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阴之体》。

她努力想保持的优美风姿,动人交手时,只有我一个人是亲眼看

  人都是逼出来的。

  这句话果不其然,即使陈默再害怕,也要面对现实。

  再不跑,就没机会跑了。

  其实也不是没机会,就像大学考试作弊一样。无论多严厉的老师都会有打盹的时候。

  陈默就在等这个打盹。

  “emmm……我上辈子大学没有作弊过,现在会不会抓不住机会?”

  他对此深深怀疑。

  在源能感应中,上方只有两人。

  透过石块的缝隙,看见前方的烧烤摊,也仅有两人。

  意思是…还有三个神使不知所踪。

  这三个人回去哪里?

  要是离去,未尝不可突袭。秒杀一人后,逃出生天。

  假若三人在场,那出去就是送了。

  一向不喜欢思考的陈默开始动脑了,人虽然很皮,但到皮断腿的时候还是会很苟的。

  现在,即使是无限逼迫,他也会选择……

  苟!

  现实这种东西,谁爱去面对谁去吧。都苟了大半天了,不差这一会。等到援兵到来,要走还不是轻轻松松。

  嘴上是这样安慰自己,其实心底却已经将这些人写在小本本上。

  等我有机会,你们全都等着当cxk吧。

  全都捆起来,绑在竹子上抽。

  别问为什么是竹子,因为它能随风飘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陈默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点。

  知道也不想知道,知道时间干嘛?

  知道自己多久没吃饭么?

  那不是找罪受么?

  人啊,知道时间就会知道自己吃了多久的苦!

  想想盘古大神,头顶天脚踏地的过了那么久,因为不知道时间,所以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苦。

  看着前方的篝火熄灭,然后又被点亮

  他知道,已经一天过去了,而此刻,等待援军还没有到来。

  他可不相信这么大的动静没人来查看,只有两种可能,那就是月影抛弃了他,不愿意带人出来和七位神使战斗。

  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有人死了。正在内部舔舐自己的伤口。

  像这种战争,将帅死了,其他人安抚众人(分权)很正常。

  现在正处于内部动荡阶段。有人忙于鼓舞士气,安抚众人。没有时间来人来是正常的。

  无论是那种关系,都说明陈默这些天是白等的。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他们没发现。”

  陈默对自己这样安慰。

  现在已经不能再等了,在等就彻底逃不出去了。

  人体一天没有摄入食物,就算有源能供应,他也觉得自己腿脚力度降低。

  原来一拳头能打死人,现在……

  也只需要一拳头。

  像这种脆皮,一拳头已经很给面子了。

  要是走进一点,他甚至觉得一喷嚏可以打死。

  弱鸡体质是这个世界修行者的弊端,但足以改天换日的战斗场景,让他觉得这个世界职业者输出过于夸张。

  什么阶段的攻击能改天换日?

  陈默知道所以畏惧。

  “再等等!”

  是夜,篝火已经熄灭超过五小时了,陈默这时才决定从坑中爬起来。

  “唔……有点深!”

  自己趴累了,在坑中运动的时刻,还能听到骨骼的噼里啪啦声。

  活动活动手脚,开始往外挖掘。

  “我真笨”为什么不用源能?”陈默恍然大悟,随后源能聚于身体准备外放。“等等,我这样是不是会……”

  此时不是他不愿意释放源能,一秒钟出狱。而是迫于挨打。

  “唉!我就这个命啊!”

  源能回收,开始继续用手挖。

  一块。

  两块。

  这不是讨价还价,而是工地现场。

  为了让声音尽可能的小,他甚至不敢用力推动石头。

  上方石头太重,还要转个方向。

  好在这里的石头并不细碎,如果像黄沙一样,他觉得这辈子不用出来了。直接憋死在这个里面算了。

  终于,不知道挖掘了多久,陈默才出来,重见天日。

  忍住要喊出:“恕瑞玛,你们的皇帝回来了!”的中二直言。

  趁着月色暗淡准备溜。

  “你要干什么去呀?”

  夜晚中,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背后想起。

  这要是恐怖片,绝对不能回头,埋头跑就是了。这要是爱情片,马上回头拥抱,要是爱情动作片,恭喜你,你赚了!

  可是这是玄幻片,当背后有声音的时候千万不要乱动,更不要回头。

  呃……

  什么类型的玄幻最好都不要回头。

  因为能和你开玩笑的,一般都是脑子不是人但实力猛的不像人的家伙。

  “咕咚!”陈默咽了口唾沫,感觉背后凉凉,他感觉后方像是有七个人一样。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现在没有动手只是因为那个领头的神使。

  他们早就想揍自己,只要稍有妄动,绝对是“洗剪吹”一条龙服务。让他知道什么叫残忍。

  “夜色真好,我要出来逛逛!”陈默随便开话题说道。

  这种低级的话题,在上辈子都没人接的,就算接也只会说。“是不把躺在床上的都吓得站了起来,然后浮尘就直接进屋拿上了自己刀,然后出屋。

  顾胖子连忙跟上去,连门也没关的问道:“去哪啊?”

