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鬼村》。

但看到了玄武国排名第二的使者站在那里并不有何动作的时候,那现在站在虚空当中的雪中飞,则是直接开口说出这样一种话。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的,玄武国排名第二的使者根本没有任何的,想要和自己面前的汪香香进行战斗的想法。

怎么样,要是不喜欢就再换一个。”林寒雨说道。

  “这个名字挺好的,我就叫张小寒。”

  

  

  

  

  

  

  

  

哦?第一,我们已知道他是个很想看了,身形一转,方待掠走,

秋風小隊作為調查局日常工作的精銳力量,調查局對其采取的態度一直保持是寧缺毋濫。這一方面是為了保持其強勁的戰斗力,另一方面其實也是考慮到其工作的危險性。因為修為相對較高且戰斗經驗更為豐富,他們每每被安排參與一些危險性更大的工作。這也導致了秋風小隊的傷亡率一直都排在調查局各部門之間的第一位。基于這幾點原因,秋風小隊的數量也一直處于一個較為緊缺的狀態。

即使梧桐市在全國各個地級市當中也能排在前列,可其常駐的秋風小隊數量也不過就4支。

往日梧桐市調查局對秋風小隊的工作安排都是一支修煉,一支休假,兩支負責日常值班。一個月時間會輪換一次。

當然,說是有休假,可這些隊員真正能休息的時間少的可憐。因為休假中的隊員往往肩負起支援兄弟單位的重任。所謂的休息,也常常是坐在交通工具上睡個相對安穩一些的覺。

一整只秋風小隊的全體覆滅,從古至今,發生的次數加起來都是寥寥無幾。

而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造成此次事故的罪魁禍首還是調查局的老朋友——被認為“人畜無害”的柳先生。所以這件事一經上報,便引起了全國范圍內所有調查局的巨大反響。

盡管總局下發通知,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任何分局任何成員都不得蓋棺定論,出現一些負面的言論。

但堵得住人明面上的嘴,卻堵不住人背后的一張嘴,還是有一些不太好的言論指向了梧桐市調查局。

也因此,梧桐市調查局雖然已經向總局打了報告請求支援,但新的小隊也需要一段時間前來報到。

一是因為總局需要一個能夠讓全體成員都安心的解釋,二是在事情未能水落石出之前,沒有任何一只秋風小隊想主動前來梧桐市。

他們不是怕死,是怕死得不明不白。

在這樣的氛圍下,梧桐市調查局這幾天都不太好過。

由于輪換的時間沒有到,此刻只有秋風第三小隊在值班室值班。

開闊的值班室里只有左半邊坐滿了人,右半邊的辦公桌則早就被清光,顯得空蕩蕩的。再加上沒人說話,更是顯得死氣沉沉。

王蘇州一踏進門口,便覺一股凝重的氣氛伴隨著檀香撲面而來,直竄向他的心底。

因為高興高督導在的緣故,秋風第三小隊并沒有人對王蘇州說一些難聽的話,但也沒有人說上幾句寬慰的話。原本還有兩個女性在竊竊私語,見到王蘇州進來之后,也就各自歸位,閉目修煉起來。

而即便是借著高興高督導的面子,還是有兩個脾氣火爆的成員目光不善,狠狠剜了王蘇州兩眼。

如果他們修煉有瞳術,王蘇州覺得自己現在大概率已經半殘。

高興見此情景,咳嗽了兩聲,想要說些什么,但卻被王蘇州搖頭阻止了。

遭受到這種冷落,王蘇州沒有絲毫怨言。

盡管他在前不久也都和這些人中的部分相談甚歡,但王蘇州也清楚,自己在這些人心中的地位必然是比不上離開的那些人的。

梧桐市四只秋分小隊并非調查局公開露面之后才來到這里駐守的。早在很多年前,他們就已經扎根于這座到處種滿了梧桐的城市,隱藏在黑暗中,與那些不為常人知曉的隱秘存在戰斗。

他們那是無數生與死的并肩戰斗中培養出的感情。

而王蘇州與他們最好的不過是喝過幾碗酒的交情。

更何況是一個對十個。

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王蘇州向前走了兩步,脫離了高興的“扶助”。這是他必須要自己面對的問題。

