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离境前,最凶险的半小时!》。

紫火拳头砸在乳白的元气罩上,咔嚓咔嚓的破碎声响起,元气罩被砸碎了。

不止是林铮,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元气罩后面是一个石台,石台上有三个孔洞啊。孔洞扁长,不过四指长度,一指宽。

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几人不知道如何此时,石猛携带的承影剑嗖的一声飞出,笔直的插进孔洞。

承影剑插进的孔洞立刻霞光万丈,石台后面出现一个模糊的剑影。

这下,众人明白了,这孔洞原来是找出传承的关键。而承影剑明显就是开启的钥匙。

众人不假思索的想到另外两个孔洞也需要用武器注入。

杜津立刻拿出一把宝剑插进第二个孔洞,却是怎么也插不进去。

明明孔洞比剑尖大的多,就是插不进去。

“看来需要对应的武器,不是什么武器都行的。”云齐开口说道。

石猛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上方宫殿中细剑和断剑说不定也有用。

几人听完,立刻行动,开始争先恐后的返回宫殿。

宫殿大洞前,一群魔修围着大洞议论纷纷。然后就见到一道霞光射出,狂风就停了。

这些人喜出望外,立刻想去看看出了什么变故。

就在这时,大洞中出现几道强大的气息,林铮等一行人飞了出来。

黄烈山首当其冲,看着眼前的魔修,散修。大手一挥,魔修如风吹过的麦子,成片倒下。

“烈山小儿,你干什么?”飞隐子怒声说道。

“当然是消灭你们这些贼人。”黄烈山手中不停,又是一大片魔修被扫倒。

徐老等四大门派长老不见门中弟子,本就憋着一口气。

现在黄烈山出手,立刻反应过来。他们是和飞鼠散人等签订了誓约,和宫殿中这些魔修可没有。

魔修,散修见情况不对,树倒猕猴散。可他们又怎么会是四大门派长老的对手。

阿弥陀佛

就在黄烈山准备赶尽杀绝的时候,一声佛号想起。宫殿外又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面容庄严的佛陀。

佛号带着威严的气息,如飓风扫向四面八方,在宫殿中回荡,四大门派长老的攻击被叫停。

“玉佛王,您老人家来了。”飞隐子上前一步说道。

林铮听到飞隐的话,也是心中震惊。他对玉佛王也是有所耳闻,对方是暴乱海域的霸主之一。

“黄掌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望放过这些晚辈。”玉佛王说道。

“我若是大开杀戒,你敢拦我。”黄烈山身为一派至尊,王级实力,自然不会怕了对方。

“嘿,烈山小儿,你莫要猖狂,你能杀我暴乱海域的人,我自然也能杀你的徒子徒孙。”一个面色苍白,身如竹竿的人厉声说道。

在他说完之后,身后人群一阵沸腾,推嚷中一群暴乱海域散修压着四大门派弟子过来了。

“找死。”黄烈山大手朝着竹竿散修一拍,

手掌携带无尽狂风拍下。

对方像是被万钧泰山锁定一般,被吓的满头大汗,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如土。

顾倩一听自己就有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就是知道这次他开除人开除对了。

“我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我干什么事情不都是一向问心无愧。”

“你一个女人家家的本就不应该参杂公司事情,现在竟然在公司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我觉得这总裁的位置是应该换人了。”顾倩舅舅不依不饶的说道。

因为他本来就起于顾倩的位置,所以自然也想要早一点把顾倩拉下水。

倒是没有想到顾倩还没有开口,那正襟危坐的董事长就说话了。

“这件事情你倒是跟我说说,顾倩哪里做的不对?”

顾倩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站出来为他说话。

他本来以为这次是他一个人的战争,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父亲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顾倩舅舅立马就慌张了起来,不过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东西一样,于是他连忙说道:“这次开除公司里的那么多人,给公司造成的损失,顾倩能赔吗?”

顾倩一听这句话觉得更好笑,要知道他开除的这些人,怕是只会让顾氏的营业额翻倍吧!

那些所谓的职位,只不过是一些空头的罢了。

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顾倩也不知道这些职位到底是谁设的,拿钱却不干实事。

“那你告诉我目前为止,到底造成了什么损失?”

