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比人手》。

陆小凤道:我有了麻烦?有麻烦人,后面跟着一群凶神恶煞般的

大婚之夜的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的時候,林曉鋒方才從夢中醒來。醒來后的林曉鋒發現自己周身一陣酸痛不已,腦袋也是沉沉的。林曉鋒從來沒有感覺自己這么累過。

昨夜,想起昨夜林曉鋒就感覺到一陣后怕,白雙兒這個新娘一見面就瞬間將自己壓在了身下,之后還以殺人的氣勢逼問自己,最后,最后再度看到那對美眸的時候,不知不覺中自己就一下子沉睡了過去。

林曉鋒抓著腦門努力的回憶起昨夜的事情來,這就是昨夜自己記憶中的全部了,應該沒有發生什么其他的才對,但為何會睡這么久,而且還渾身一陣酸痛不已呢!

林曉鋒瞬間想到昨夜自己可能失身,然而仔細一推敲起來,又覺得不太可能,既然白雙兒已經知道自己不是林家大公子了,而且她本來是為了林家而來的,這也就是說無論如何都不會睡了自己的。因為已經沒有必要。然而,自己怎么感覺這么無力呢!仿佛昨夜經歷了一場劇烈的爬山涉水一般。

林曉鋒再度努力回憶,除了沉沉睡去之前所看到的那對迷人的美眸之外,再沒有其他的記憶了,奇怪真是奇怪。就在林曉鋒一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秋桃端來了洗臉水咯咯的笑著推門而入的道:“少爺你還真是依舊貪睡啊!居然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少夫人可是很早就起來了。”

林曉鋒這才意識到,錦繡鴛鴦的紅被里,只有自己一人,白雙兒早已不知去向。她究竟又怎么會放過了自己沒有繼續逼問下去呢?狐疑中,林曉鋒頓時尷尬一笑的問道:“少夫人呢?”

秋桃遞來漱口的水杯道:“來了重要的客人了,少夫人正在前面的客廳里接待。”

砰。

秋桃話音剛落,門口頓時傳來一聲巨響,秋桃頓時嚇得躲到了林曉鋒后面。

一聲巨響之下,好好的房門頓時被轟得稀爛,林曉鋒頓時也是一驚,心中更是一陣狐疑,難道說是九大世家的人馬想要先發制人,所以提前對林家出手了么?

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擴散而來,林曉鋒心中不好的預感頓時變得更加的強烈,正自猜測究竟是誰的時候,緊接著便看到一個一臉怒容的闊臉大眼腰佩黑長劍的白袍老人闖了進來,他的眼睛的確很大,被他看的這種眼睛看的時候,總有種被瞪著的感覺。

林曉鋒見這人面色不善,頓時沉聲問道:“你是誰?為何要破門而入?”

“我是你祖宗!”白袍老人頓時冷哼一聲喝道。

林曉鋒本來就因為剛起來而渾身不爽,這一見面就被人這般怒罵,心中頓時更加不爽,氣急之下,林曉鋒頓時暴喝一聲的說道:

“我是你祖宗…”

砰。

話音未落,林曉鋒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一股勁風卷來,眼前一花,數道強大的劍氣怒卷而來,頓時將他整個身體給掀飛了出去,身體瞬間將房間內的桌子給撞得粉碎,同時爆發出一聲巨響來。

林曉鋒頓時更氣,同時心中更是驚駭不已,這個老人果然很是強大,至少應該是劍道一徒中劍皇之境的修為,要不然自己也不會一個照面都不到,就被對方輕易的掀翻在地。

林曉鋒好不容易從地上爬了起來。這白袍老人的怒氣依舊很是強烈,接著再度冷哼一聲的說道:“若不是看在你是林家唯一后人的份上,老夫早就一劍了結你這個沒用的東西。”

