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果然逆天》。

上一章:正文第二十章罪大恶之极,我明白,我不能在原地停留,我

兩天兩夜?

時間已經過去兩天兩夜?

痕篤面露尷尬,將身邊的人掃視了一圈,看到中年婦女和小姑娘都在嚼野果。

還有一位妙齡女郎,正側臉對著他,也在嚼野果。

痕篤此時已經完全明白,自己昏迷之后,是這一家人救了他。

中年男人又道:“勉強吃點野果吧,沒有別的食物。”

小姑娘看到痕篤醒了,急忙將幾個野果遞到了痕篤手里。

痕篤也確實餓了,接過野果,狠勁嚼了起來。

痕篤掃視了一眼身邊環境,發現他們正置身于一個山崖下向里凹進的山洞里。

痕篤一口氣吃下五六個野果,頓時感到身體有了力氣,謙虛地對中年男子道:“謝謝你們救了我。”

中年男子道:“那天,雨剛停,我和女兒出去打獵,便看到你倒在泥水里。好在你提前將馬韁纏在了胳膊上,馬才沒有跑掉。我擔心你躺在那里會被野獸糟蹋,便決定將你接回家里來。你的身子真重,我和女兒費了好大力氣,才將你抬上了馬背。”

痕篤看了一眼坐在側面的妙齡女郎,不好意思地輕聲言謝。

痕篤再次打量周圍環境,發現這里還算不上是山洞,只是石崖的底部向內凹進去一塊,形成一個不太深的石穴而已,竟能避雨,卻擋不住風寒。

現在,光線一陣比一陣弱,顯然已是黃昏時分。

痕篤仍覺渾身不適,冷風灌入,身體更加寒冷。

而洞中的幾個人,除了隨身所穿衣服,再無御寒之物。

痕篤覺得奇怪,按理說,獵人是不會缺獸皮的,完全可以用獸皮御寒,可身邊卻連張兔皮都看不到。

痕篤將身體蜷曲,盡量對抗著習習寒風,很快又睡了過去。

痕篤被鳥叫聲吵醒,翻身坐起,看到洞內除小姑娘外,其余人都已坐起,正在咀嚼野果。

痕篤伸了下胳膊腿,感覺體力又恢復了許多。

中年男子看到痕篤已醒,說道:“吃些野果吧。我馬上動身,但愿今天運氣好,能獵到獵物。”

痕篤皺了下眉,問道:“怎么,這里難道不是箭笴山嗎?怎么能沒有獵物?”

中年男子無奈地搖頭,嘆息道:“飛禽走獸是不少,可惜我沒本事獵到它們。不怕壯士笑話,我射完了身上所有的箭鏃,連一只鳥都沒能射中,我們一家人,已經吃了十幾天野果了。”

痕篤看那中年男子,身材矮小,骨瘦如柴,確實不適合與野獸作對。

痕篤不好多問,說了聲稍等,拎起弓箭走了出去。

那中年男子也整裝拎刀跟了出去。

痕篤攔下了他,道:“你去找些干樹枝來,我們今天的早餐就吃烤野雞。”

這時,妙齡女郎也跟了過來,正好聽到痕篤讓父親準備樹枝烤野雞,立即將嘴角向下一拉,心中想到:好狂妄呀,那些野雞都長著翅膀呢,能落在那里等你去射它們?待會兒,等你射不到野雞,看你如何回話。

可痕篤讓他們去撿干樹枝,她又不能不去。

如果那小子真的有本事射

“這次的第一,我是要定了,第三就留給腎虛的你吧!哈哈哈!”壽岳大笑著離開。

“別理這個瘋子。”王升不屑的輕哼一聲,轉頭對周樸熱情地說道,“有沒有興趣加入專業的攀巖隊伍啊,我所在的俱樂部正在招人,有很多漂亮的妹子哦,我可以幫你介紹介紹。”

“不用了,我是他的經紀人,他暫時沒有轉會的打算。”胖子眼看對方竟然當著他的面挖人,立馬跳了起來,肥肉一顫一顫的,感覺都快把衣服撐爆了。

“待遇很優厚,而且我們團隊匯聚了......

胡铁花道:此物难道比石观音所影里,谁也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有了吳妍這個獵殺高手,這一路的食物是不缺了,二人按著地圖上的路線前行,兩天后他們到達了目的地-昭和湖。

昭和湖是個水草豐美的自然湖泊,周圍棲息著物種繁多的動物,獅子部落里昂一族是這里的霸主之一。

“好美的湖!”

丁染瞇著眼睛享受著水汽撲身的感覺,吳妍立在他旁邊,一只手搭在丁染身上幫他梳理皮毛。

就在二人享受這難得的平靜時,旁邊的樹林中鉆出十數個黑影。

斑鬣狗,草原上最臭名昭著的捕獵者之一,它們一般集體行動,而且十分陰險。

丁染發現鬣狗群后渾身寒毛直立,他可是在動物世界看過不少次鬣狗捕食的場景,莫名的,丁染后屁股有點發冷。

“嗷!!”

