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再踢》。

轩辕三光的赌场就在这家客栈里。屠娇娇走进去,只见到处都是之至,谨奉表以闻。臣某诚惶诚恐。。文之不能不古而今也,时使之也。妍媸之质,不逐

酒馆老板,似乎并不是十分担心柳天龙的伤势。

而是在询问他任务的事情。

果然,井润泽早早就已经打探到,柳家内部不合。

柳天龙与柳烟云之间,已经是水火不容了。

故而,井润泽早早就派人联系了柳天龙,并且答应他,只要可以在乘云集团内部掀起风浪,就会给他三千万的赏金。当然,这还不是全部。

不过,井润泽实在是没想到,柳天龙竟然这么不中用。

有这么多隐忍或是偷袭的方法,他却偏偏选择了一个最不稳妥的对赌方式,想要以此来打压柳烟云。

再得到井润泽帮助之后,柳天龙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在林洛面前扬眉吐气,看着他给自己跪地求饶,却不成想,到头来却赔了夫人又折兵。

如今,非但自己被彻彻底底的赶出了乘云集团,就连自己埋设下的眼线也都被一网打尽了。

“对不起...我尽力了,但那林洛实在太狡猾了,这件事,着实不能怪我啊。”

柳天龙还在尽力的推卸着责任。

那酒馆老板却已经面色铁青。

“你之前,是怎么跟井总保证的,还记得吗?”

柳天龙见酒馆老板忽然面色大变,心中更是惶恐不已。

当时,他为了三千万,口口声声说一定可以在内部瓦解乘云集团。

可现如今,偏偏是自己的势力被完全肃清了。

好在,手中的定金,他还一分都没敢动。

“我...我...把钱退给你们就是了,这任务,我做不来了。”

“哼!退钱?柳天龙,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说合作的也是你,要退的也是你。你真当我们井家都是傻子不成!”

酒馆老板一声轻喝,吓得柳天龙再度跌坐在了地上。

他的心跳,几乎已经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脸上的剧痛,和心中的恐惧,让柳天龙差点直接昏了过去。

不过,酒馆老板却不想给他这个喘息的机会,一桶冰水泼了过去,

柳天龙瞬间被冰水浇醒,赶忙向酒馆老板求饶。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已经尽全力了,只是对方太狡猾了。我...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说着,柳天龙竟然给酒馆老板磕起头来。

不过,酒馆老板却是露出了一丝奸笑,缓缓说道:

“放过你,倒也不是不可以...”

柳天龙闻言,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立即反问道:

“你需要我做什么?”

“哼,算你聪明,只要帮我们再办最后一件事,之前的债,咱们就一笔勾销。给你的定金和后续的奖励,一分不少,如何?”

柳天龙闻言自然警惕了起来。

之前,他就是因为太过冲动,再加上对林洛和恨意,才匆忙之下答应了井润泽的条件。

如今已经是性命攸关的时候,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有可能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们...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柳天龙试探性的问道。

酒馆老板闻言则是挥了挥手。

后厨里,缓步走出了四个带着口罩眼镜,看不清面容的人。<

白少洪昂首,他很开心,非常开心,此人是偷渡者,那么,他与龙夕的婚事等于不算。

  上清看向陆隐,“不走?”。

  陆隐淡淡道,“随时可以,不急”。

  王素挑眉,看着陆隐,“这一刻不走就别想走了”,说着,抬手,张开,五根手指直面陆隐,这个动作陆隐印象深刻,这是四绝散手之珠萝,可以封印他任何一项能力。

  陆隐身形一闪消失,随手一击空空掌拍向王素。

  王素急忙避开,但此刻,陆隐相比至尊赛时实力提升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沈问丘便诡异的从贾叶西眼前消失,再度出现之时已在贾叶西身后,凌空而立。

不给贾叶西回过神的机会,沈问丘便狠狠的一掌劈下,罡风凌厉。

砰!

毫无悬念,贾叶西直接摔倒在地,沈问丘立即拔出身后长剑。

当贾叶西转过身之时,沈问丘手中的剑已经架在了贾叶西的脖子上。

“这……怎么回事?”

台下所有人都是一愣,在他们眼中,刚刚沈问丘还被贾叶西压着打,完全处于下风,甚至随时都可能被贾叶西一拳打死。

可怎么就突然消失不见,再一眨眼的功夫,贾叶西就完全败下阵来,这不可能?

同样,惊讶的不只是他们,还有贾叶西。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刚刚倒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他把沈问丘压制得死死地,怎么就会突然把自己打败了呢?

明明沈问丘就只有纳灵境三重的修为,为什么会有这么醇厚的气息?

