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什么关系》。

乙坂隼翼道:“解決了這個恐怖組織,你就離開組織吧。”

古木這才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古木失魂落魄的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

七野冷哼一聲,“不知道泄露了組織多少機密,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同意他加入組織。”

目時制止道:“七野,你怎么能這么說呢?古木先生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畢竟家人被挾持了。”

七野道“規矩就是規矩,要不是他隱瞞了自己有家人,我們也不會讓他加入組織,他的家人也不會被那些恐怖組織盯上。”

古木痛苦道:“都是我的錯,我只是太想幫助你們了……”

七野聽到古木這句話,眼中一動,卻是沒有在說了。

乙坂隼翼道:“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我們會將你們家人救出來,你只要告訴我們那些恐怖分子的情報就好。”

古木連忙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這件事本就壓在他心里多少年了,畢竟他的家人從他剛加入組織的時候就被挾持了。

這些年來,悶在心里,每次都擔心暴露,擔心受怕的又怕家人被撕票,這一下子全部說出來,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輕松了很多。

乙坂隼翼道:“七野,麻煩你去調查了。”

七野沒好氣的點了點頭:“交給我吧。”

根據古木提供的消息,七野很快便通過組織的關系網,鎖定了一處地點。

這恐怖分子的據點居然離他們不到30分鐘的車程,也就是說這個恐怖分子一直在他們身邊監視著他們,七野也有些不寒而栗,不知道被這個恐怖組織得知了多少秘密。

林宇等人剛被乙坂隼翼留下來吃一頓飯,七野便走進來道:“我們已經找到那些恐怖分子的據點了。”

林宇眼睛一亮,看來有一個任務這么快就要完成了。

林宇道:“有宇,我們準備出發吧。”

七野將位置發給林宇,道:“要不要我們送你們去?”

林宇道:“不用了,人多反而引起懷疑。”

乙坂隼翼等人將林宇和有宇送到外面。

林宇道:“小八,變回原樣。”

小八嗷嗚一聲,身體變大恢復成了原樣,巨大的翅膀伸展開來,不少的樹葉被翅膀煽動帶起的旋風吹得颯颯作響。

小八熟練的用尾巴將林宇和有宇卷到自己背上。

望著巨大的八岐龍虎獸,除了見過的友利和乙坂有宇,其他人都驚呆了。

乙坂隼翼看不到,但是感受到這驚人的變化,也能體會到小八的恐怖。

經過前泊的描述,乙坂隼翼心中的大石頭倒是落了下來,有宇才剛恢復記憶,他可不希望有宇立馬又出了什么問題。

既然林宇的八岐龍虎獸真如此強大,那么他也放心不少。

林宇神采奕奕的站在小八的脖子上到:“出發!”

八岐龍虎獸嗷的吼了一聲,頓時山林炸響,天地間都是小八霸氣的吼聲。

頓時驚起無數飛鳥。

小八翅膀一煽,在地上助跑起步,便凌空飛上天空,向著遠處飛去。

目時呆滯的看著遠去的龐大黑影,让她就像是个马戏场中的小丑那样,受到了全场的关注。当地的农民和市场小贩们,都停止了他们正在做的工作,先是对这位可爱的中国女孩儿投过来善意的微笑,而后对她花钱如流水而感到惊叹。

经过五次来市场买东西,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当地的英雄。小贩或店主们都喊着她的名字和她打招呼。他们向她挥手微笑着,有时甚至在她还没下车,就蜂拥而至。

看,他们好像都在说,那个有钱的中国小姑娘,到这儿给我们撒钱来了!

他们有时会为争夺她而吵架,叫她到这到那的,每个人都笑着说着黛蓝儿只能听懂一半的笑话。这让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女王一样,正在这里进行正式访问。

有时候,也有人会很有礼貌地问她住在哪里或在哪工作,但黛蓝儿只是笑了笑,假装她听不懂。即使她和柯尔顿签订保密协议的目的对她来讲还不很清楚,可在她的脑海中却隐约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阴影。

幸运的是,黛蓝儿蹩脚的英语和欠缺的词汇,在这时候却帮助了她,让她可以避开那些难缠的话题,而只对天气呀或展示的新货品呀发表一点评论。

阳光照在她裸露着的肩膀上,她手里拿着一张采买清单,在一个个摊位上走来走去,呼吸着令人陶醉的气味:新鲜的面包、泡菜、奶酪、海鲜、焦糖。银盘里盛满着的五颜六色的金银花、玫瑰花和各种山货。

她付了一沓清脆的钞票后,又付了一沓清脆的钞票。

在鱼贩那里,她挑选了扇贝和大龙虾,盯着一个身材魁梧、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从一条大个的三文鱼身上剃下鱼柳,然后熟练地把它切成鱼片。

在蔬菜水果店里,她要了柠檬、辣椒、香菜、鲜姜、洋葱,芒果和桃子。

奶酪女士欢迎她又回来了,先是亲吻着她的脸颊,然后拿出来一大包的布利干酪、罗克羊酪和菲塔乳酪。

当黛蓝儿伸手去接,送过来的免费咸黄油礼物时,她在人群中瞥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雷昂,在一家面包店旁,像以前从未见过肉一样研究着牛肉块,一只胳膊上还挂着一个可重复使用的袋子。

黛蓝儿感到有点对不住他。这个可怜的家伙,笨手笨脚的,像个在操场上的巨人。

他抬头看过来,然后迅速离开了。

黛蓝儿意识到他看见自己了,但却假装没看见。她咧嘴笑了笑,哦,不,你逃不掉的。

她挥了挥手,喊着:“嗨!雷昂!”

雷昂好像吓了一跳,两眼睁得大大的,感觉像是受到了责备似的,仿佛在工作之余交往是违反了规定。

她又挥了挥手,决定还是要叫住他。他们是毕竟是同事,但是他的脸仍然是僵硬的,最终他还是转身离开了,在人群中推搡着,直到走远了。

她耸耸肩,把黄油塞进篮子里。 真是个怪人。自己的好意被他拒绝,有些破坏了她的心情。她叹了口气。

谁能预料到有一天,她会在异国他乡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呢?没有人会想到。然而,她却在这里,到处逛逛,和当地人打着招呼,好像在自己家一样。

黛蓝儿爬回了越野车里, 感觉自己像云朵一样轻盈,被阳光照得有点头晕目眩,不过也没有什么自责的。尽管买来的这些美味的食物,对于三个人来说,实在是太多了,可也没关系,大不了全都丢进了垃圾箱。

”马空群淡淡地笑了笑,道:她看的玉牌,已落入你手里,

前面女人直接无语,狠狠低头看一眼还揽在她腰上的手,狠狠咬牙。

再次猛然拧下油门,摩托车顿时如出膛炮弹一样再次轰出!

不得不说,这个娘们实在太疯狂。

车流如潮的大街上,她没有丝毫的减。

摩托车带着猛烈的轰鸣声,住這樣的誘惑,心境圓滿無懈可擊,我也要對你寫一個服字!

那位僧人曾對我講,這門功法的有緣人,年齡不會超過20歲,且少年老成,能夠戰勝自己的內心。如若我詢問他的生辰,即便對方不知道,仍會回答我五月初五。若我以自己的身份,將功法交給這個有緣人,他必然會拒絕!如今看來,果然不假,佩服啊佩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什么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武帝王

小鱼大心

神武帝王

蝴蝶一梦

神武帝王

风高放火天

神武帝王

彼方极夜

神武帝王

肥妈向善

神武帝王

时光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