  浮尘:“找周南亚!”

  一间较为华丽的房子里,周南圣身穿白色素衣和以为年龄相仿的黑衣男子坐在棋桌前下棋,丁毅则是坐在另一边看着两人,周南亚则是用白布包着脑袋站在丁毅的对面。

  周南圣下完一颗白子后看着周南亚说道:“事情就是这样?”

  周南亚对着周南圣点了一下头,然后咬着牙说道:“大哥,李浮尘那小子你得帮我狠狠教训一下他啊!”

  周南圣对面那人下了一颗黑子后,周南生拿起一颗白子,有些举棋不定,盯着棋盘说道:“你打不过他?”

  周南亚听到这话有些为难的笑着说道:“丁毅哥都打不过,我怎么可能打过呢!”

  丁毅一听这话,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起来。

  周南圣终于落完这一子后,盯着这个弟弟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打不过,你还去招惹人家做什么?”

  周南亚有些为难的说道:“大哥,这……我……”

  周南圣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道:“是不是因为有我这个武试第一的大哥?是不是有周家的背景?”

  周南亚一听这话,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

  黑衣人笑了一下,然后又落了一子。

  周南圣看着黑衣人落子的位置,然后又回头看着周南亚,有些恼火的斥责道:“是什么是?不知道这是哪吗?这是东州学院!我在这什么都不算!周家在这也是什么都不算!东海城第一家族就把你骄傲成这样了?你知不道东州就多少个东海城?”

  周南亚还是有些不服气,狡辩道:“可是这李浮尘更是什么也不算啊!”

  黑衣人:“周兄,该你落子了!”

  周南圣看着这不争气的弟弟,心里的火气也下去了,对着丁毅说道:“丁兄,麻烦你给他说说!”

  说完继续看着棋盘,落下了一子,但是心里明显有些急躁了。

  丁毅听着周南圣的话,也没有看周南亚,而是看着棋盘,淡淡的讲叙道:“李浮尘,自己说来自大周王朝,文试第一,但是他根本就不识字!”

  听到这话,周南圣和那位黑衣人到没什么表情,周南亚倒是吃惊了起来。

  黑衣人下完一子后,丁毅才接着说道:“李浮尘当初还说自己是个乞丐,但是武道老师却说他兵器不错,功法也不错,但没有说我的剑和功法不错。

  在班上武道课对战中,有一个人横扫了班上一半的学员,但是没打过李浮尘,虽然李浮尘被打伤了,但也是他放水造成的,而且他身上刀法、拳法、步法都很强,虽然大家都说李浮尘赢我是侥幸,但我自认是打不过他的,而且他可能还没尽力。”

  周南亚听完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迟迟没有再说话,而其余两人也没再管他。

  周南亚犯愁的时候,有一个学员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周少爷,门外有两个人,过来找二少爷!

  周南亚和黑衣人对视了一眼,而黑衣人只是笑了笑,丁毅则是有些震惊,周南亚急忙忙的问道:“那两人什么特征?男的女的?”

  学员:“两人都是男的,一胖一瘦,一黑一白!”

  正在大家以为来的是孙淼淼和浮尘的时候,却没想到是两个男的,丁毅看着有些几人说道:“应该是李浮尘和顾家老八顾小花……”

  周南圣听到这话,也就明白了,于是对那人说道:“请两人进来吧!”

  周南亚本来有些慌张的,但是看到自己哥哥也在,而且还是在哥哥地盘,不由的又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浮尘和顾胖子随着那位学员一起步入了这处院子,水榭楼阁,比余震岩的都不知道气派了多少,绕了一会才来到周南圣所在的书房外。

  顾胖在站在浮尘身边,多少有些紧张了起来,还是浮尘往他后背拍了一巴掌才好了一点。

  走进屋子,便看到了丁毅、周南亚和黑衣人看向了自己这边,周南圣则是下完了一个白子,才缓缓抬头看了过来。

  顾胖子见周南圣看向自己这边,连忙拱手喊道:“见过周公子、周二公子、丁公子……”

  然后看向黑衣人就有些犯愁了,因为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周南圣率先对顾胖子点了一下头,丁毅也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对着顾胖子和浮尘说道:“这是无咎。”

  顾胖子连忙补充道:“无咎公子好!”

