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李宗宝和谷雨》。

虞家殿堂,亂成了一鍋粥!

驚聞“黿血丹”的毒素,毒殺了破玄境的殷絕,而如今再次被釋放之后,所有聚涌在殿堂的虞家族老、門客,都惶恐地四散逃逸。

離門口接近者,直接就逃離了殿堂!

其余人,則是散逸到殿堂偏僻角落,并刻意拉遠了和虞淵間的距離。

幾乎絕大多數虞家的族人、門客,如今看待虞淵的目光,都像是看著一個陌生的瘋子,看著一個神經病。

“他怎么敢?”

這是所有人的共同心聲!

不止是虞璨,虞煒三兄妹,連藺翰羽父女,也是同樣的想法:“他,怎么敢?!”

藺翰羽乃藺家老二,藺家可是銀月帝國排名靠前的大家族!

而藺竹筠,還是寒陰宗欽點的弟子,是注定會被接引到天源大陸的天之驕女啊!

虞淵,怎敢向他們父女下手?

他憑什么?依仗什么?

在場的所有人,都一肚子的疑惑,怎么都想不明白。

可眼看著瓷瓶爆裂,“黿血丹”的毒霧散逸淡化著,飛逝向藺翰羽和藺竹筠父女,眾人想起虞淵只喊出“一”,就果斷扔出那瓷瓶,便得出了和虞煒一致的結論。

從一開始,虞淵就不是在威脅他們!

而是,早早就做出了要以“黿血丹”,來毒害藺翰羽父女的決定!

還是那個疑惑——他怎么敢?

待到,倉皇失措的那些族老、門客,注意到從爆碎瓷瓶飛出的血霧,都圍繞著那對父女時,他們又迅速得出了另外一個結論。

——虞淵早有預謀!

“大家不要太過緊張,黿血丹的血毒,只會針對藺家父女。”

仿佛是為了肯定他們的揣測,便在這時,虞淵的悠然聲音,很配合地緩緩響了起來,“這里是虞家殿堂,你們是虞家族人,都是我的長輩。在我們虞家的地盤,面臨著當面的威脅,我們當然需要做出回應!”

“我,釋放出黿血丹的血毒,就是我們虞家給出的回應!”

吸了一口氣,他神情漠然地,盯著周身被靈力光暈環繞著,竭力去抵御血毒侵體的藺家父女,“沒用的,以你們的境界和修為,沒至寶防身,不可能將血毒拒之門外。”

藺竹筠臉色蒼白,清明靈動的眸子,浮現出痛苦和掙扎之色。

她切實感應到,黿血丹的血毒,變成無數微小至極的赤紅毒蟲,穿過她凝煉的靈力光暈,已滲透到她皮層血肉。

她因此而確信,殷絕的確死于此毒,也相信那是真正的“黿血丹”。

“這個人,為什么持有黿血丹?是誰,交給他的黿血丹,又是誰在暗中助他?”藺竹筠心中驚疑不定。

另一邊。

先前暴跳如雷的藺翰羽,在那瓷瓶爆裂,血霧彌漫時,就徹底冷靜下來。

他沒有選擇逃離。

而是,在第一時間運轉丹田,將渾厚靈力流淌周身,形成了靈力屏障。

如此做法,已經是御敵時,本能的反應。

可是,他很快就發現,他以靈力構筑的屏障,對那淡化之后,稀薄到幾乎不可見的血霧,并沒有什么作用。

修到破玄境,皮膚異常敏感的他,清晰地覺察出,有眾多細微不可見的異蟲,透過了他的毛細孔,鉆入了他的血肉。

酸麻感,已經漸漸地彌漫開來。

對“黿血丹”而言,破玄境者,要比黃庭境者更容易滲透毒素。

因為氣血越是飽滿,體內血液流淌越快,中丹田敞開,反而有助于毒素的擴散。

擴散到四肢百骸,和五臟六腑!

“黿血丹。”

藺翰羽覺得口腔中,有了一點點苦意,望著直勾勾盯著他,卻暗自戒備的虞淵,他終于第一次,認真地去打量,這個被他始終記恨在心的,名義上的未來女婿。

“三位叔伯,姑姑,煩請來保護我一下。”

虞淵輕咳一聲,旋即驟然暴退,選擇和藺翰羽拉開距離,“血毒,已在他體內發酵,迅猛地蔓延。他此刻,膽敢動用中丹田的氣血能量,只會加速死亡。所以,他戰力已大大減弱,你們只要守護我一會兒,應該就無礙了。”

話到這兒,他刻意停頓了一下,再次說道:“然后,我們就看著他被毒死即可。”

“好!”

在虞煒、虞鐮還沒反應時,虞酈猛地飛掠而來,很快就在他身旁落定,“事已至此,我只能選擇信你了!”

虞煒、虞酈兩兄弟,一看她采取行動,也不再猶豫,急忙趕來。

“放心,我只要今天死不了,那以后頭疼的,就是藺家了。”虞淵老神在在,“黿血丹我還有,若是在藺家釋放,我相信那藺家也會死傷慘痛。”

“所有人,都去保護我孫兒!”

老爺子同樣果斷,暴喝一聲,示意那些族

历经千辛万苦温樊气喘吁吁的站在了山顶,山顶宽阔平整有着一个个石台坐落于瀑布上游河道之中和河道两旁,这些石台都是给外院学员使用的,瀑布中山壁上的石台才是给内院学院使用的。

然而此时吴义民却正在和赵氏学院的老师争执之着什么:“老师这几个位置明显是个外院学员使用的,我们虽然是龙血学院的学院是来贵院交流学习的,你给我们外院学院使用的石台你觉得这合适吗?”

赵氏学院的老师冷笑说道:“这里的石台......

衰,考当今之得失,嘉善矜恶,取是舍非。不会觉得热。楚留香道对了你一定是想洗澡

晨曦微微頷首,欣然道:“師父若是在天有靈,知道水瓶仙長能如此評價他,定然也會萬分高興的。”

她轉身倒了一盞香茗,雙手呈給趙亮,接著道:“師父一生才華橫溢,但是從不貪慕虛名。世人如何看他,他一點都不在乎,唯一能讓他老人。

  不是说好了过来见自己亲爹的么,怎么一下子来到敌人堆里了,傲笑同学,你到底能行不能行?

  “这是什么鬼东西!”

  就在叶枫无奈叹气的时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李宗宝和谷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青陵梦

酒宝

青陵梦

行不言

青陵梦

青衫吟

青陵梦

红硕

青陵梦

兵魂

青陵梦

天净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