調查局一直有個傳統,不喜歡辦喪事。

但這并非因為調查局中人看淡死亡或是對白事有什么顧忌之類的。單純是因為怕麻煩。

因為如果真的要為每個死去的調查局同事都辦上喪事,那調查局總局估計一年到頭三百六十五天得掛上一個“奠”字。

這是一個連修心到極致的修士也很難泰然處之的情況。

所以每年調查局只會在清明一起為去年英勇犧牲的同事舉辦一次集體的喪禮。

今年的清明,王蘇州要回家陪自家人掃墓,沒趕上。但明年的清明,王蘇州已經想好了跟爸媽請假的理由。

既然不辦喪事,那么形式上的東西也都能免則免。值班室的裝飾和王蘇州之前來串門的時候看到的一樣,幾乎沒什么變化。

除了窗臺上那株一年四季常青的萬年青因為失去了主人,開始慢慢枯萎。王蘇州上次見到的時候,它還沒結果。但現在,估計也看不到它的果實成熟了。

王蘇州穿過走道,在最里側的供桌前站住。整個辦公樓,也就只這一張供桌。這也是調查局里唯一能夠表達對死者情誼的陳設了。

這張供桌是很久之前便留下的,具體年代已不可考,雖然得到了精心呵護,但一些漆皮還是沒能抵抗住歲月的侵蝕,被剝落了。看上去有些不太美觀,但并沒有人會在意這一點。

供桌上不久之前才被人供奉過,擺滿了蔬果和零食。大都是離去的修士們喜歡吃的。香爐里的香灰也已經滿了大半,還有一些香尚未燃完。

關于這張調查局每個分支都有的供桌還有一些辨不清真假的傳聞,記載于調查局傳承的野史之上。王蘇州曾經看過,一直覺得很有意思。

聽說在最初的時候,調查局的供桌就與眾不同,不是供奉的天地君親師,只供一位始皇帝陛下。這項傳統一直持續了很久。雖然始皇帝陛下的恩澤僅只延綿到二世就不幸中斷,但異聞司對始皇帝陛下的忠誠卻并未在其二世皇帝葬送了大好河山之后就此中斷,反而一直延續了下來。后面的幾次朝代更迭都未能打破這種忠誠。

推翻了始皇帝陛下開創的大一統天下的是漢。其開國皇帝漢高祖覺得以自己的豐功偉績與始皇帝陛下也足以比肩。但當時始皇帝陛下殯天的時間不久,忠誠于始皇帝陛下的臣民更是不計其數,而且漢高祖本人亦享受過始皇帝陛下為人族帶來的好處,急忙用戰刀擱架。

而元行欽的長槍卻像一條狡猾的毒蛇,未等老古的戰刀逼近,猛然向下襲向老古的大腿。

老古驚出一身冷汗,手忙腳亂,才躲過了元行欽快槍的襲擊。

第二回合,老古的心中有了防備,提前并未出刀,且看元行欽長槍的走向,再出刀應對。

這次,元行欽以槍作棍,朝老古頭頂猛砸了下來。

老古向上一架,刀槍相交,槍被彈走,刀也向下一沉。

這是試探對方臂力的一招,兩人皆已知道對方實力,半斤八兩。

兩個照面以后,老古發現,自己的戰刀太短,每次交手,都是勉強招架,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

而元行欽用的是長矛,要比戰刀長一倍還多。

戰刀是騎在馬上沖殺效果好,兩人對搏,明顯不能得心應手。

且契丹兵士全使戰刀,根本沒有長把武器。

每次交鋒,元行欽的長矛早早便刺了過來,逼的老古必須去擱架。

老古的戰刀根本接近不了元行欽的身體。

接下來的幾個回合,老古仍然只能勉強招架,明顯處于下風。

這元行欽槍法著實了得,指上刺下,指左刺右,變幻不定,令老古防不勝防,一個不小心,被元行欽刺中了左臂。

元行欽仰天大笑,道:“小子,你不是我的對手。留你一條命,讓阿保機來與我對陣吧。”

老古怒不可及,哇哇大叫,再次揮刀沖向元行欽。

元行欽從容應戰,一槍刺中了老古左腿。

一陣鉆心的疼痛,老古大叫一聲,險些摔下馬背。

元行欽正要回馬入關,突然看到,老古再次揮刀沖來。

元行欽大怒,用長槍橫著掃向老古。

老古腹部被掃中,腸子呼啦啦沖出了腹腔。

老古大叫一聲,硬生生將腸子塞了回去,揮刀劈向元行欽。

元行欽看到這位契丹將軍如此勇猛,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元行欽舉槍迎戰,沒想到老古還未來到近前,已經投出了手中戰刀。