但此刻,这些都不是他贾叶西该关心的,害怕才是他此时应有的心理。

在场之中,除了沈问丘自己,恐怕也只有殿前站着的那位老人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幕,知晓一二了吧!

事实上,从贾叶西展露修为的那一刻,沈问丘便知道自己一定不是贾叶西的对手。

因此,他悄悄的在自己的衣袖里放了一张符箓。

没错,就是符箓。

是一张风行符箓!

风行符箓,一但驱使,便会使持有者获得奇快的速度,像风一般,并可维持一日之久,非常适合赶路之用。

当然,于战斗之中,若是出其不意,往往也会获得攻其不备之效。

就如现在。

但那张风行符,并不是燕舒雨给沈问丘的那一张符箓,而是他自己画出的符箓。

燕舒雨当时给了他十张红色的符箓纸,但是被他废了七张。

直到第八张,他才绘制出与那张符箓上刻画符文一样的符箓。

当然,这绝非是因为沈问丘掌握了神魂刻符的技巧,而是纯属侥幸摸到门槛,但却进不去,不管他多努力,依旧处之门外。

那是一道对他来说高耸至遥不可及的门槛,没有功法和师父的指引,他沈问丘就算是再天才,也不可能仅仅十多天的功夫跨进门槛。

何况,符箓一道又非勤能补拙便会有大成之道。

至于那张符箓,也只是侥幸的结果。

况且,他绘制出来的符箓,并非是完美级的,而是残次级的,在刻符师眼里,那根本算不上符箓。

完美级的风行符箓可以催发三次,而残次级的风行符箓只能催发一次,同时威力功效之类的也会大打折扣。

故而现如今,沈问丘只能算是半级刻符师,或者说是一个有天赋的学徒。

得益于风行符的功效,使得沈问丘拥有风一般的速度,这也是他刚刚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在众人眼前的缘故。

持剑架于贾叶西脖子之上,沈问丘看着眼前青年面色惨白如纸,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刻在读书人骨子里悯怜苍生之心隐隐意动,“我与你本无仇怨,但你为人着实傲慢,句句狗杂碎,令我不喜,这一次便全当是教训,希望你可改过自新。”

殿前老人见沈问丘不下剑,好心提醒道:“生死台上分生死。”

生死台上分生死,乃是千古不变的亘古之言。

如今,沈问丘却没有要杀贾叶西的意思,在老人看来,实属不智之举。

生死台上不生死,又岂能叫生死台?

然而,恍如圣人附体的沈问丘哪还有杀人心思,圣人之言,句句在心,规矩约束,不违法度,他便一心一意要劝那贾叶西知错要改,善莫大焉。

可贾叶西会听这个书生此番忠言落入他耳中却刺耳的话语吗?

自古忠言皆逆耳,何况,此时沈问丘居高临下,于贾叶西说此话,无疑是羞辱。

而且是赤裸裸的羞辱!

可沈问丘却丝毫不曾察觉,同时,收回手中长剑,他又是滔滔不绝沉声陈述不杀之理,道:“沈问丘做人恩怨分明,从不轻易累及他人,无辜伤人性命,这次,我不杀你。”

“但你弟弟贾叶玄与我有生死大仇,我也有不得不杀他之理,我不愿仗势欺人,便与他有了今日之战。今日,我不与你为难,只希望你回去告知你弟弟,一月之内,他回来践行此之一战。”

“否则,沈某只得不分青红皂白,亲自下山灭你贾家满门!”

沈问丘最后一句宛如九幽寒冰,六月飞雪,使人闻之,不经寒毛炸起,寒意沁骨。

但却可评做,狂妄!

没错,沈问丘之后那句话虽然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但听在台下众人耳中,却是小子狂妄,大放厥词。

对此,他们皆是给予“狂妄”二字予于沈问丘以作评价。

专心致志地对付手中的汤,似乎没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

“她今年21岁了,我本来想让她成为部族的下一任族长。”源崇岭接着说道,“但她好像始终对天上那些东西感兴趣,也不愿做什么族长。”

韩兼非放下碗,恭维道:“令爱非常优秀,将来一定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

源崇岭摆摆手:“后来我就想,她不想当族长,那就不当吧,将来我帮她找一个好女婿,入赘到家里来,只要对她好,族长就让女婿来当呗——只要能生下一两个小子,将来部族还不是姓源!”

韩兼非赞同地点点头:“没错,您这个想法也是对的。”心里却暗自嘀咕,这老爷子不会是要我入赘他们家做女婿吧!

