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阴之体》。

虽然此刻刚刚早上八点左右,但穿过重重沙粒的血日之光已所剩无几,这种混乱的气氛中,很难让人活泼的起来。

马路两边到处停放着被遗弃的车辆,估计末日爆发前侧底混乱的交通让人们不得不这样应急。此刻它们形如匆匆摆放的积木,像是用于抵抗外敌的坚实的堡垒,又像是用于埋葬过去的冰冷的坟墓。

这其中是一群迷茫困顿,疲倦不堪的人类,林路也位列其中。

顾恒突然脖子一缩,往他们这边挤了过来。“你们听见了吗?”

“什么,听见什么你说清楚!”他忽然发出的动静,让总人摸不着头脑,但谁也不敢不放在心上啊,毕竟他是听力最灵敏的人。

“像是风吹过铁片的声音,又像是凄凉的歌声,好像又没了?”

更加迷糊,这两种声音有什么相似点吗?

“你确定不是丧尸的声音?”张牧只关心这个。

“至少之前丧尸没有这种声音!又来了又来了,你们还是听不见是吗?”

众人只是满脸疑惑,恨不得竖起耳朵听,除了风声他们什么也听不见。

张牧看着顾恒惊悚的表情,内心十分凝重。这个时候未知得信息最难办,队伍休息不到10分钟,面对或许是不知名危险,或许是虚惊一场,是继续休息还是马上前进,难以抉择。

他只能将消息告诉秦保国,然后让他们自己做决定。但是他决定队伍马上前进,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不敢赌上小队所有任的命,况且他们小队5人两辆自行车,一辆还可以带人,他们就算挺一挺也还可以坚持。

秦保国听到消息,拧实了眉毛,他也有些犹豫,按照他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不该如此仓皇,况且还有一大些人没有休息好,估计就算前行也撑不了多久,但是他总觉得这听起来诡异的声音,让他脊骨发凉。

他思索片刻,没敢继续耽搁,决定以走代休,让众人先继续前行。这下换成林路他们小队打头,秦保国互送小队在后。

张牧让顾恒听到什么就一直汇报,不要嫌弃啰嗦,在他得知诡异歌声越来越近后,完全不敢再有所保留,让小队全速前行,争取远离这诡异的声音。

他们渐渐离后续部队越来越远,视野也逐渐被黄沙抹去,顾恒说到诡异歌声和后面小队的声音好像都越来越远了。

此时,秦保国等人距离前方林路他们已有2公里左右,双方的速度也算是差不多,所以一直没拉开距离。失去了顾恒的报点,左右两侧防御人员的压力明显增大,不敢再聚拢在队伍两侧,他们需要外扩10米左右,充分保证自己的视野,秦保国也不敢盲目帮忙,毕竟后方还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得一直支棱起来。

一声幽怨的呼唤突然传来,秦保国的胳膊和大腿上的汗毛悚然而立,这声音绝不是人发出,整体如坏掉的cd读出的音乐般崩坏,又如含冤而死的鬼魂在呐喊,无限的凄惨逼迫着人类仅有的理智。

“什么声音?”,陈淼呼出声来,其他人也都茫然扭头看着秦保国,他们太累太渴,甚至不想发出声音,只是等待着秦大哥的下一步指令而已。

“别管,先继续前进,争取早点追上前方队伍”秦保国有一些后悔,之前没有下定决心跟上张牧他们,但是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人类打破生存障碍的手段,永远都只有战斗而已!

这声音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是秦保国只觉得如鲠在喉,难以放松。队伍里的其他人可不这么警惕,精神尚可的人也开始交谈。

“刚刚那个是什么鬼声音,我腿现在还一直打摆子。”

“我听着像是海豚的叫声一样,好像在电视上听过类似的玩意,不过这玩意怕不是活人发出的吧”

队伍左边的黑子听到他们的谈话,扫了一眼,眉头一皱,看来这两个年轻人经常长跑,尚有余力。

“安静点”,他不想节外生枝,只能扭头严厉提醒,但他却发现两人脸上此刻写满惊悚与焦急。

糟了,黑子第一时间意识道不对劲,自己分神看往队伍,却忘了观察两边,20米的能见度,丧尸也就是一个冲刺就可以近身!

他电光火石般猫着腰向前一扑,翻滚间看到身后3道灰色贴着身体略过!