林曉鋒與老人怒目相視他很想問問這老人究竟是誰,為何要如此對待自己。看著這樣的林曉鋒,老人似乎更加的生氣,仿佛隨時都要拔劍一般,林曉鋒明顯的感覺到,這位老人殺意騰騰。就在這個時候,師父花無傷總算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他一下子按住了白袍老人的雙手道:“林長老息怒,一切先聽我說。”

見到花無傷后,這位被稱為林長老的白袍老人面色方才緩和了不少,他白了一眼花無傷后冷冷的道:“為何現在才出現,我在客廳的時候,只有少夫人出來陪著,老夫實在是等得不耐煩了,所以只得親自來見一見我們林家的少主了。”

林曉鋒聽了,頓時一陣心中不平,既然白雙兒早就見到了這位客人,為何不派人來叫醒自己。她這明顯是想讓自己出丑。

花無傷接著充滿歉意的對林長老說道:“,是我怠慢了,我也知道林長老從來都是雷厲風行,不愿意等待,林家主的死想必你已經知道,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長老千萬不要怪罪少主,具體的情況我們到密室里去說吧!”

林長老聽了頓時環顧一周后,冷哼一聲的點了點頭。

林曉鋒也跟了過去,在去往密室的路上,花無傷向林曉鋒介紹了一下這位林長老,原來他也是林家守護者,正是林家的四大劍皇之一,與花

接着、裘平之再一次露出深思的表情,坐回了椅子上,道:“可是、光凭我们这些武者,要反抗他们谈何容易啊!”

杨啸天知道裘平之还有顾虑,于是解释道:“这个您放心,刚才我说了我是故意被他们抓进来的。”

裘平之双眼紧盯着杨啸天的黑眸,露出震惊的表情,因为之前杨啸天和蓝泽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听清楚,如今杨啸天这么一说,他能不惊讶吗!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这是何等的魄力胆识啊!更不可思议的,他还只是一个学生。

想......

”花满天长长叹了口气,道:“致葛衣,书辞委曲,恻恻无已。

刚回到帐篷的傲天和龙心悦,突然听到魔兽的雷鸣般的滚滚叫声“嗷---嗷---嗷---”,草木皆在摇动着,不时的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这是魔兽群的声音。”龙心悦道。

“魔兽群,那快躲起来!”傲天惊讶道。

“小月,凯瑟,银衣,红焰,白皓,你们在哪里?”傲天大声吼叫道。

“小天,我们在这里!”夜月黑夜中大声回答。

“哪里?在哪里呀?”傲天只听见夜月的声音,并没有看到人。

“真笨,就在你头顶树上!”一听就知道是红焰的损音。

傲天抬头一看,夜月五人正在树上仔细观察者傲天和龙心悦。

傲天连忙拉着龙心悦的玉手,一蹬,两人轻声跃到树上。

“龙老师,你们----”其他五人怪异的看着手拉着手的傲天两人。

“臭小子,谁允许你拉着我的手,啪----”回过神来的龙心悦快速抽回手,顺便一个巴掌打在傲天后脑勺上。

“哎呦---,干吗打我----”正站好的傲天差点就被龙心悦的一巴掌打下树,回过身来,想瞪龙心悦一眼,但是不敢,连忙尴尬地笑了笑。不过他心里可是另样想道:“这可是亲近的好机会,我干嘛错过。机会是自己创造的,以后我会不断创造机会亲近你的,心悦,你等着接招吧。”

看到两人恢复正常,众人并没有深究下去,只有夜月露出略有所思的眼神。

随见,大批的体躯健壮,四肢粗短,头较长,耳小并直立,两根獠牙白得闪闪发光,全身的鬃毛犹如一根根的长针一样直直竖起,皮肤灰色的魔猪如潮水一样汹涌飞奔而过,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片刻间,连闷雷一样的蹄声也听不到了。不过,众人支起的帐篷却成为一堆废墟。