顾清舅舅立马就慌了起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调查过,所以就来他召开董事会。

因为他只不过是想早点把顾倩拉下水罢了,他其实一点都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

“这不是还没有发现吗?但是开除出了这么多人,那是一定会造成损失的。”顾倩舅舅虽然没有借口,但是还是一口咬定这件事情。

顾倩笑了笑,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自己的父亲说道:“这件事情不妨这样,竟然你们一个人说会造成损失,一个人说不会造成损失。那不如这样,你们两人比个赛。”

顾倩当然是没有意见,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舅舅根本就没办法赢自己。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舅舅也十分自信的说道:“比赛当然可以,但是这比赛不是得有一个赌注吗?”

所有人都充满了疑惑的聚集在了顾倩舅舅的身上,似乎都十分期待,顾倩舅舅会说什么话一样。

“哦,倒是有一些新奇,那你倒是要跟我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赌注?”顾强军也一下子来了兴趣,他知道自己的弟弟一直都觊觎着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倒是想知道自己的弟弟又有什么坏想法。

“既然已经比赛了,那自然是有赌注的,就赌你这总裁之位。”顾倩的舅舅指着顾倩说道。

顾倩当倒是没有意见,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舅舅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这个我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既然舅舅也提到了赌注,那要是我赢了该如何?”

顾倩倒是不依不饶的看着自己的舅舅,他那么情于自己的位置,他到时候看看舅舅会拿什么跟自己交换。

顾倩的舅舅突然有些疑惑,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东西好交换的。

”陌生人笑了笑,道:“他也跟我的遭遇,本该先替我出这口气

半小時后,磨蹭的丁染被吳妍趕離了飛機,走之前吳妍給他準備了一個黃色背包,里面裝了一些物資,還有那柄消防斧也被丁染帶上了。

“好家伙!我就客氣一下,真把我當成手下了。”

丁染十分郁悶的走在路上,吳妍交待他一大堆事時他就有點后悔了,丁染本想拿受傷當借口來著,誰想吳妍不知從拿弄了一堆醫療器械直接給丁染做了個小手術。

想到這,丁染忍不住掀開衣服看了眼腰子,那里已經貼上了一塊紗布,吳妍只用了十分鐘不到就幫丁染消毒、縫合傷口,以及包扎,手法專業的讓丁染懷疑她以前是不是護士。

“神秘的女人。”丁染對吳妍下了定義。

由于昨天剛下過雨,茂密的樹林里還帶著蒙蒙水汽,丁染只走了一會兒就把襯衫打透了,不知是哪里來的蚊蟲還隔著襯衫叮了他好幾個大包。

“謝特!”

丁染面無表情的從頭發上拽下一只蜘蛛捏死,手心爆漿的感覺讓他心里痛快了一些,丁染對一些重口味的事物免疫力還是挺強的,畢竟看過不少重口味的大案,他不是那種見到蟲子就會尖叫的炮灰。

“嗖!”

就在丁染暗暗自得自己的承受能力時,他耳邊突然響起利器穿透空氣的聲音,丁染下意識的側了下頭,只聽“奪”的一聲脆響,一只兩尺來長的短矛深深扎進了他面前的樹干上。

“槽!”

丁染根本不管后面來的是誰,撒開腿就跑,他心里很清楚,就憑矛扎進樹里面的手勁,自己也不是那人的對手。

果然!丁染跑之后,后面傳來撕心裂肺的吼聲,丁染知道,這是野人的聲音。

“瑪德!不是說野人不會在白天出來么?”丁染現在都要恨死吳妍了,但同時他也想給自己一巴掌,非得答應吳妍去幫她探什么路。

就這樣,丁染玩命狂奔了十分鐘,身后野人的嚎叫才漸漸消失。

擺脫野人后,丁染找了棵樹靠著歇了一會兒,這期間野人沒再找上門來,想了一下,丁染從背包里掏出一件吳妍交給他的東西。

“這就是傳說中的六分儀么?”

丁染擺弄著手里略顯脆弱的儀器,吳妍交給他其中一個任務就是讓他找到海邊,然后操作六分儀測量一下太陽和水平線的高度記錄下來,丁染在大學玩過這東西,確實能測量出自己所在地的緯度,可丁染的疑問是…測量這玩意有啥用,難道吳妍還想逃出去不成?

當然,以丁染現在的見識并不理解吳妍的想法,為了活下去,他也只能老老實實按照吳妍的方法做了。

“當你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座荒島中,這時候該怎么找到海邊?”