竟然这么多,他心里咯噔一下,这万不可能护住众人了,想要自保都要拼劲全力。事已至此,只能先求自保。

他一手撑起长柄大刀,不敢肆意挥舞,人群极大的限制了他大开大合的战斗方式,只能不停的躲闪,辅助刀柄来阻挡丧尸迅猛的穿刺攻击。

然而他一路撤退,根本无法顶上去,而丧尸此时已经冲入人群边缘,虎入羊群!

秦保国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情况,他矮身奔袭,但是纯粹速度上并不如丧尸,眼见得也是有心无力。

第一个在意外中承受灭顶之灾的是骑在自行车上的灰衣长发少妇。她因为涣散的精神和不灵活的身姿,在人群混乱起来的第一时间,没有看清发生什么就看见一支白色带灰的利刺捅穿了身体。尖刺贴着她锁骨处滑动,斜向下贯穿了她左半边胸,然后顶端顶断了根肋骨,然后是右边的肺,最后从肩胛骨中透出,混合着红,白,灰色的混合组织液一下溅射开来,黄沙包裹着的血珠在白色的斑马线上旋转,最后炸开。

骨刺终于耗尽了力气,没有继续蹂躏这脆弱的身躯。

然而生命之花在如此暴虐的行径中,已经黯然凋零。这名女子甚至没来的及清楚的发生了什么,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生为弱者的她,没有任何的挣扎空间,全身肌肉反射性抽搐两下之后,停止了。

丧尸没有丝毫迟钝,单手挑起女子身体,一个横甩,尸体如同失去提线的木偶一样,以诡异的角度折叠在那里,仿佛一开始这就是具没有灵魂的器物一般。

另外两只丧尸越过黑子,急不可耐的寻求屠杀带来的快感,虽然它们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是仿佛能够感受到它们压抑许久的杀戮冲动,在它们畸形的骨骼中震动,催促着它们撕碎眼前一切能动的东西。

就在此时,黑子一声怒喝,两条白色的气流从他的鼻孔间窜出,他涨红的脸上瞬间爬上蚯蚓式的血管,腮帮子鼓的像是咬了一块硬糖,短发几乎要竖起来。伴随着脸上痛苦的神色,黑子进入了暴走模式。

他单手持刀,目光直逼第一只丧尸,单脚一剁就是一跃而起,挥刀便斩。由于之前丧尸在这里的施虐,早已将这里清理开来,他势必要在这里解决掉它。

银色刀芒眨眼便到,丧尸双臂机械式的招架,然而刀锋所向披靡,斜斩开丧尸的一根骨刺,然后劈砍在它的右侧腋下,连着身体一块给砍飞了出去,丧尸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停住身形,原来黑子身体也发生了变异,他在末日后力量大幅度增强,配合一把重达50公斤的长柄刀,正面丧尸,丝毫不落下风。

但是这一劈砍瞬间吸引了另外两个丧尸的注意,他们冲黑子身后偷袭而来,黑子的力量强悍但是此刻旧力未去,无法反手攻击,眼见迫在眉睫!

“轰”一声爆裂的枪响炸开,名为许心的持枪者直接命中左边的丧尸后心,散弹枪巨

【鉴证科】

白若宏抓住门把手想往里推时,陈铭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怎么?有事情吗?”

“额——”白若宏抽回手,愣了愣神,“其实是想找人搭档一下。”

陈铭康左手拖着保温杯走了过来,替白若宏推开了鉴证科的大门,“难道是想跟我一块去查一下陈则涛?”

白若宏轻轻一笑,对于被猜到自己的意图,他并没有展现出过多的惊讶,相反陈铭康的能力他已经有所体会了。

“对的——”等走到陈铭康的桌子前,他抽出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路小佳大声道:“无论如何,你脯之间,木道人早已看出他寿命

“葉楓施主,我看你跟我遇見了這么多回,甚至還有心為我搜集厲鬼。”

“你知道這說明什么嗎?”

無藏和尚神秘兮兮的對葉楓問道。

“說明什么?”

葉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但是一旁的聶出去,悟源倒地后痛苦的挣扎着,加上之前已被沈昊然的地灵尺重伤,鬼体越变越淡,最后在扭曲的表情中消失不见,悟源终于被打得魂飞魄散。

慈善大师一声长叹:“阿弥陀佛,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阴之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骑牛

花刺1913

骑牛

黑风山恶少

骑牛

夜与人

骑牛

我见银河

骑牛

疏微

骑牛

杨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