魔猪虽然属于二级魔兽,但是数不清的魔猪群就相当于一只大军,即便像龙心悦这样的强者,也抵挡不了。

“碎石手!”就在魔猪群快飞奔而过完的时候,傲天运起魔武决,淡黄色的暗光芒刺穿最后一只魔猪的喉咙,最后面的一只魔猪轰然倒地。

“既然帐篷没有,总得复仇一下,况且魔猪肉质优美,深得大陆上人们的喜爱,是人类餐桌上的绝佳美味。”傲天解释道,“今晚,既然睡不了,我们就烤魔猪肉吧。”

虽有香喷喷的魔猪肉品尝,但是一夜没睡的众人还是病歪歪的感觉,第二天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眼睛都成大熊猫样。

一路上,虽然没睡好觉,但是由于前几天速度太慢,大家还是觉得要加快兼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家的算盘打得虽精,老天爷却似乎有意和大家作对,偏偏不让人如愿。上午还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晴空日日,下午突起狂风暴雨。

其实,焚天魔兽森林还有个重要特点就是气候变化太无常。

就这样自由佣兵团众人,加上龙心悦,都被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淋成落汤鸡。

遮天的雨幕,漆黑的四野,使得大家根本无法赶路,不幸的是,此时已经错过好的遮雨点。

于是,他们还是一脚高,一脚低,踩着夺流如溪的积水,在大雨中摸黑前进。

突然----

“哎唷!”走在最前面的傲天惨叫一声。

随后的夜月急忙停身探问:“小天,怎么啦?”

雨中突然又传来"哎唷"、"哗啦"的响声。

这次,换成傲天问:“我没事,你们怎么啦?”

夜月透过雨幕,笑道:“呵呵,有人閻立本,唐太宗朝,官位至重,與兄立德齊名。善圖畫,工于寫真。嘗奉詔寫太宗真容。與立德同制《職貢圖》,其人物鞍馬、冠冕車服,皆神也。立本畫國王粉本在人間,昔南北兩朝名手,不足過也。時南山有猛獸害人,太宗使驍勇者捕之,不得。虢王元鳳忠義奮發,自往取之,一箭而斃。太宗壯之,使立本圖狀,鞍馬仆從,皆寫其真,無不驚服其能。有《秦府十八學士》《凌煙閣功臣》等圖,亦輝映前古,時人稱其妙。李嗣真云:“師鄭法士,實亦過之。后有王知慎者,亦師范于立本,甚得其筆力,閻畫乃神品。”太宗嘗與侍臣泛春苑,池中有異鳥隨波容與,太宗擊賞數四,詔座者為詠,召閻立本寫之,閣外傳呼云:“畫師閻立本。”立本時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臨池側手揮丹青瞻望座賓不堪愧赧退戒其子曰:“吾少好讀書,幸免墻面。緣情染翰,唯以丹青見知。躬廝役之務,辱莫大焉。汝宜深戒,勿習此也。”立本為性所好,欲罷不能也。至高宗朝,顯慶中累遷將作大匠,后代立德為工部尚書,兄弟相代為八座注,時論榮之。總章元年,立本為右相,與左相姜恪對掌樞密。恪既歷任將軍,立功塞外;立本唯善于圖畫,非宰輔之器。又以年饑,放國子學生歸,又限令史通一經。時人為之語曰:“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馳譽丹青。三館學生放散,五臺令史明經。”立本家代善畫。至荊州,視張僧繇舊跡曰:“定虛得名耳。”明日及往,曰:“猶是近代佳手。”明日又往,曰:“名下定無虛士。”坐臥觀之,留宿其下,十日不能去。又張僧繇作《醉僧圖》,道士每以此嘲僧,群僧恥之,于是聚錢數十萬,貨閻立本作《醉道士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比人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术长生冢

一桶布丁

异术长生冢

只打雷不下雪

异术长生冢

禄禄有为

异术长生冢

猩猩崛起

异术长生冢

荀秦

异术长生冢

素衣音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