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彻底团聚》。

盖东野之使者不知问家人以月日胡铁花一惊,道:“张三吗?”

龔塵影當然也感覺出這里的不對,沒有絲毫猶豫,她手一揮隊伍停止了前進,然后她望了幾百米外的古道,立即回身就,但為時已晚,頃刻間腳下沙地已是卷起漫天風暴,落日余暉立刻變的昏暗無比,無數的石像殘肢竟從地底緩緩升起,仿佛如沙中春筍,又如來自地獄冤鬼之手,自遠方更有各種聲響或高或低傳來,透過沙暴縫隙李言他們隱約可以看見,在那如血落日下,鋪天蓋地的黑色如同染天烏云,與他們古道后方相隔幾百米的黑色陰影遙相互應,如同二把剪刀寒光之刃,沿著二個方向斜絞過來,這一情況讓李言他們嚇的亡魂皆冒,而更讓他們膽寒的時,一層如紅浪般的東西,也自天邊如踏浪而來,紅紅的一層層,此起彼伏晃動,飛速接近他們這里,細看之下,正是那種紅色蜥蜴。

即使是龔塵影此刻也是臉色發白,這里她也是無半點勝算,估計一個照面之下,自己便是連骨頭也是不剩了。眼見如此,眾人爆發了前所未有的潛力,趁著此時只有地底不斷升起的神像殘肢攻擊時,不要命的仙術、靈寶齊出,硬生生的在二個呼吸間向回沖了七十多米,但后方天空與地上鋪天蓋地的黑、紅二色已如蟲災般的追到了身后不足百米,就在眾人拼命的向著古道又前進了三十米后,那蟲云已是堪堪追到了身后,已有不少人驚叫出聲,只道自己這是要命喪此關了,但偏偏就在此時,那黑紅二片蟲云以及地下不斷升起的神像殘肢卻突的停止了,只有少數攻擊打向他們,尤其那些蟲云仿佛遇見了什么阻止似的,速度開始奇緩無比,這人眾人在驚出一身冷汗后,慢慢平靜下來。

但見那些蟲云雖然速度慢了下來,但仍是不斷前進,周邊沙塵暴旋轉速度也是逐漸緩慢了下來,腳下沙中神像殘肢斷像也生澀的升起艱難,眾人此時如何不明白,看來是越靠近古道,攻擊越小了,他們趁機迅速退到了古道之上,那片鋪天黑紅二色蟲云也在距離古道幾米處后前進不得半分,在李言他們心驚膽戰中,蟲云不甘的發出震天嗡嗡之聲后,竟慢慢的連同那些升起的神像斷肢沉入了沙地之下,竟似從未發生過。

龔塵影想起之前之事,揮手抵擋了古道二側的又一輪攻擊后,不由心中暗自慶幸,幸虧她們沒有深入荒漠太遠,否則剛才這里已是無一人活著了。眾人心有余悸的看向古道二側,現在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也是不敢踏出古道半步了,雖然猜測有可能是只有深入一段距離后才會引起大面積蟲云爆發,但再也無一人敢于嘗試,眾人并沒有人出言責怪龔塵影,一是知道龔塵影也是出于嘗試性的好意,二是即使是心有怨言,在一名筑基強修面前那敢露出半分。

不過經此一役,眾人心里上恐懼竟有了突破,再次面對荒涼古道二側攻擊時,竟覺得輕松了許多,任誰見過那鋪地蓋地的黑紅蟲云,以及地下如陰曹地府不斷伸出的勾魂之手,也是覺得眼前這些攻擊都不過是細雨拂面罷了。

在后面的前進過程中,眾修士索性放棄了主動防御,開始大面積反擊,這種反擊效果然比純粹的防御要好的多,前進速度也加快了許多,竟陸續斬殺了十三只紅色蜥蜴,滅的黑蟲云有上萬之數,但是這種攻擊帶來的后果就是靈力在迅速的消耗,六里多路下來,靈力竟消耗了三成左右,這讓每個人心上都蒙上了一層不好的感覺,這樣下去,等到后面三里多路程走完,法力高的人估計也就剩下五成多點靈力,法力低的甚至連三成都不到,看看后面天空中相距二里左右的巨大黑影,到時他們一旦和另一方相遇,那么就重現了上一關凈土宗的一幕,不足的法力對上強大的對手,現在他們就在祈禱對方那條路修士或妖獸也是困難重重,阻力同樣強大,那樣才有可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此時龔塵影秀眉緊蹙,她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如果不是李言一開始就提議休息好了再出發,估計現在他們這里能剩余太多體力之人也是了了無幾,也許已經出現人員死亡了。

