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惹人嫌》。

他又想起了幽灵山庄外的生死动了,七星皮鞘中的长剑已化

萧慈在亭中别了闻人七七后,很快就便回到了房中。

一路上,直到归而房中,萧慈的心中一直在细细的想着关于适才闻人七七与自己所言的一些有关于星空联盟和天魔令之间的事情。

这闻人七七看起来倒也不像是什么坏人,若是她当真是为了天魔令的话,当时趁着自己伤重昏迷的时候,大可直接对萧慈下手,而不是将萧慈带了回来,细心照顾不说,闻人七七所使用的翠玉灵可是当今人族之中最好的灵药。

这种灵药炼制起来麻烦,更是需要经历不少的步骤才能够完成,对于外界而言,这翠玉灵的确是千金难求。

也还是多亏了闻人七七的翠玉灵,这才让萧慈身上的伤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

萧慈还记得当时使用了海棠剑之后的感觉。

海棠剑不愧是超品仙器,除了萧璟宣之外,虽然萧慈也能够使用海棠剑,但这海棠剑的等级实在是太高了,使用了两次之后,萧慈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所有力气和灵力都被抽得个一干二净了。

这是还是萧慈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这个名为虚脱的感觉。

实在是不太好。

海棠剑也是剑,万物皆有灵,先天剑灵之体的萧慈无疑深深的吸引了海棠剑的。

只是,萧慈本人和海棠剑之间的等级相差得实在是太大了。

这一点,萧慈已经清楚认知到了。

当时也是因为萧慈凑巧才知道了海棠剑法被封存在天山白玉中的。

在秘境中的时候,若非是当时情况紧急的话,萧慈又怎么可能冒险使用海棠剑呢?

反而导致了自己真正的身份被泄露出去了。

不过,萧慈倒是不甚在意。

只是包不住火的。

这一点,萧慈自然是知道的。

反正之前也有传言是关于萧慈和萧璟宣之间关系的猜测。

这先天剑灵之体可是百年,甚至是千年难遇的剑修天才。

五十年前,名满一世的萧璟宣亦是拥有先天剑灵之体,而如今的萧慈也拥有先天剑灵之体。

当然,因为这一层联系,传言中便不约而同的会有人拿萧慈和萧璟宣做比较的。当然,也有人认为萧慈是萧璟宣的转世,或者是亲戚什么之类的。

只是萧慈当年还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怎么做梦也不会想到,萧璟宣竟然是自己的父亲,那个,在五十年前名满天下的男人,那个号称天下第一剑仙的男人啊!

更别说,在秘境的时候,萧慈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施展出了自己的海棠剑。

这海棠剑并非是萧璟宣的本命剑,却是萧璟宣一生当中最有名的剑。

其中的海棠剑法更是萧璟宣自创出来的,当今世界上除了萧璟宣无人知道这海棠剑法。可萧慈不仅能够控制住海棠剑,却还知道海棠剑法。

萧慈身上的种种情况与当年的萧璟宣联系起来,实在是很难让人觉得他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别的关系的。

想必这海棠剑,让萧慈更是忧心忡忡的自然是他从通山兽手中拿到的天魔令。

五十年前,天魔令因为不明原因落入了秘境之中。

可世人却不知道,其实当年时萧璟宣亲自将天魔令送入秘境之中,也是他拜托通山兽以秘境内的气脉之力控制住天魔令的力量的。

只是萧慈不明白,五十年前萧璟宣是如何得到天魔令的?他最后又为什么将天魔令放入秘境中封存五十年。

而且,按照通山兽的‘供词’,萧璟宣与它说好了是五十年后将天魔令取回来的。

可是,五十年后来的却不是萧璟宣,而是他萧慈。

五十年后恰好萧慈就来了。

难道这都是巧合吗?

还是他和这天魔令有什么关系吗?

萧慈懊恼了一番都没有熄灭。

不过,这天魔令若是他一直带在身上的话,怕是麻烦。

或者,送去星空联盟其实也是一个办法。

一时间,因为有关于萧璟宣和天魔令之间的事情让萧慈思考得有些没有线索。

思及此,萧慈索性先是将关于萧璟宣和天魔令之间的事情先放下了。

按照闻人七七的说法,昨日周均尝试着联系苏白成功了。

只是当时因为萧慈有事,周均和苏白也没有去打扰他了。

在当时秘境中,除了林桑桑和苏白二人之外,在场也有不少人都陷入了危机之中,如今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想到这里,萧慈便毫不犹豫的施展术法,以水镜之力直接联系了苏白。

萧慈目光一动,眼前凭空出现了

火星環計劃是羅曼·塞納畢生的奮斗目標。

只要他還活著,就絕不會放棄重新奪回火星控制權的機會!

這就是懸在馬丁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

也正是因為這份不安,馬丁才會如此焦慮著急地組建艦隊。

然而他并不知道,正是這支艦隊的出現,將給他帶來徹底的死亡和毀滅。

他任命8位艦長沒多久,羅曼·塞納就收到了消息。

總裁先生確實逃到了美洲,但真實位置是加勒比海的一個小島“卡其瓦爾”。

他蓄了絡腮胡,戴著墨鏡和太陽帽,穿一身T恤褲......