吳妍站了起來發出一聲獸吼,鬣狗群被嚇得后退一步,但對血食的渴望讓它們又圍了上來。

“快走!”

吳妍回頭對著丁染吼了一聲,然后向著湖邊沖去,丁染咬了咬牙,蹬起四蹄跟上。

吳妍的選擇沒錯,丁染沒有戰力,她自己一個人想拖住這么鬣狗純屬找死,而且作為女性,她本能對鬣狗的捕食方式恐懼。

吳妍跑在丁染前面,丁染必不可能免的成了鬣狗的率先攻擊對象。

“嘶…”

一只鬣狗猛的撲到丁染身上,在他沒反應過來之際摸了一下他的“橘花”。

這一下直接激發了丁染的潛能,他四蹄狂蹬,很快把鬣狗甩了下去。

“嗷嗚!!!”

一聲聲長嘯從湖邊方向傳來,丁染被熟悉的聲音吸引,發現十幾只母獅子在一只強壯雄獅的帶領下向這里跑了過來。

“里昂!!”

雄獅突然喊出的話把丁染驚的半死。

“獅子會說話了?”

沒等他腦筋轉過來,副本提示響了起來。

“開啟獅城記副本!協助族長拉切爾·里昂擊退鬣狗群!”

一只體型龐大的母獅子跑到丁染旁邊,她用不屑的眼神瞥了丁染一眼,然后口吐人言道:“里昂家族的雄獅怎么會有你這么不堪的?”

說完,母獅子向鬣狗們沖了過去。

這只母獅子比那只強壯雄獅還要生猛,它的速度非常快,幾步就追上一只鬣狗,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母獅一下將鬣狗撲倒在地,然后咬斷了它的喉嚨。

“里昂!”

其余獅子們也紛紛大吼,把鬣狗群趕到了叢林深處。

基本上丁染和吳妍沒起到什么作用任務就完成了,隨之而來的就是副本劇情再次更新。

“獅城記開篇-復仇。”

一道記憶強行塞進丁染和吳妍的腦海中,一幅幅畫面讓他們知道了獅城記的來龍去脈。

獅心城,是馬克平原最大的獅族聚集地,十年前,獅心王德普被表弟黑德斯奪篡了王位,德普被囚禁,他的家人被趕盡殺絕,只有一個次子和獅之城侍衛長的女兒在侍衛長的協助下逃了出來。

這個次子就是丁染,侍衛長的女兒就是吳妍,他們蘇醒的時候正是侍衛長為了掩護他們和追兵拼了的時候。

“怪不得吳妍這么強,我這么垃圾,鬧了半天我是個王二代,她是個兵二代。”丁染點了點頭,自己終于有借口了。

“愷撒,里昂家族的臉都讓你丟盡了。”剛剛的雄獅終于走了過來,他瞥了吳妍一眼,然后把爪搭在丁染的肩上用力一按。

一股山岳般的巨力讓丁染的臉直接趴在了地上,泥土塵沙糊了他一臉。

丁染從剛剛獲取的記憶中學會了獅族語言,也知道了一些信息。

“舅…舅…母親,死了。”丁染把嘴從土里刨了出來,悲憤萬分的道。

“什么!!蓮達!”雄獅渾身顫抖發出一身悲呼,旁邊那個巨大的母獅也身體搖搖欲墜,眼神渙散。

“黑帝斯!我里昂家族和你不共戴天!”

一小時后,丁染和吳妍來到了里昂家族的居住地,丁染本以為這里會像電視里那種隨便鋪鋪草地就是家的樣子,可當他看到一間間高大的房屋時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獅子會蓋房子?”丁染狐疑的看了吳妍一眼,吳妍不經意的撞了丁染一下警告他別亂說話。

事實證明獅子不僅會蓋房子,他們的其它生活習性也和人類非常相似,比如…廁所、廚房、每頭獅子的分工都很明確。

“今天晚上你們先在這里住吧,明天我會來找你們。”母獅子把丁染他們領到一間寬敞的房子前就走了,不一會有小獅子給二人叼來了吃的喝的,丁染正好餓了。

吃的是風干的肉塊,水是盛在泥罐里的湖水。

這次等

听到洛崖说的话,那二人也是冷笑一声,看来是个外来人,还不知他们二人在这个皇城之中的地位,看洛崖的年纪不过就是一个轮脉初阶修士,他们身后的势力可是有少阴高手的,那个女人他们要定了!

此时那瘦子直接起身道:“你就在此地等我,不要办个时辰,我一炷香之后就回来!”说完就与那瘦子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便急匆匆的离去了。

洛崖与莫倾城又是缓缓的坐下,看着那跪在地上的胖子微微一笑,洛崖好像真的在这个家伙身上看到了唐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果然逆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成神笔记

缘.梦.

成神笔记

吴杰超

成神笔记

白白小五

成神笔记

独白忆年华

成神笔记

路莫遥

成神笔记

五条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