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两次两年》。

细长的节能灯管宛如条形太阳,尽情地释放着白色的光芒,将整间诊室照得亮亮堂堂。而略带冷色调的光芒透过黑色的长裙倾泻在杨晓丽的背上,将她炙烤得有如皮开肉绽一般。

在恍惚了片刻之后,杨晓丽就着口红的滑腻滋味,舔去了下唇上的鲜血,再次摇了摇头,继续编织着并不美丽的谎言:“我感觉到一切都很好。每天吃完药之后,便会睡得很安稳。睡眠质量有了之后,连白天的精神也好了很多。工作的时候也没那么容易出错了。所以您这次只要给我再开和上次一样的药就好了。”

而后,没等单神雷回应,她又抢着说道:“对了,单医生,还有一件事想麻烦你一下。你也知道,我不是梧桐市本地的,过来一趟还要坐大半天的车,挺不方便的,你能不能一次性给我多开点药?两个星期的行不行?不然我一个星期跑一趟,真的有点不方便。”

整个过程,她都没敢抬头去看单神雷的眼睛。

因为她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她在害怕自己会被单神雷说服。

原本好不容易才制定下来的赎罪计划即将迎来最后的时刻,她绝不允许因为自己的软弱而导致计划失败。

她已经为其放弃了所有,已经没有重新再来一次的勇气了。

单神雷看着因为低头而显得更加瘦弱的杨晓丽,稍稍思考了片刻之后,点了下头:“可以。既然你觉得效果不错,那我暂时先不做药量的调整了,等你再吃一段时间,看看后续的效果再说。”

“谢谢单医生。”

“客气了,应该的。”单神雷拿过一张处方签,一边写着,一边笑着说道:“你今天的手环挺好看的,和你的肤色也很配。”

一听到这个,杨晓丽脸色一暗,以为对方发现了自己的手腕处的伤口,下意识低下头就伸手握住自己的左手手腕,想去遮掩住那几道丑陋的伤口,可当握到那只桃花枝编制的手环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伤口被覆盖住了,现在对方并不能看到。

她抬起头,看向单神雷,想知道对方到底是随口的一句赞叹,还是别有用意的试探。可惜的是,对方此刻低着头,正在认真写字,并不能看出具体的表情。而当单神雷再次抬起头,并将处方笺递给杨晓丽的时候,脸上依旧是之前那个温润如玉的笑容。

是我太过敏感了吗?

杨晓丽笑了笑,大大方方地伸长手臂去接处方笺,也将那枚桃花枝编织成的手镯完整地露了出来:“谢谢单医生的夸奖。我也挺喜欢这枚手环的。”

“这是你编的?”

“不,是一位……朋友送的。”

见自己的试探并不奏效,对方还是不太愿意说起那些伤口及其背后的事,单神雷只能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方心有戒备,自己便是有心帮助,也实在无能为力。

至于多嘴强行撕开对方伤口什么的想法……

单神雷此时是不太敢有了。

这主要归功于他年轻时的一次鲁莽。

那时候他正刚刚学着怎么从精神上给予病人关怀。正好遇到一个面皮子比较薄的女病人,拐弯抹角不愿意说自己真正的问题所在。而他仗着聪明劲,联系之前的谈话,分析出了女病人的抑郁状态来自于精神出轨,于是便自作多情地替对方撕破了这层窗户纸。这可把那位女病人气得不轻,立刻摔门走人不说。等临下班的时候,还带着自己老公上门前来讨说法,要挽回自己丢失的名节。

后来的结果就是,单神雷的下巴和左脸颊处挨了两拳,淤青在脸上留了一个多星期,也就被医院的人笑了一星期。不过最肉疼的还是赔了一个月的工资给对方。那年的年终奖也因此受了影响。

想想都是眼泪。

单神雷笑着,将下滑的眼镜往上推了推。

不过没关系,既然对方愿意再来,就总会有机会的。

这种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而后他只能带着些许遗憾地语气说道:“我还以为是杨小姐自己编的,想从你这买一只呢。我有个朋友也很喜欢桃花。”

杨晓丽暗自松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吗?看来真的是我多心了。这样也好,省得节外生枝。

不过为什么,心底还是忍不住有些失落呢?

她摸着桃花手环,略带歉意地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朋友送的东西,我也不好随便转赠。不然直接送给单医生就好了。”

单神雷呵呵笑道:“你便是送我我也不敢要啊。杨小姐可别让我犯错误。”

杨晓丽也陪着呵呵笑:“不过下次有机会见到他,我可以帮你问问,看他能不能卖你一只。”

“那就多谢杨小姐了。”

王文山一行人走遠后他才反應過來,對方那幾個人不光是挑好了兵器走的,而且還帶走了不少鋼刀,雖然一直堆在庫房的角落里,可三爺沒說給他們啊,是那幾個膽大包天的混蛋自己偷走的,而且還是從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走的,這要是讓三爺知道了,還不得拿自己點天燈?