這個命題丁染還從未接觸過,坐飛機的記憶完全沒有,丁染只能靠淺薄的知識拼一拼運氣。

正常來說,海邊的樹都會往內陸傾斜,丁染盡量分辨著周圍的樹木,就這樣丁染朝著距飛機越來越遠的方向走去,他似乎忘了自己該怎么回去的問題。

三小時后,丁染終于走出了樹林,這期間他發現了幾個大一點的池塘,并用筆記下了它們的位置,樹林外的視野就開闊的多了,首當其沖的幾座大山讓丁染有些摸不到頭腦。

“應該是在島上吧…”丁染突然有點懷疑自己之前的推斷了。

爬山是不可能的,丁染只能找了一條高地勢的路向上爬,就這樣又爬了一個小時,丁染終于到了這個坡的頂部。

“好壯觀!”

坡頂之后就沒有路了,丁染腳下是深達幾十米的懸崖,下面是一片令人震撼無比的大湖,這湖泊看上去至少有幾十平方公里,在湖邊建個鎮子都夠了。

丁染舉著六分儀上的望遠鏡往湖邊看,果然,一座座明顯人工搭建的建筑林立在湖邊,粗略一數都有幾十座。

“我靠!”

丁染突然看到了成群的野人在一座最大建筑面前聚集,他們整齊的跪拜在一個奇異的巨大建筑前似乎在進行一種神秘的禱告。

“這么多野人?”

丁染看的遍體生寒,立即用筆記下了這一危險區域。

“這…今天是找不到海了。”

丁染用畫筆簡單勾勒了湖周圍的情況,然后收起裝備準備回去。

往回走了一會兒,丁染突然停下狠狠的拍了下腦袋,他壓根沒記自己來時的路,也就是說,他可能和吳妍匯合不了,今晚要自己過夜了。

“一個人肯定死阿!”丁染心急如焚,慌忙在背包里翻找起來看看有沒有能救命的東西,背包中除了吳妍給他準備的一些零食、水什么的,還有一塊指南針。

“指南針??”

丁染突然想起來,早上吳妍把它塞給自己的時候表盤上的表針已經失靈了,現在不知為何又好了。

“磁場…飛機失事的地方有磁場干擾!”

丁染突然醒悟過來,憑借這個因素,他回去的路好找了許多。

重新返回樹林后,因為來的途中經過幾個水塘,他后半程路記得還算清楚,唯有被野人追殺那段路是丁染記不得的,而且還有一點,他不能按照原路返回,不然再遇到野人不一定能活下去了。

太陽漸漸西垂,密林的可見度逐漸降低,丁染已經連續行進了三個多小時,甚至他的腰子都有裂開的跡象了。

“現在這種情況,入夜之前找不到飛機,等待我的就是gg。”

丁染干脆停了下來,晚上肯定要在外面過夜了,這時>

赤嵌城,被攻占到今已經超過了大半年的時間,此時正按照著楊晨東的規劃在重新建設著。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比黑碼頭,這里將成為他們新的基地,被重視的程度完全達到了高級。

沒有人敢在城市建設中動什么手腳,相反大家齊心合力下,建設的速度一直很快。加上氣候宜人,一年四季就沒有寒冷的時候,最低的時候也不過就是五六度而已,施工也從來不曾停止過,所以這里用一天一小變,十天一大變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等著楊晨東來到這里的時候,已經看到了一個半現代化城市的雛形。

說是半現代化,是指沒有通電的原因。雖然知道像膠樹存在的位置與方向,但以當時的航海手段,想要達到那么遠還有一些實際問題要解決,只能等著先進的船支造出了,才能真正的成行。

就這一點,新出了一個造船廠,在楊晨東提供了一些先進資料的情況下,正在日夜研發當中。畢竟做為海上的城市,船支是否強大永遠都是第一位的,在這一點上,幾乎所有人都達成了一個共識。

雖然沒有通電,但筆直而寬闊的城內馬路已經建成并且通車,是那種左右各六車道的,對于人口只有幾萬人而言的赤嵌城,絕對是夠用了。便是以后有了更多人加入進來,也可以滿足大家的需求。同時道樹兩旁是樹蔭林立,一年常綠的情況下,這些樹木的存在讓人行走在其中,感覺到涼爽異常,當真是舒服的緊,用心曠神怡來形容一點也不過份。

不僅道路兩旁是這樣的,像是這樣的綠化設置城中四處皆有,達到了城市比例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其綠枝的覆蓋率,絕對可以用花園城市來形容。

