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南海之势》。

那白马正在那边马棚嚼着草。小麽困难?他嘴里说着话,身子早

洪林英身在空中扑下“哈哈,不过是江湖偷盗之流小技罢了,‘知音虫’.....,啊,这是什么?”忽听一声惨叫响彻林间,洪林英话说一半,一声大喝,身形在半空已是一个急折,狼狈的跌向一边。

而季军师仍是背对着二人,不过此时他身后却有几条树根破地而出,将正一步踏地已抢先到了身后,“大开碑手”正欲拍出的大汉自下体洞穿而过,其胸、顶、脖处或直或斜或歪透出几截血淋淋的树根,兀自还抽搐不停,眼见大汉是不活了。

“木刺术”---低级仙术,正是季军师提前做的手脚,之前他只是怕运功其间有小动物过来打扰他吸灵冲关,所以要做一个防护措施,想到李言先前的“木排刺”之后,便考虑到亦可利用此地茂密的树木,唤出其地下的根茎做为攻击,不想此时用来正是合适,只是没能一举歼灭洪林英,倒是让他觉得很不满意,非是他不想,而是此时他可以运用外放灵力少的可怜。

只是这时的季军师连头都没有回,嘴里喃喃自语“‘知音虫’,竟然是‘知音虫’”,忽然他猛的低下了头,在自己身上闻了闻,又忽的抬头看向李言厉声喝道。

“你竟然把这种江湖下三滥的东西放在我的身上,我竟不知,好好好,真是好手段,好手段,呵呵。”说到最后,竟声色俱厉的笑起来。

季军师气急攻心,一来以他这样对江湖手段如此老道之人竟然栽在这小儿手里;二来若非这小子用了这手段,那么此时他已是在运功疗伤了,何来这般变故。

“知音虫”,名字有些高雅,其实乃是江湖下九流那些鸡鸣狗盗之徒才用的手段,它是一种食草性普通妖兽,一生都无法进化到一级,也就是说无法开启灵智,但它有种天赋技能,就是喜欢每天吐出十几枚透明的圆形颗粒,这些颗粒会散发出不小的气味,会被其它一些妖兽所不喜,主要作用就是给自己圈定一定的领域,驱赶其他妖兽;或者是说遇见他喜欢的食物,一时间无法取走时,也会吐出这些晶体颗粒,而沾了这些晶体颗粒的食物,其他妖兽是极难下咽的,它却可下次再寻味过来取走。

“知音虫”对它自己吐出的这种气味,却是极其敏感,在近百里它都可以寻到,这也算是上天赋予它的一种生存本领吧。但这种本领却被一些江湖下九流之徒所善用,往往在目标肥羊身上把这些颗粒碾碎抹在其衣服、马车上,寻机或抢或偷。

季军师当然知道这个东西,此虫离它自己留的气味颗粒越近,越兴奋,但关键这个气味像他这种江湖高手是很容易识别出来的,现在听到洪林说出此物,闻了闻自己身上,稍微一想,便明白了一切。

怪不得李言大面积的种野花,弄的满山谷香气浓郁,这样一是掩盖抹在自己衣服上的“知音虫”颗粒气味;二是自己的衣服就是凉晒在谷中的,这个过程在春天花粉传播时候,会有不少花粉落在自己衣服上,而自己穿上时,满鼻都是这些花香了,便也遮盖了气味;三是花种在山谷里,自己只要一回山谷,就时时刻刻都在闻这些味道,这就让自己形成了习惯,而这种习惯就会让人丧失警惕性。这几点综合起来,哪还能留意那“知音虫”留下的气味。

知道了这些,已让季军师恼怒交加,对李言的心机已是产生了些许忌惮之意。

这时,旁边的洪林英已从地上翻身站起,一脸惊恐的看着那盘坐在地的背影和身后已是气息奄奄,凄惨无比的师弟,堂堂一江湖绝顶高手,瞬间便已去了性命,这地下所设的陷井,他二人可是半点也无查觉。

刚才他二人之所以到了此地没有立即攻击,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怕季军师设了手段,他二人之前远远的吊着,也是没见季军师在这里有什么挖坑刨土之举,但刚才还是仔细观察了附近,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妥,这才突然发难的,怎得这就突然地下有木刺射出了,只一击便杀了一人。

但他也是狠人,只是片刻犹豫,当然知道时机的重要性,身形又从原地腾空而起,他竟向师弟扑去,只是临近那垂死大汉时,却是脚尖在其身上一点,已欺身到了季军师身后,一拳照准季军师后脑捣了过去,他竟是利用师弟的尸体做为踏脚石发起了进攻。

他这一击方向也是刁钻,没有从其他方向进攻,因为其他方向他怕也会设有陷井,以此方向进攻,并以尸体做掩护,同时他已有防备,要想再有什么陷井伤他,却是难了许多。

季军师当真这时是避无可避,他艰难偏头,吸气含胸扭腰,洪林英一拳便擦着耳边打了空,但他乃江湖大家,搏杀经验何等丰富,见状已知季军师此时正当疗伤关键,已无法抽身而走,当下打空的右手往回一圈,成半搂状,指节环扣突起,已变成凤眼锤,狠狠砸向季军师左太阳穴,左手也短距离自下捣向其后腰处。

这一式已将季军师圈死在其攻势之内,季军师当下无奈,只得再次含胸伸臂,使自己尽可能的靠在了洪林英怀中,右手还远远的吊在李言头上顶门之处,这一姿势甚是暧昧,如一女子依偎在一壮汉怀中。

“砰”的一声闷响,洪林英左拳已狠狠捣在季军师后腰之上,右手回圈凤眼之式

“如錦兄,好久不見。”

沈深打了一個招呼,立即轉向了原滄河。

“原伯父好,各位前輩好。”

原滄河驚喜的眼神一閃,隨即暗淡了下來,隨即又有點欣慰。

原滄河沒有看到自己的女兒原如琪,心里黯然的同時,也感覺欣慰。畢竟,現在的原家風雨飄搖,再也不敢讓自己的嫡系弟子出現。

“琪兒呢?”

原滄河還是沒有忍住,有些激動地問了一句。

“原伯父,琪兒很好,您放心。原家的事我在路上已經聽說了,這次就是專門前來。”

沈深笑著說了一句。

”锦衣公子道:“难道你现在觉盗,是小偷?……”他忽又摸出

丁柏呵的笑了。

“我說了我沒見過,要懷疑也得有證據,別仗著你是陽爻人,就可以誣陷陰舛人了。

還真是奇怪,都是三組的成員,為什么你們信胡宇說的卻不信我說的?明明我說的都是實話。”

元化星微微笑了下,不緊不慢地保加尔城的主人之后,这里就有如换了新天一般,百姓有了更多的选择,生活的餐桌上也多了更多的食物品种和颜色。

尤其是当随后不久后勤运输队一支又一支的赶到保加尔城之后,更多的各种货物出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南海之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薄暮归路

薄荷凉夏

薄暮归路

灰白熊

薄暮归路

卟许胡来

薄暮归路

波波

薄暮归路

赤虎

薄暮归路

小小妖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