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冲谁来的?》。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向楚白,等待他的回应。

  

  而楚白则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再次环顾了一圈。

  

  他认真的打量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脸,各种不同的表情在楚白眼中闪过,担忧、害怕、躲闪、忐忑。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同的情绪,唯一相同的,只有清一色的面黄肌瘦,麻木憔悴。

  

  这是一群被现实折磨得体无完肤的受难者。

  

  如果不是真的饥饿,谁会愿意去吃同类的尸体呢?

  

  楚白心中叹息了一声,表面上则面无表情的说道:“只要你们不是主动猎杀自己的同伴,这件事我不管。”

  

  “谢谢你,楚白。”张之庆真诚的说道,“谢谢你的体谅,也谢谢你的理解。”

  

  楚白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你无需感谢我,我没有做任何值得你感谢的事情,我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仅此而已罢了。”

  

  ”无论如何,你能除了黄宣虎一伙,对我们而言就值得感谢。”

  

  “我杀他们,仅仅只是他们该死,是我自己想杀他们,与你无关,更何况黄宣虎与小刀还不是我杀的。”说到这里,楚白看了一眼钟平海与小心缩在一旁的年长混混。

  

  张之庆迟疑了一下,道:“吴超的事……”

  

  吴超?是指那个年长混混吗,我好像记得大兵说过吴华有个哥哥叫吴超,脾气暴躁,与他弟弟一点都不像,说的就是他吧,现在看来,脾气确实暴躁。

  

  完全冷静下来的楚白已经不再纠结是谁杀了小刀,他冲张之庆摆了摆手,说道:“有你这个警察在,杀人行凶这种事也轮不到我来管,你自己决定吧。”

  

  听到楚白不再过问吴超,张之庆明显松了一口气,:“谢谢你能信任我们,楚白,吴超他虽然脾气暴躁一点,但本质却不算太坏,以前这个地下避难所的几次大的行动,他都有参与,而且任劳任怨,小有贡献,要不是以前因为食物分配问题他当众被小刀狠狠羞辱过几次,平时也时不时的被找麻烦,他今天也至于在冲动下做出杀人这种举动,不过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严格看管他,让他将功补过,绝不会让今天这样的事再次上演。”

  

  听了张之庆的话,楚白回头又去看了看一脸激动正拼命点头表示同意的吴超,便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张之庆的解释,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见楚白认同,张之庆真正把心放下,他之所以解释的这么详细,其实是怕楚白表面放过吴超,心里却还存有对他的不满,这才特意点出吴超与小刀之间的矛盾,好化解楚白心中对吴超的芥蒂。

  

  看自己劝解效果不错的张之庆心中暗喜,想要继续招揽楚白留下的话题,却发现楚白的表情正逐渐变的淡漠,刚毅棱角的面庞上仿佛是有一场风暴在酝酿。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张之庆马上紧张起来,心仿佛被人给揪了起来。

  

  “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楚白冷淡的声音响起。

  

  楚白声音平稳有力,没有明显的起伏,仿佛是要说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但张之庆却不知为何的感到了一股寒意,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他感到一阵压抑,他定了定神,艰难的说道:

  

  “你问吧。”

  

  楚白盯着张之庆的眼睛,语句清晰,声音深沉:“张警官,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黄宣虎虽然用武力控制了这里的饮食发放,但是本身并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对吧?”

  

  “是……是的。”楚白的眼眸犹如一口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潭,让张之庆心中的紧张下意识的加剧,心脏怦怦直跳。

  

  “很好,那么你一定认识你们中一个叫王迪的年轻人吧?”

  

  “王迪?”张之庆愣了愣,他没想到楚白竟然把话题突兀的转向了一个毫不相关的人身上,“就是那个二十来岁,毫不起眼,但却有个让人羡慕女朋友的王迪?他怎么了?”

  

  “他死了。”楚白眼睛微垂,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死了……?”张之庆愕然,“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难道是在我被黄宣虎抓住期间,被黄宣虎给杀了?”