她大腦在飛速轉動,按照現在的速度,他們將能在一刻鐘后到達十里位置,但那時體力也是消耗極大的時候,望著身后天空中巨大黑影一路壓制過來,古道已經消失不見,沙漠中無論是倒塌的古建筑物,還是神像都變成了黑色的煙塵,那里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就在之前龔塵影回眸凝視中,原本幾里外空中不時飛起的成群甲殼黑蟲,在天空黑影來臨的一瞬間,化成了陣陣黑煙,自那片天空中消失無蹤。

龔塵影前進中,突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在黑影到達之前,如果不進入類似上一關球體的交戰場地,那么是否可以在球體外簡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燕飞的电话号,就处于完全的公布了出去。

虽然燕飞知道,自己的电话号,早早晚晚的都会公布出去,但是晚一点公布,总比早一点公布要好。

可以这么说,燕飞觉得,自己在学校校园里面购买一些电话卡的话,本身更加的不方便。

所以想到这里,燕飞才决定去前往斯德摩大学之外的一些电话营业厅,去购买一些电话号码。

因为在那里,毕竟没有人知道自己。

而自己因为戴口罩的关系,也会让更多人根本都看不到自己。

一想到这一......

只听『叮』的一声,吴青天掌中杀人崖。冰冰看不见他的脸色,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在广场的正中央,一座九层的摘星楼与宫殿遥遥相对,显得颇为突兀。

摘星楼,这是对外称呼的名字,对于国主,则是登龙台。

今夜,云国国主萧睿再度登上了他心中的登龙台,身旁一个太监也没有,他独自一人登上了登龙台的顶层。云国,云荒千国之林最小之国,一共只有八城,云天城最大,也是皇宫的所在,站在登龙台的最高处,整个云天城顿时尽收眼底。看着眼前万家灯火的云天城,国主嘴角顿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冷吗?”

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猛然在身后响起,国主却是并不意外,只是微微皱了下眉,道:“葬木大师今天似乎迟了些?”

被称为葬木大师的人终于来到了国主的身边,这是一个灰袍白须白发的老人,他身材很是魁梧,比国主都要高过一头,虽然是老人,却是异常的精神抖擞,深陷的双目,更是冒着奇异的精光,听了国主似有怨言般的问候,面皮微微动了一下,不答反问的说道:“都说高处不胜寒,国主以为呢?”

“所以李春一死了,他真是该死,做为人间最高处,他也是值得的。”国主面沉如水的看着前方,声音淡然的说道。

“每次来,国主所给出的答案似乎都是一样,真是无趣!”葬木大师冷笑一声的说道。

“我们之间,就没必要打哑谜了吧!你该知道,我们萧家的祖训?”国主有些不悦的说道。

“知道,当然知道,不就是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御云荒,至今到国主这里,正好是第六世了!”葬木大师呵呵一笑的说道。

“是啊!已经是第六世了。”国主一声叹息,接着又道:“大师跟随我萧家已有三世之久,你说过,整个十荒天下,气运一共十二斗,李春一在大荒时代,独占两斗,所以他站在了人间最高处,成为人间唯一剑仙。李春一身死道消,二斗气运又重还如今的十荒,十荒一荒一斗气运,剩余两斗又落在那一人身上。我萧家不求尽得剩余气运,只求一斗,只求萧家能再回原来巅峰,掌控整个云荒而已。”

“我以为国主还是小气了些,应该尽得十荒十斗气运,占据整个十荒才对。”葬木大师同样望向远处的云天城道。

国主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希望我萧家能恢复到被天荒林家豪阀摧毁前的云荒共主地位而已。气运这东西不是谁都可以承载的,像人间剑仙李春一,不过身负两斗气运,最后却也是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葬木大师默默的点了点头,国主接着又道:“这些旧事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当下可正是奋六世之余烈的关键时候,结果怎么样了?”

“国主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一切都在你的布局之中。”葬木大师拍马屁般的说道。

国主也不介意,一声轻笑,掩饰不住心中的高兴说道:“还是大师驱狼吞虎的妙计用得高明!”

葬木大师听了,淡然一笑。

夜更深,远处的光点逐渐变得稀少,国主双目之中的冷酷却是变得更加的强烈,接着他更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当年,便是因为天荒林家,所以才使得我萧家从云荒共主变成了云国指甲小国,如今,林家将会是我手中的刀剑,助我萧家重回云荒巅峰,千国来朝的场景一定会再现。”

“葬木大师当初从剑荒找来的血不染,通过那个人已经到了林家那小子手中。好一个血不染,血染不绝。这大好锦绣河山,因为林家将会是万里血飘。”国主忽然转头玩味的看向身旁的大师,冷笑着说道。

葬木大师同样一声冷笑的道:“这不正是国主所希望的么?天荒道门,西荒妖族,北荒魔门,那个人,一切都勾连在了一起,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的驱狼吞虎!”

