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帮他》。

转目望去,只见展梦白一付失魂玩笑。他抽了口凉气,目光转视

“恭喜恭喜。”

陈飞刚把加米拉他们送回去,回到自己的小屋,在门外不远处就能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子一直在等着自己。

“我是红衣主教麦尔森,可能您并不认识我吧,也确实如此,我虽然也一直在为国家奔走但跟您可是完全比不了啊。”

陈飞有些刻意的扫视了一下这位叫做迈尔森的红衣主教,他知道这一位是教宗治理教会的最得力的助手和顾问。

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尤其是现如今,自从上一任国王取消教宗这个职务之后开始。红衣主教已经逐步成为了教会的代言人。

“不知麦尔森大人来找我,所谓何事啊,我感觉我们应该不属于一个系统吧。”

陈飞来之前就听马尔斯跟他说过,王城里面的各种系统互相掣肘,可以说都在互相比着呢。

“这你要是哪里踏错了一步啊,就彻底废了。”

马尔斯当时那种阴暗的脸说话的样子也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恐怖。一般人可能体会不到这种恐怖,但是看过很多电影电视剧的陈飞,看到那张脸后背就直冒冷汗。

所以面对突然来找自己的红衣主教,他自己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尽可能的不要与其牵扯上任何关系。

“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咱们都是为国王大人办事,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区别呢。”

红衣主教长得胖胖的,一看就是平日里吃的太过丰盛的缘故,他还举着一个赤红色的拐杖。并没有拄着而是举着,这就让人感觉有点好奇了。

“你们的想法我都知道,看你这几天国王大人没见到我都想你了,我是怎么想的,我想着呀,把你找来咱们喝点酒,听国王跟我说,还要给你个爵位当当。”

红衣主要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勾着他,很明显这是在试探他的态度。大部分的人当听到要获得一个爵位的时候,都会双眼目光,这是很正。

就算是陈飞也不例外,他突然想到了在这个国家里获得了爵位所能获得的那些权利与资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国王没有找人直接找我呢?你为什么要亲自来跟我说呢?”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这样一个突然来找自己的人,他肯定有着别样的目的,尤其是今天自己私闯地牢的事情可能已经传出去了。

这件事情如果传到国王耳朵里,别说要给自己一个爵位,包括雅楠和马尔斯。在内的所有人看那样子八成都要跟自己一起掉脑袋。

“我来这里只为了一件事,就是这几天城里城外一直传着说有一只石像鬼在到处兴风作浪,不知道您听没听到那个消息啊。”

很明显面前这位。红衣主教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他的问的语气其实已经说明了,他对这件事情是极度关注并且是完全知情的。

“知道一些,但是那个怪物应该不具备什么特别大的杀伤力吧?”

力一招解刀第二式切肉對著廖家弟子的脖子就橫掃,離他最近的廖家弟子直面溫樊的攻擊開始還不以為然:“你一個煉骨的武徒即便按著玄級元器也別想傷到我。”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手中的黃級中品大刀就跟溫樊手中的烈焰碰撞在了一起,一瞬間大刀被斬斷,刀光劃過脖子瞬間一條深深的傷口出現在脖子上,鮮血從動脈里面噴涌而出就像噴泉一樣。

就連他身邊的兩人也受到了波及脖子上也出現了傷口雖然沒有多深但是卻依舊血流如注,二人雙手緊緊的捂住脖子上的傷口瞪大雙眼死死的盯著溫樊。

眼看著跟其余人的距離已經非常近了,溫樊一腳踹開其中一個瘋了一樣逃跑,廖奇和幽斗看著溫樊殺出重圍齊聲怒罵:“你們這幾個廢物!還不趕緊攔住!”

就在溫樊驚險突出重圍的時候幽家弟子和廖家弟子的刀從溫樊后背上劃過,一道道血痕穿過一副出現在后背上,衣衫被染紅,疼痛的感覺提醒溫樊他在幽廖兩家弟子的攻擊范圍之內。

溫樊猛地回身向后一躍的同時揮動手中的烈焰,繼續全力施展切肉,烈焰所過之處勢不可擋,強大的威勢逼迫幽廖兩家弟子后退,有一位廖家在劫后余生一邊大口呼吸一邊說道:“怎么會這么強!明明前幾天還只是煉骨的武徒,現在的實力居然比我三次煉體的實力還要強!”

說話間溫樊迅速拉開距離,身后廖奇大罵出聲:“廢物!站在那里干嘛?快不快追,人若是跑了,我要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這話驚醒了被嚇呆的廖家弟子,廖家弟子回過神來慌忙的朝著溫樊追去,溫樊一邊朝著逃山脈迅速逃跑,在逃跑的過程中時不時的會被幽廖兩家的弟子給追上,逃跑的過程中溫樊分心二用,一邊注視著逃跑的方向和路,一邊關注著身后的動靜。

而幽廖兩家的弟子一邊追一邊喊:“站住!你這賤民給我站住!不準跑!”

溫樊就仔細聽著聲音,當聲音越來越大的時候也就是意味著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當聲音大到臨界點的時候溫樊就突然轉身施展切肉,猛地橫劈砍,剛開始第一次猝不及防溫樊成功的重傷了兩個幽家和廖家的弟子。

當第二次溫樊故技重施的時候幽廖兩家顯然早有準備,揮動手中的武器進行抵擋,在抵擋的時候瞬間暫停腳步,然后在超前追擊,當然也不是每一次溫樊都不會被攻擊,在逃跑的過程中溫樊后背上的傷口密密麻麻都數不清了。

也有在溫樊轉身的時候不躲避不抵擋和溫樊以傷換傷的,結果就是自己被重傷,當然溫樊也不好受,身上也被對方狠狠的砍中,刺傷,死亡的危機的籠罩著溫樊,同時也在時刻的提醒著溫樊。

一邊逃跑溫樊一邊不停的在念叨:“快點!再快一點!我不能死!老媽還等著我回家呢!我絕對不能死!”

回家的心念支撐著溫樊在重傷的同時速度不減的朝著塔多山脈逃竄,身后廖奇和幽斗死死的追著,終于溫樊逃到了塔多山脈,逃進了森林當中,廖奇和幽斗也率領兩家弟子緊跟著追了進去。

他身上的衣服也还没有干透,也应该睡一觉的,但却偏偏睡不着

冯老总统抵达新罗松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并不算太长,因为他的到来,对新罗松的向征性意义,可能要远大于实际作用。

在一片和谐之中,发布会终于结束,老总统也在特勤人员的护卫下坐上一辆专车。

在媒体记者差不多散去后,集团最睡你老婆,也跟你没关系咯?”申南听完竟然是没有半分客套,直接骂了回去。

刚刚拳爪相交,申南大概知道九望和自己实力相仿。李衍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这般欺负,以申南的暴脾气自然不可能保持心平气和。

九望闻言,面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下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帮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苦艾琳

椰莫泪

苦艾琳

太子俊

苦艾琳

老狼爱吃鸡

苦艾琳

孤独漂流

苦艾琳

酥皮泡芙

苦艾琳

郭城驿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