己感覺錯了,在空中的渡船怎么可能會搖晃呢。

結果聽到身后虛間的怒吼才知道原來真的是船抖了,因為虛間的酒灑了他一身,正要發怒查找罪魁禍首呢。

李天青瑟瑟地走了過來說道:“師父,渡船怎么會突然抖動呢?”

“我哪知道,”虛間猜測道,“之前那小子說的話也不能完全不信,說不得真是因為空間不太穩定的緣故,不過也可能是某處小空間被觸動了,所以才會影響到我們這里。”

“一定是空間本就不穩的原因了,”李天青信誓旦旦地說道,“師父,剛剛我還在仔細觀察著周圍的小空間,哪里有什么動靜,平靜得很。”

虛間嘆道:“希望如此吧,若只是空間不穩還好,到時的目的地會有些偏移罷了。”

“那若是小空間影響呢?”

“運氣好的話那便是會偏移個幾千里吧,運氣不好說不定還會給我們轉移到其他的大陸。”虛間接著說道,“天青啊,你怎么出了這么些汗,是不是修煉我那術法不適,要不就別修煉了,等級太高的術法對現在的你來說還是有些从北面而来的蛮族,战功赫赫,听闻早些年的时候,救过先帝,所以才被纷为了王爷,家传霸王枪法,更是刚猛绝伦,在万军从中可以取敌将首级。

周民笑道:“北疆王也算是一个豪杰人物,怎么他的儿子,这么无礼,处处找人打架?”

何所似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柳长歌可不知道什么北疆王,但此刻也知道了,何所似的身份极其高贵,但见他心直口快,嗜武如命,也不啻为一个落拓的汉子, 便说道:“何兄,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你既然是与你父亲一起来的,不在京城,为何来到了这里?”

因为何所似佩服柳长歌的武功,所以对答起来,毫无架子,说道:“在京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到处是高墙大院,又是深宫之中,闷也闷死人了,我父亲与皇帝还能说说话,我无聊,就一个人跑出来转转,遇到高手,便要比试几招,至今还没有找到对手,岂料今天,碰到了柳兄,你武功我是佩服的,就算是我在练上个七年八年的,也不是你的对手。”

柳长歌哈哈大笑,说道:“何兄的枪法,的确有过人之处,只是一味的刚猛,欠缺了柔顺,我看还是何兄没有练到家的缘故,如果在给何兄你练个七年八年,我看我未必是你的对手。”柳长歌说着话,还真就说对了,但仅仅是一般,《霸王枪法》脱胎于《岳家枪法》乃是一套在军队中经过千锤百炼的枪法,追求刚猛与力量,对于力道的把握,还有招式的精妙,不太注重,因此适合群战,不适合单打独斗,而且何所似的枪法还不到家,仅仅学会了五六成而已,如果一旦学全,便可以威震一方,柳长歌不拔剑是不行了,但要想在单独打斗中,胜过顾向前的逍遥剑法与避世枪法,却是万万不能的。

柳长歌与何所似客气了一番,倒是让何所似更加喜欢这个年轻人了,何所似问道:“柳兄,不知道你今年多大?”

柳长歌道:“我今年十八,马上就要十九岁了。”

何所似笑道:“那你还比我小了一岁,我这个人,初来京城,之前一直在北疆活动,因为脾气大,没什么朋友,今日一见柳兄,不仅武功超群,能够胜过我,而且为人谦虚,那是非常投我脾气的,不如我们两个再次结拜为异性兄弟如何?”此一处,惊得众人桥舌不下。

周民心说:“你可知道柳兄弟的身份么,他可是朝廷要犯,而且我跟柳兄这么熟络,尚没有结成异性兄弟的打算,你一个世子,偏要如此套近乎,真是不可理喻。”

怎料,柳长歌觉得眼前的人憨厚可爱,很是喜欢,便没想那么多,当即说道:“正合我意,那我们就当着这许多朋友的面,结拜成为异性兄弟。”

何所似哈哈大笑,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说道:“好,能够与老弟结交,实在是我平生一大幸事,咱们就在这里,当着你朋友,当着日月清风,撮土为香,结为兄弟,从此以后,肝胆相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说完,跪下来,柳长歌也跟着跪下来,两人对着苍天白云,磕了三个头,一同站起,何所似抓住了柳长歌的手,叫了一声“二弟。”

柳长歌也说了一句:“何大哥!”

二人拥抱在一起,大笑不止。

旁边众人,一个个瞠目结舌,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展梦白定睛瞧了两眼,身子一震的人,不知道又去管谁的闲事了

各域界的海族就算不是直接加入,也会互通信息有无,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整个混沌新世界的海族之庞大,是难以想象的。即便是爆炸式发展的昆仑仙境,和整个大海族相比,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海族尽管强大,但他们的/p>

楚懷沙搖頭道:“怎么可能?魯學勇那二貨不是之前整天和江姐吵架嘛。”

老齊又猥瑣的笑了出來。

“哎哎哎,不是了,前兩天那家伙還一個人去醫院看江姐的兒子來著,還帶了不少吃的。”

楚懷沙對此大跌眼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提起往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夜钓诡声

明月松

夜钓诡声

卜夜清欢

夜钓诡声

麦花如雪

夜钓诡声

沧月玄

夜钓诡声

钟离江河

夜钓诡声

李生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