  

  楚白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说了一句“你跟我来”,便转身离开了发电室。

  

  张之庆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依言跟着楚白走出了发电室。

  

  走廊上弥漫着柴油燃烧产生的呛人黑烟。

  

  张之庆出来下意识的掩住口鼻,阻止黑烟吸入体内。

  

  跟在楚白路过储藏室时,他有些好奇的往储藏室里面望了一眼,但里面都是浓烟,什么只能模糊的看个大概,正准备收回目光的张之庆,余光无意间瞥见两个熟悉的人影一动不动趴在地上,双手捂胸,面容因痛苦而狰狞扭曲,嘴巴与其旁边的地上都是星星点点的斑驳血迹,仿佛是咳嗽咳出来的一样。

  

  这是楚白干的?

  

  张之庆打了个寒战,连忙收回目光,不敢多看,他认识地上的这两个人,都是黄宣虎的直属手下,和大兵一起被黄宣虎派出来杀楚白,现在这两人死在这里,大兵虽然看不到人影,到想来下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楚白没有理会张之庆心里活动,带着他径直来到了放置王迪与其女友二人遗体的地方。

  

  “还认识这两个人吗?”

  

  听到楚白的问话,张之庆连忙低头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尸体全身被高温灼伤的焦黑一片,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腹部还明晃晃的插着一块锐利的铁片,整个人惨不忍睹。

  

  而另一具尸体也没好到哪里去,身上衣衫褴褛不说,身体露出来的地方都是累累的伤痕,就连面孔上也被殴打的面目全非,张之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难道是王迪?旁边那个是……他女朋友杨琼?这么会这样呢?难道是刚刚黄宣虎弄出来的爆炸?“张之庆惊骇至极。

  

  “王迪为了救我,扑到即将爆炸的油桶上,为我挡住了致命的爆炸,才会弄成这幅样子的。”楚白的声音低沉,眼中闪过黯然。

  

  “难怪黄宣虎与小刀被小钟与吴超杀死时,你会显得那么的愤怒,你是想亲自报仇吧……”张之庆喃喃自语道,他终于弄明白了楚白这么愤怒的原因,自己最痛恨、最想报复的仇人在自己面前都别人杀死,搁谁都会会心有不甘吧。

  

  “王迪是为了救我而死的,而我已经给他报过仇了,他的事,已经了结,但他女朋友的事还没完!”楚白语气渐冷,犹如一股渐起的寒风。

  

  “他女朋友是被黄宣虎活活折磨死的!”

  

  “你刚刚说过,黄宣虎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吧?那王迪女朋友是怎么回事?”

  

  “别告诉我,你这个警察什么都不知道!”

  

  “回答我,张警官!张之庆!”

  

  楚白声音中压抑着的愤怒,犹如阴沉天空中突然炸响的闷雷,惊的张之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

陆隐已经不需要炎貂,但毕竟是超越七十万战力强者,“有收服的可能吗?”。

  第二夜王摇头,“很顽强,除非一直以幻境控制,否则会想办法逃”。

  “先控制着”陆隐道。

  让第二夜王退下,陆隐抬手,点开个人终端,联系了虚青。

  这段时间虚青联系过他两次。

  “虚青总帅,找我?”陆隐开口,语气轻松。

  虚青淡淡道,“陆盟主,伤恢复的如何?”。

  陆隐闭关,对外宣称就是疗伤,“还行,劳烦总帅关心了,也......

他张开了他的口,只不过全无半丝抽撤延误,飞环

“不过现在,我还需要去另外一个地方。”

  叶枫看向一个商铺里面,大踏步走了进去。

  “黑洞交易会,没有什么不能交易。”

  “我来看看,它有没有仙王的修炼心得交换。”

  ……

  “你说有人在交易会里面发布搜集征> 在他身側站著兩名孩童模樣的小弟子,正微微彎腰的看著,仿佛是在認真學習,但當看到幾枚銅錢完全停下時,頓時一臉的激動。

“師父,是火天大有卦!上上簽!”右側的弟子頓時喊道。

“上卦為離,為火;下卦為乾,為天。火在天上,普照萬物,萬民歸順,順天依時,大有所成。”另一名弟子也解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冲谁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玄机

不问不回

末世玄机

席绢

末世玄机

逗逼南波万s

末世玄机

水冷酒家

末世玄机

长宇宙

末世玄机

十八岁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