這是老古使勁全力的一擊。

重傷之下,只能拼死投出手中兵刃。

契丹兵士看到老古受傷,舉刀狂喊,沖向元行欽。

元行欽擊落了飛來的戰刀,擔心關門有失,挑翻了幾名契丹兵士,催馬入關,關門再次緊閉。

待古匆匆趕來,老古已經不省人事。

古在關前大聲叫陣。

然而,關門已經緊閉,稍稍靠近,城上便會投下石塊。

聽說老古已經陣亡,阿保機面向東方,嗚哇一聲,嚎啕起來。

阿保機估計,繼續在云州關外等下去,李克用也不會借道給他的。

一怒之下,阿保機揮師東進,去會那元行欽。

阿保機憋了一肚子窩囊氣。

這叫打的什么仗呀,興師動眾,不但無仗可打,還白白丟了老古的性命。

回到老古駐扎的關隘,看到老古數創致死的遺體,阿保機悲憤欲絕。

古正要詳述戰場情形,阿保機猛然想起,李克用曾經說過,古有反骨。

難道,老古之死,與古有關?

為什么老古悲壯陣亡,古卻毫發無損?

難道古暗通關內,出賣了老古嗎?

阿保機惱羞成怒,喝問道:“古,老古是怎么死的?”

古覺得奇怪,阿保機怎么會問出這樣的話來?

古解釋道:“我接到老古消息,匆匆趕來,老古已經不省人事。”

阿保機大聲命令道:“將他給我抓起來!”

古待要辯解,已被兵士捆綁成粽子。

曷魯震驚不已,正要問詢為何要捆綁古,阿保機怒氣沖沖地對古道:“我且去擒那元行欽,到時候,看你還如何狡辯。”

阿保機催馬來到龍門口門前,對兵樓上的守軍大聲喊道:“我是阿保機,讓那元行欽出來與我對陣!”

守關兵士當然知道前幾日元行欽叫陣阿保機的事,沒想到,阿保機真還來了。

守關兵士答道:“元行欽將軍已回幽州,臨走,讓我們轉告于你,你若想與他一比高下,那就到幽州城去找他。”

跑了?

殺了人就跑,算什么英雄豪杰。

阿保機心中郁悶,卻也沒有辦法。

阿保機反復向駐扎關門外的兵士問詢老古當時與元行欽打斗經過,覺得確實與古沒啥聯系。

曷魯輕聲問阿保機,為何要將古捆綁?

阿保機向曷魯說了李克用當年說古有反骨,不可重用的話。

曷魯道:“我也向兵士打聽過,古當時得到消息后,立即趕來增援,并無半點耽擱。老古的死,確實與古無關。”

阿保機只好下令,放古歸營,派兵護送老古遺體回國。

太陽很快便要落山了。

阿保機慢慢走出軍營,抬頭向高高的長城望去,心中突然一動。

那長城,騎馬不能躍過,難道還能擋住人?

阿保機急忙喊上曷魯和敵魯,三人騎馬到附近饒了一圈,看到一處容易攀爬的地方,道:“就是這里了,夜里,我帶三五人,從這里爬上去。”

曷魯已知阿保機意圖,道:“還是我去吧。你現在身份不同,哪有可汗親自歷險的道理。”

阿保機立即生氣道:“不行,這次,我必須親自打開關門,手刃守將,替老古報仇。”

敵魯道:“我算一個,加上頻德、海里、古,五人足矣。”

阿保機搖頭,道:“古就別去了,也不要讓他知曉。喊上于骨里。”

曷魯知道,阿保機仍對古懷有疑心,擔心關鍵時刻會出事。

阿保機對曷魯道:“此次行動,不要告訴任何人。你親自到關門駐守,要內緊外松,不要讓關內守軍看出破綻。關門開啟之時,率軍快速奪關。”

三人趁光線還好,將路徑仔細查看了一番,返回大營,秘密準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鬼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古仙帝

吃娜美的路飞

万古仙帝

丹青手

万古仙帝

风行烈

万古仙帝

枫叶晨光

万古仙帝

红烧豆腐干

万古仙帝

薄荷凉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