放手任其经受风雨的洗礼。摆脱上就要走了,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湖邊的溫度不高,但比剛進森林時顯然要熱了不少。

沈深看不出湖面有什么不同,湖水也跟普通的水差不多,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伸手掬了一捧聞了聞,也沒有特殊氣味,只有一絲輕微的麻木傳來,卻不像那個女孩說的腐蝕嚴重。

踏上刀器試著在湖面飛行了一圈,感覺也很正常,沈深又落到湖邊,神識掃進去,確實有一些壓制,但壓制的并不大。

湖水安靜幽暗,只有一些低級藥材在水中生長著,還有一些則長在湖邊,沈深沒有見到煉氣級以上的藥材,大部分都是鑄體境的修士適用的。

一陣破空聲傳來,沈深知道剛才自己在湖面飛行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想要回避已經來不及了,只好若無其事地站在原地,看看來的都是什么人。

“原來是師兄你。”一個溫婉的聲音響起,沈深早就看到了一行過來的有五人,三女二男,其中三女一男曾在公會大廳中遠遠地見過一面,還有另一個男子卻是陌生。

說話的就是曾邀請沈深組隊的那個眼睛會說話的羞澀女孩。

五人中,說話女孩煉氣三重,還有一個女孩也是煉氣三重,另一個女孩卻已是煉氣中期四重了。那個見過一面的男子也是煉氣四重,而陌生男子修為最高,煉氣五重了,看上去快要突破到六重了。

沈深含笑點了點頭,還未說話,那個陌生男子聽著另一個男子在耳邊說了幾句話后,眉頭皺了皺。

“煉氣二重?不識抬舉,梓涵師妹,你邀請這樣的人組隊干什么?”

沈深吞下了剛要出口的話,這個煉氣五重男子眼角間依稀有陰冷的氣息掠過,同樣不解地蟄了下眉。

那個已是煉氣四重的女孩也有些不快地望了眼沈深。

“就是,鄭重師兄說的是,有鄭師兄在,我們五個組隊就足夠了。”

說著話,一邊還向那個鄭重師兄笑了笑,媚眼如絲,看來對這個鄭師兄很有好感。

“不是這樣的,我看這位師兄一個人在大廳看信息,以為也是來莫湖的,再說煉氣二重也不錯了,我和王麗不都是煉氣初期的嗎?”

叫趙梓涵的羞澀女孩有些著急,臉色都漲紅了一些。

“梓涵師妹,你還年輕,不懂人心險惡,以后不要找亂七八糟不相干的人組隊,隊里有我,我會照顧好大家的,再說還有錢莊師弟、于雪師妹,你就放心吧,梓涵師妹。”

鄭重一邊說著,一邊還朝梓涵師妹溫和笑著,靠近了一些,看來這個鄭重暗戀著這個趙師妹啊。

沈深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這位鄭重師兄。

“這位師妹,多謝你相信我,我一個人習慣了,就不拖累你們,請自便。”

“放肆,師妹也是你可以叫的?”

鄭重不管不顧,依然緊盯著沈深不放,眼角的那股敵意,任誰都可以感覺得到。

“關你屁事,你又算哪根蔥?”

沈深一忍再忍,卻再也忍不下去,莫明其妙的,這個鄭重處處針對,哪門子得罪他了?

“真是好膽,看你手底下是不是也這么硬氣?”

鄭重聽到沈深的話后,氣得臉都有些青了,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飛劍。另一個叫錢莊的男子和說過話的于雪,也二邊散開,隱隱有合圍之勢。只有那個叫王麗的女孩和趙師妹沒動。

“鄭師兄,等等,我們不是要去湖心小島嗎?現在就去吧。”

趙師妹及時叫住了鄭重師兄,一臉不快地樣子。

看到梓涵師妹有些不高興的樣子,鄭重倒真的收起了手中的飛劍。

“這次放了你,別再讓我碰到。”

說完,對梓涵師妹一笑。

“好,聽梓涵師妹的,我們這就過去。”

那個叫于雪的女孩,聽到她眼中的鄭重師兄這樣說話,卻恨恨地盯了沈深一眼,也即轉身離去。

趙梓涵歉意地望了眼沈深,卻沒有再說什么,也即踏上飛劍,呼嘯著飛上湖面,一起向著湖心小島而去。

“希望你也不要再次遇到我。”

沈深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遠遠地送到了鄭重的耳中,氣得他差點一個立足不穩。

看了眼旁邊的梓涵師妹,卻沒有停下來,只是陰冷的眼神,橫掃了沈深一眼。

一行五人漸行漸遠,沈深似乎還看到那個叫趙梓涵的女孩再次回頭望了他一眼,心里不禁有些好笑。

看來那個叫鄭重的喜歡這個女孩,自己是無故中招,說不定,那個鄭重還起了滅殺自己的

遥远的天使界战神安斯艾尔睁开了眼睛,有些惊讶,他在人间的分身居然被杀了。这超乎了他的想象,按照人间的实力分化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可以斩杀他的分身,哪怕是即将成为天使的人也是一样。

他的分身虽然只有他的一层实力,但是却和他一样能够勾动天地秩序,这样居然还能死了,这是出乎他的意料。

好在他在分身上面留了一道魔法印记,这道魔法印记只有在分身出现意外的时候才用得到。

“时空倒流!”安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惹人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修仙学院

茶仟

我的修仙学院

稚楚

我的修仙学院

简薰

我的修仙学院

懒人姚

我的修仙学院

展眼舒眉

我的修仙学院

加加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