盡管心中害怕萬分,但是他仍舊不敢有逃跑的心思,因為不管跑到哪里去,他都會被扈三爺的人抓回來,而上一個被抓回來的人的結局很簡單,死對于他們來說是向往的,畢竟那是一種能在人備受煎熬的狀態下點燃自己,照亮世間的懲罰。

一想到自己的后果,奔跑中不小心摔倒了,可他根本來不及拍打身上的泥土,哪怕是褲腿磨破了,也不能阻止他報信兒。

老實交代了,最起碼還能撿條命,如果沒交代被查出來,天燈是無論如何都要點的,那時候可就不是有沒有命那么簡單了。他連滾帶爬的站起身,直到跪在扈三爺和柳六的面前,將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他們兩個人聽。

聽完小廝的稟告后,扈三爺揮揮手讓人將他帶下去,殺性大于天的扈三爺并沒有讓人將他殺了,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至于最后的結果,已經無關緊要了。

“老六,這件事你怎么看?”

聽到扈三爺問他,柳六將手中的紙扇唰的一下打開,在胸前搖了搖,不緊不慢的說道:“三哥不是早就料到了嘛,不然干嘛還要兄弟我陪你演這場戲呢?”

若是王文山此刻站在這里,定然發現此時的柳六哪還有剛才暴跳如雷的樣子?平靜的目光下,藏著的是不弱于扈三爺的睿智。

“呵呵,老六啊老六,你竟會拿這種虛頭巴腦的話來搪塞我。”

扈三爺笑了笑,也只有在他最信任的人面前,他才會放下一直偽裝的面具。

“難道不是嘛,三爺?”柳六反問道,“人可是您老人家大發善心留下的,話一開始也是您說的,可現在您自己將您剛才的話推翻了。”

聽了柳六這稍顯不分尊卑的話扈三爺也不惱,但是也沒有搭腔,柳六一點也不在意,仿佛已經習慣了。只是沒過多久,柳六像是無意間的一聲呢喃,又似是提醒,“就是怕上面的那位以為我們怠慢了。”

“無妨,我心中有數。”扈三爺的話中是滿滿的篤定。

見扈三爺都這么說了,柳六也不再在這種問題上糾結,“那您覺得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算了,就這樣吧!”

》 》 》

王文山等人可不知道自己這份“作死”的舉動,被扈三爺輕描淡寫的放過了。

走在扈府外面的王一山,一臉的幸災樂禍,就跟撿了多大的寶貝似的。

“到晌午了,咱們先填飽肚子,然后再研究一下接下來的事情。”王文山說道。

他不說還好,他這一說,所有人的肚子都嘰嘰咕咕的叫起來,十分的應景。見此情景,王文山急忙說道:“一會兒我請客,請大家喝餛飩。”

王文山還記掛著早上的那碗餛飩,所以在去完扈府之后,將剛得手的兵器放在家里,而他自己也將這兩個月積攢的一些散碎銀兩拿出來,打算好好的請今天剛認識的葛家三兄弟吃碗餛飩,不為別的,單單是對方剛才能懂自己的意思,就值一會兒要上桌的餛飩。

“老板,五碗餛飩,加湯加香菜。”說著,王文山從兜里掏出十二個銅板扔進餛飩鍋旁邊的錢匣子里。

一碗餛飩兩個銅板,王文山之所以扔進去十二個,是將早上的那一份也算了進去。這一扔,連同早上的窘迫一同扔了進去,看向老叟的雙眼也沒有了早上的那般躲避。

煮餛飩的老叟高興的應了聲,就沒再做其他的表示,眼神一如以往。旁人不懂他倆之間的貓膩,但是王一山卻是明白,對于自家大哥剛才的作態很是理解。

不一會兒的工夫,熱氣騰騰的餛飩端上了桌,原本一碗十個的餛飩,怕他們不夠吃,餛飩老叟在每個碗里多加了兩個,這微小的舉動,被王文山記在心中。

“快吃吧!”

飯吃到一半,葛老二耐不住心中的疑問,對王文山問道:“大山哥,我們下面該做什么?”

被葛老二一問,王文山也有些麻爪,本來上午的扈府一行只為證實昨天碼頭上的事到底是不是扈三爺所為,結果明顯不是,但是對方又讓自己守住青山碼頭七日,而他自己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敵人是誰,這種我在明敵在暗的感覺很不好。

但他終究還是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于是他就將昨天晚上他跟卓云被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包括他跟柳六他們做的那個交易。

五個人,總能想出一個不錯的辦法來。

这种关系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河边去练功,他心里正在想着"

一個星期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就那樣一晃而過。

不得不說阿紫安排的地方,那叫一個穩妥。到如今,除了每天在外瞎雞兒吼叫的源獸驚起一些騷動外,基本上啥事都沒有發生。

除了余若水紅著臉,在害羞中扒光陳默的衣服外,你说栗娜那妞儿,接下来会怎么对付咱们?”

众人一边走入大厅,卢子豪在旁边一脸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咱们宰了血狼,我又震慑了雄鹰,这妞儿肯定不会犯傻再跟咱们硬拼,至于接下来,恐怕她还得请示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两次两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斗封仙

帝国上将

逆斗封仙

暮雨子

逆斗封仙

鱼不语

逆斗封仙

笔斗

逆斗封仙

玉如易

逆斗封仙

风雨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