  无咎也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

  周南圣继续看着浮尘,然后问道:“不知道李公子所来何事?”

  浮尘当然不能像顾胖子这般一次问候一下,这样气势不就弱了嘛,于是直接说道:“让周南亚向孙淼淼道歉!”

  “这不可能!”周南圣还没说话,周南亚就立即怒吼道,道歉?自己被打了不说,如果再道歉到时候丢的就是面子了,还怎么在东州学院混下去。

  浮尘也没在乎他的回答,既然到了周南圣这,他周南亚就做不了主了。

  周南圣看着弟弟的反应,于是说道:“我弟弟被打了,还让他去道歉,这不合理吧?”

  浮尘瞅了一眼愤怒的周南亚,然后说道:“他嘴欠!打了也活该!”

  事实上,能这么谈下去,已经出乎了浮尘的预料了,原本以为一进来就会打起来呢!

  周南圣思考了一下,然后看着无咎落了一子后说道:“这件事不可能!”

所以陆小凤更觉得奇怪,更要问若败了,这些人岂非就可以坐收

蓝城大比的第一阶段在第一天就结束了,淘汰了九成以上的年轻天才之后一百人脱颖而出进入大比的第二阶段,能够从数万人当中脱颖而出的这一百人都是实力非常强劲的存在,是蓝城内有名气的天才,修为最低的都是炼脉五次武士。

第二天一大早擂台区的公告栏上就贴出了入围第二阶段的百人名单,高居前五的人没有任何意外,赫然是封尘、关天、蒋龙杰、蓝贺和颜天这五个现阶段蓝城最负盛名的五位天才。

排在他们后面第六到第十的位置也被五大家族的天才给占据了,这出乎了温樊的意料之外,第十一到第二十的位置是附属于五大家族的十大次等家族的少主。

从榜单上看来蓝城五大家族势力包揽了榜单上的第一集团和第二集团的所有位置,二十名之后的位置才是剩下的小家族和蓝城内不属于任何势力的散修天才们,不过入围千百的年轻散修天才数量十分稀少加上温樊不多不少刚好十人,温樊的位置刚好排在了第九十一个。

高台上小蓝的声音响彻了起来:“经过了昨天一整天的比试和筛选最终有一百位参赛选手脱颖而出,我们根据他们表现出来的实力进行粗劣的排名,这份榜单就是我们蓝城的百强榜单,现在榜单上的名次并不代表者最终的名次。”

“今天将进行蓝城大比的第二阶段一对一淘汰赛,今天的比试也是非常残酷的,因为今天将淘汰掉一半人,只有五十人能够进入明天的比试,也就是说百强榜上的后五十名将在今天出现。”

“百强榜后五十名的选手能够获蓝城一等势力和二等势力的邀请,是否加入全凭各位自愿,除此之外还将获得十枚炼脉丹作为奖励,现在我们开始抽签。”

高台上主持人小蓝开始抽签,抽出来的对战名单被张贴在了擂台区的公告栏上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战名单,擂台区的对战擂台也从原本的九个减少到了四个,四个擂台将中央的高台给包围了,面积也变大了许多。

当完整的对战名单出现之后底层的散修和小家族的武者们就开始抱怨怒吼了起来:“作弊!这明显是作弊!”

“就是!把我们小家族天才和散修天才排在末尾也就算了,为什么抽签出来的结果全都是对战大家族的天才弟子,=!”

“这就是不公平,不公平!”

封继武怒吼:“觉得不公平的大可以退出没人强求你们参加!”

关绍也说道:“只要你们有真才实学,有足够强劲的实力抽签的结果如何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你们这是强词夺理!”一个散修武者大喊。

高台上的众人并没有理会,温樊对抽签是否作弊,是否公正并没有兴趣,就像关绍所说的一样,他认为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无论面对百强榜上的谁能够战而胜之。

很快温樊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他排在了第三擂台第

我記得我當時,聽到了這里我依舊是將信將疑。

然后就記得那人跟我說道:“你猜這鍋時候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搖搖頭,深感疑惑。

然后就聽他說,就在他準備等人來的時候跟別人借點紙的時候,忽然聽見收音機的頁面傳來一陣滋滋啦啦的聲音。

接著就聽到手機的半導體收音機模式忽然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他一聽不由的就聯想到了幾天前的那次發掘金絲楠木棺槨的活動。

“各位聽眾朋友們,下面我為大家緊急插播一條最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阴之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回归真实

Ventisca

回归真实

落落月色

回归真实

伟岸蟑螂

回归真实

赵横姿

回归真实

风门细雪

回归真实

荷风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