為了這件事情,當初有人并不支持。認為城市就是讓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在城中移植樹木,這根本就是一種浪費資源的行為,至少其它的城市并不是這樣。更有的還拿京城和南京舉例子,說那里有的都是幾朝古都了,也未見得城中種植那么多的樹木。

只是礙于楊晨東強大的影響力,尤其是有了欒小雨和欒小晨那些優秀的政治教員之后,他們進入軍隊,進入百姓之中,用他們那三寸不爛之舌,天天講著六少爺的好處,弄得所有人都開始崇拜起來,甚至隱隱有了一種造神的意思。

當然,神指的自然就是楊晨東本人。

有了如此大的影響力,誰還敢反對楊晨東的任何意見呢?怕是不論自己的上官和屬下是不是能理解,單就說回到家中,家里人就先會指著他的鼻子去罵——你也不想一想,有現在的美好生活是誰帶給你的?

就這樣,在一眾政治教員的“工作”下,楊晨東如今在赤嵌城有如神一般的存在。就連三歲的小孩子,你問他當今皇上是誰,他或許都不知道,可是你問誰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那回答都是統一的——六少爺楊晨東。

議論與不同意見也是有的,可是當樹木移植完成了,整個赤嵌城的建設也大致有了一個初步的雛形之后,之前那些有各種意見的人馬上就閉緊了嘴巴。在四處可見的綠蔭之下,熱了的時候站在哪里都可以找到地方乘涼,去感覺一下涼爽的氣息,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此時此刻,大家才知道六少爺指導下的正確性,那些不同聲音馬上就是煙消云散。

尤其是按著六少爺所指的,所有的老房子推倒重蓋,新建的要橫平樹直,要達到不管怎么看,都是一條線。

初時也有人有疑義,認為這是民居,能住人就可以了,為什么一定要這般的規劃呢。可是當集中所有的人力物力建成了第一個示范性小區之后,同樣的所有反對之人又閉緊了嘴巴。

房屋的井然有序,每一條街道遠遠看去都是寬敞明亮。小區中有學校、有醫院、有專門解決民事問題的一個三層小樓,處理家長里短的事情與問題。隔個幾百米還會有一個公共廁所的出現,幾十米遠就有一個綠箱子的垃圾筒,那東西下面竟然還有實木的鐵輪可以推動。每天天蒙蒙亮的時候都有專人負責來清理,根本不等傳出什么異味就又重新的干干凈凈了。

街道每天都有專人打掃,保持著路面的清潔,讓人看上去就會感覺到心情是那么的好。還有治安崗樓,一個小區就有兩個,東西兩面全是,每一個崗樓里有士兵六人,每天三班倒,多長時間一更換等等,大大的保障了小區內人民的生活和財產安全。

小區正中心有一個寬敞的水泥廣場,那上面足以容納千人同時站在上面不會覺得擁擠。聽說以后等電制造出來了之后,這里還會有專人教大家在這里跳什么健身舞,以保證大家有足夠的精神消遣之地。就在廣場一旁還有一些鐵制的健身器材,可供人去活筋健體,益壽延年。

這一切的一切,就有如天堂一般的存在,讓但凡是來到這里參觀的人都是瞪大著眼珠子,一臉的羨慕。

沒有人可以在看到這里的現實情況之后還想離開的,只想就在這里住下來,永遠的住下來,再也不離開了。

為了這件事情,楊晨東聽說還差點出了事情,大家都在為想住在這里而爭執著。

這就是人!一個人基本的自私心理。

沒有吃的有時候,想著有一口吃的就可以了,就滿足了。

等真正有吃的時候就想吃點好的,穿點好的。當這一切都被滿足之后,又會起了別的心思,想著擁有更多的東西,這便是人心難足,欲壑難填。

最終事件還是被冷鋒大隊的出現給壓制了下去,雖然到現在為止真正的冷鋒數量也不是很多,攻下赤嵌島的時候有一些輔兵立了功,人數又增加了一百多,可真正的數量也不過在五百左右。但他們都是真正的精兵強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离境前,最凶险的半小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走地鸡到妖族至尊

夜晚的血

从走地鸡到妖族至尊

燕安夙

从走地鸡到妖族至尊

情殇孤月

从走地鸡到妖族至尊

赵家十凉

从走地鸡到妖族至尊

白天

从走地鸡到妖族至尊

二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