“谁能想到,搅动十荒乱局的布局人之一,会是云荒千国之中最小一国的国主呢!”葬木大师接着又道。

“天荒道门的王玄天可有什么动静?”国主一声冷笑,接着问道。

“听暗影来报,自玉千阳做了道门之主之后,王玄天就闭关不出了,前不久听说派了个关门弟子来云荒,化名青衫客。”葬木大师回答道。

“这炒回到了柳烟云房间内。

不过,推门看去,这一地的尸体,当时就让林洛提起了警惕性。

“嘿嘿,你就是林洛吧。”

苏特缓步走了出来,与林洛四目相对,丝毫不落下风。

“你把烟云怎么样了!”

林洛才不管对方究竟是谁,如今,柳烟云不在房间内,肯定是被他给抓走了。

“嘿嘿,你先莫急莫慌。今天来找你们,就是想要跟两位做个小游戏的。若是玩儿的不尽兴,我也只好让柳烟云先去黄泉路上等你了。”

林洛闻言则是面色铁青,冷冷道:

“想活命的话,就放了烟云,若不然,我会将你做成肉酱喂狗的!”

“唔,这个气势,这才有点男人样子嘛,你看你刚才,都做了些什么,真是给咱们男人丢尽了颜面啊!”

原来,他从很久前,就开始窥探自己二人在房间内的一举一动了。

怪不得,自己就离开了不到10分钟,柳烟云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说吧,你到底要玩儿什么游戏!”

林洛也不跟他多废话。

像这样的人,如果不满足他们变态的欲望,恐怕会对柳烟云不利。

“嘿嘿,没想到你还是个痛快人。既然如此,那就好办多了。你过来,抬头看看再说。”

林洛立即冲了过来,抬头看去。

柳烟云正在被一根极细的绳子,捆在了顶楼之上。

而这根线的另一端,就在苏特身上。

只要他轻轻的一划,柳烟云立即就会失去来之不易的平衡,从十七楼坠落下来。

“怎么样,猜到我要玩儿什么了吗?”

苏特一脸期待的看向了林洛。

林洛则是冷冷道:

“你想要和我比试出刀的速度,究竟是你先斩断细线,还是我先斩断你的手,是也不是?”

“嘿嘿,有意思,你心中,果然也都是这种阴暗的东西啊。啧啧,算你说对了一班。我自然不会拿自己的胳膊来赌。”

说着,苏特从身后拉出来一个被他打了个半死的诸葛家警卫。

他一来到诸葛家宅邸,就抓了一个舌头,问清楚的情况。

如今,这个舌头,还有最后的一项使命要完全。

只见苏特出手极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将系在自己身上的绳子,系到了诸葛家警卫的身上。

随即,苏特则是在这警卫身上安置了一枚炸药。

并且,低头与他耳语了几句。

那警卫闻言立即接过了苏特手中的刀刃,虽然已经半死不活了,但还想要让自己活下来。只要他随手一挥,柳烟云立即就会失控,从楼下掉下来。

“林洛,你看好,我只给你一瞬息的时间,究竟是要老婆活命,放弃这个素昧平生的人。还是要当个正人君子,眼睁睁的看着老婆摔成老婆饼呢?”

不得不说,苏特这招着实是狠毒。

利用陌生人的生命来道德绑架林洛,让他最大限度的陷入到两难的境地之中。

一旦林洛出手,无论怎么选择,对于他而言,都将是极大的痛苦。

平台上,刚刚被吓昏过去的柳烟云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着加下的万丈深渊,柳烟云差一点又吓昏了过去。

不过,她也看到了,此刻似乎林洛正在与苏特对峙。

只要有林洛在,自己就一定能够得救。

而此刻,整个诸葛家宅邸,也都凑了过来。

林路大声呵斥着众人,让他们不要接近。

毕竟,这些人对于苏特来说,是再天然不过的“人质”。

以他的实力,可以分分钟抓来四五个人。

“哈哈,林洛,你刚刚慌了对不对,你是不是心中一直在挣扎着。究竟是应该放弃自己的爱妻,还是放弃作为人类最后的善良呢?”

苏特不停的挑衅着林洛,试图将他逼到崩溃的边缘。

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能够完成井润泽的第一项嘱托,让林洛痛不欲生。

不料,林洛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了苏特的预料。

只见他缓步向自己走来,口中还念念有词。

“你说的这些,我全都要!而且,我还要再向你借一样东西!”

“哈哈哈哈,你好狂啊林洛!你该不会,还想要借我这条命用用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彻底团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废土求生日记

战袍染血

废土求生日记

九死而不悔

废土求生日记

云天飞雾

废土求生日记

陌伊族

废土求生日记

七饭

废土求生日记

稀烂土豆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