只听源崇岭接着说道:“可这孩子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门心思想去外面的世界,还不愿意给我留个外孙再走……我总是想,我这辈子,从出生、长大、娶她妈妈,当族长,都是家里安排好的,到我自己女儿这儿,她不喜欢呆在海山这汪泥淖里,我又凭什么要替她安排呢?”

韩兼非静静听着,没有搭话。

“可之前她虽然想去外面的世界,可也没什么机会,自从你来了以后,这孩子跟疯了一样,我知道,这可能是她唯一的机会了,所以虽然老嬷嬷跟我说过好多次关于你的预言,我也没有拦着她。”

“您多虑了,”韩兼非突然有些心虚,“我不会对部族有什么不利的。”

“不是那个意思——我说到哪儿了?哦,对,你要去矿山,智子也要去,我听说你答应过要带她离开——如果这次你们有机会离开,我想厚着脸皮求你几件事,如果你们要走,请务必答应我。”

韩兼非总算弄明白,老族长为什么要找他聊聊了,他应该是不放心女儿跟着一个陌生的外来者去一个陌生的世界,尽一个父亲应尽的努力,来做出对唯一女儿的最大保护。

他这辈子做过很多事,杀过很多人,也辜负过不少人,但从不轻易承诺,而且每诺必践。

于是他正襟危坐:“您说。”

源智子也放下碗,认真地听父亲的话。

“啊,也没什么。”老族长也放下碗,“第一个就是,如果有机会,让智子回来看看,看眼前的情况,我应该还有个十多年可以活,之后就说不准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死前还想再看闺女一面。”

韩兼非点点头:“好。”

“第二个,”源崇岭摸了摸女儿扎满辫子的头发,“你要对智子好一些,不要让她死在你前面。”

“……好。”虽然知道对方可能误会了源智子和自己的关系,韩兼非略一思忖,还是答应了下来。

源智子的眼睛也开始有些泛红。

“最后一个,”老族长笑呵呵道,“也是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们要是生了孩子,一定要带回来让我看看,就看一眼就行。”

韩兼非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了看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女孩,一向给他淡然和坚韧印象的她,脸上也带着些许绯红的娇羞。

“虽然不想辜负您的期望,”韩兼非用尽可能诚恳的语气说,“但您可能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智子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即使我带她出去,也会尊重她的选择,或许在外面的世界,她会遇到更合适的、年轻的男孩,开始一段真正的爱情。”

源崇岭似乎对他的否认并没有十分意外,不动声色地说:“爱情这种东西,大部分时间都是奢望,我只是提这个假设,如果有那么一天,记得带回来就行。”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只要是我外孙就行。”

韩兼非点点头:“好。”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次我们不一定走,只是去矿山那边看一眼。”

老族长摆摆手:“走不走是你们的事,我把话先说完,免得你们真走的时候来不及说。”

韩兼非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向面前这个原始部族的老者鞠了一躬:“您是一位真正的好父亲,也是一位真正的智者。”

老族长笑了笑:“等你有了女儿,就知道把女儿打发走是多不容易的事了。”

源智子也站起来,似乎被父亲的玩笑话逗乐了,眼中却闪过莹莹泪光。

“去吧,”老族长把女儿的手放在手心里,轻轻拍了拍,对正要告辞的韩兼非说,“我把闺女交给你了啊,以后可就是你的责任了。”

韩兼非只得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对了,”老族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从炉火旁站起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郑重其事地递到韩兼非手中,“这是我们祖上代代相传的神器,但没有人会用,我觉得你可能知道怎么用它。”

韩兼非接过盒子,一股熟悉的沉重感和隐约可嗅的熟悉气味从中传了出来。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把古老的火药手枪和两盒9mm开花子弹。

“没错。”他合上盒子,“这个东西,在我们那里很常见,是一种武器。”

源崇岭“哦”了一声:“那你们带上吧,如果有用的话。”

两人从老族长的院子里出来,一路默默向韩兼非的屋子走去,只不过这次,韩兼非走在前面,赤着脚的智子则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韩兼非整理去矿山要带的东西时,从家里出来后一直沉默的智子突然在身后说:“你就这么看不上我吗?”

“什么?”韩兼非愣了愣。

“没什么。”源智子说。

如果杨铮没有和他从小就喜欢的可笑。一尺七寸长的剑,碧光闪李大嘴道;.既然是无名之岛,要分辨一个人的善恶,看来的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再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临者的你无法低调地生活

沉沦和尚

神临者的你无法低调地生活

池边人

神临者的你无法低调地生活

殊彦

神临者的你无法低调地生活

敏大人

神临者的你无法低调地生活

南极烈日

神临者的你无法低调地生活

小小牧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