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高台》。

一时之间,只听得龙飞双眉剑轩,热血上涌,大声问道:后来呢梅吟雪满腔悲愤,到了极处,口中轻轻一笑,道:呀!你老人家

“退下。”舍別在親兵喊出那句話時就預感到事情不對,眼見木德果然因此而生氣,連忙喝斥了親兵一聲,隨后臉上擠出了笑容,主動的上前彎腰向著木德伸出了右手,“你就是木德組長吧。”

所謂巴掌不打笑臉人,對方又是少將p>把这个消息传下去,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更何况要聚集到一起,有些人远啊!赶过来就是一个麻烦的事,但是几个势力都会协助,到点去接人。

一行人出行不像李浮尘,因为他们......

昏暗的柴房内,只有柱架上点着一盏火苗如豆丁般大小的油灯。不过,这对于一直身处夜色中的赵亮来说,已经是足够看清屋内的景况了。

就在柴房正中的干草堆上,有两个被双手反绑的人。

其中一个是位眉目俊秀的年轻公子,此时他正挺身端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而另一个则是惨遭劫持的胖将军褒富。

与那位公子不同,褒富并没有坐着,而是撅着屁股,半趴半跪在公子身后,将自己的大脑袋拱在对方腰部,吭哧吭哧的啃着公子手腕上的绳索。

暌离突然破门而入,顿时把那二人吓了一跳。年轻公子剑眉倒竖,狠狠盯着门口来人,褒富却是一脸懵逼,嘴里还叼着半截绳头。

“褒富!是我。”赵亮抢先一步冲进柴房中,对着褒富喊道。

褒富此时也已经看清楚对面的两人是郑妮和暌离。他知道这下可算是救星来也,立刻吐掉嘴里的绳子,嚎啕大哭起来:“我的亲娘哎,大将军救我!”

暌离掏出腰间的短剑,刷刷两下隔断那二人的绳索,低喝道:“小声点!当心把狼招来!”

褒富显然非常敬畏魔王岭的大寨主,被他这么一斥,立马止住哭声,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赵亮,肉嘟嘟的脸上全是说不尽的委屈。

那位年轻公子揉揉酸麻的臂膀,站起身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你是申长烈?”赵亮不答反问。

“没错,我就是申国公子申长烈!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申长烈神情倨傲,戒备的凝视着赵亮他们。突然间,他借着昏暗的灯光发现,眼前的这位女孩儿容颜俊美,浑身上下又不乏勃勃英气,竟然是个举止飒爽的绝色美人,不由得愣怔了一下。

褒富在旁边介绍道:“公子,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起的天子御使——郑大将军,旁边这位是魔王岭大寨主——侠盗暌离先生。”

申长烈对暌离毫不在意,两只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赵亮,忽然深鞠一躬,朗声道:“御使在上,长烈这厢有礼了。”

赵亮此时顾不上客气,连忙追问申长烈和褒富,之前在他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申长烈晓得现在情况极不寻常,于是赶紧简略介绍:自己昨夜正在房中饮酒时,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突然袭击,对方武功高强,只两三个照面便把自己打得昏死过去。醒来时已经身处这座柴房之中。虽然那会儿头上戴着黑布面罩,目不能视,但他感觉到身旁还有其他人,于是便试着开口询问对方身份。

“那个人就是我啦,”褒富接着道:“今晚吃过饭后,我跟范辰在房中闲聊,谁知突然间屋门被人从外面踹开。我还没来得及喊一声卫兵,就被冲进来的人打昏过去,后面发生什么就完全不知道了。再后来,就是被长烈公子给叫醒。我俩摸索着把头碰在一起,互相咬掉对方的头罩,然后我又尝试着用嘴解开他的绳索,正弄到一半,你们就来了。”

“抓你的人,你看清楚了吗?”暌离在旁边问道。

“没看清,”褒富懊恼的叹道:“对方都是申国的军兵,但是领头的人我不认识。”

申长烈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八成跟袭击我的是同一个人——申屠隐木。”

“申屠隐木?”赵亮有些疑惑道:“那是什么鬼?”

“他不是什么鬼,而是天下盗门有名的刺客。”暌离听到这个名字,不禁有些讶然:“此人武功远在我之上,在江湖中很有名气。不过申屠隐木贪财好色、枉顾道义,曾做过不少令人发指的坏事。因为恶贯满盈,所以当年他曾遭到各路游侠的围剿,死里逃生后便下落不明。没想到居然潜伏到了申国。”

申长烈摇摇头:“他不是潜伏,而是大摇大摆的当了申左兰的门客。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们原本就是师兄弟。”

赵亮闻言心中一惊:“师兄弟?这么说申左兰也懂武功?”

暌离同样也颇感意外,难以置信道:“我竟然会看走眼?没有搞错吧?那个文质彬彬弱不禁风的申大夫是个习武之人?”

“没错,左兰确实会武,但功力深浅我没试过。”申长烈叹道:“唉,没想到他居然会派申屠隐木对我出手,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褒富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整个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茫然问道:“长烈公子,你怎么能确定是那个叫什么申屠的家伙干的呢?他露相了吗?”

申长烈答道:“对方虽然蒙着面,但是眼神和动作不会变。尽管时间很短暂,但我仍然可以确定,对方就是申屠隐木。要知道,本公子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能够如此轻易将我击倒的人,在申国并不多。”

赵亮此时并没有留意他们的对话,而是在脑袋里盘旋着另一个可怕的念头。站在一旁的暌离察觉出异常,问道:“妮妹,你在想什么?”

赵亮犹豫了片刻,反问暌离:“你的那个宝贝迷魂香,以前从来没有失过手吗?”

暌离略感诧异,不知道赵亮现在为何会问这个问题,有些茫然道:“在我印象中未曾失手过。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如果对方是武学高手,又有心防范的话……只需要短时间内闭住呼吸,便不会轻易着道儿。”暌

看着点将台上烬灭的烙印,陆隐算了算,如今可以点将的高手不少,星使强者就有七个,其中最厉害的应该是叶王与烬灭,但这两个都不稳定。

  叶王失去了吸收母树物质的身体,尽管拥有诸多战技功法,却不可能达到与陆隐一战的实力,而烬灭依靠的是宙衍真经,很多地方宙衍真经根本施展不了,比如树之星空。

  如果能点将一个极强者就好了,比如——夏戟。

  当然只是想想,夏戟身为半祖,就算死了,陆隐都不知道能不能点将。

萧十一郎还没有醉,越愿喝醉的位的参考。他微微一笑,沉声说李燕北点点头,至少现在还没有面看着屋梁,两个人脸上一点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高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民间诡异录

水天风

民间诡异录

声程

民间诡异录

相思梦

民间诡异录

天地知我心二

民间诡异录

殷若

民间诡异录

哥是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