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起渡劫吧(第三更)》。

”另一人道:“他是昨天半夜里嘴?’章横挣扎,勉强摇了摇头

趙亮把宮羽博一眼看穿,頓時將對方嚇得有些六神無主。這樣的反應,趙亮感到非常滿意,心道:果然不出所料啊,趙高那個混蛋,跟北辰老兒聯起手來對付我們。栽贓陷害熄燈道長,既能給四方山凌霄宮的那幫妖道報仇,又可以伺機利用大秦軍方和江湖武林的怒火,破壞徐福的東渡計劃,可謂是一箭雙雕。也是老天暗中保佑,讓他和鄭盧雅鬼使神差的跑到井口鎮這里搜索失蹤特工流星,這才恰好碰上了對方的陰險布局。

倘若遲上兩三天的功夫,一旦讓渭水幫和他們的黨羽先找到了熄燈道長,雙方交手廝殺弄出人命,那么此事想要再反轉過來,恐怕就難如登天了。

看著四周俯身跪拜的人群,尤其是剛才還威風凜凜、趾高氣昂的恒熙和宮羽博,此時都是一副噤若寒蟬的模樣,趙亮內心中立時升起了一種為所欲為的小沖動:我靠,要是現在一聲令下,將鎮子外面的羽林鐵衛都喊進來,把敢炸刺兒的家伙統統干掉,豈不是一了百了?到時候回去跟秦始皇講,就說因為這些人妄圖破壞東渡大計,所以自己替陛下著急,便一怒之下把他們都宰了,估計秦始皇也會一拍大肚子,高興的喝道:“干得漂亮!”

不過,雖然皇帝不會對他問罪,可是關林副局長卻絕對饒不了他,一下干掉這么多人,非得被局里槍斃十分鐘。

想到這里,趙亮壓下異想天開的思緒,對眾人說道:“都站起來講話吧。白云凡一家慘遭滅門之事,其中疑點頗多,看來還須重新徹查一番才行,本國師就辛苦一下,親自來偵破此案吧。”

盡管這樣做極不符合朝廷的律法和規矩,可是膚施縣令恒熙卻連半個不字都沒敢說,唯唯諾諾的應道:“如此就有勞國師大人了。”

宮羽博此刻已經從之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他雖然還沒有搞清楚,剛才趙亮究竟是如何能看出他心中所想之事的,但他卻十分清楚,這個時候,誰都指望不上,生死成敗就只能靠他宮羽博自己了!好在白家滅門之事和狄道縣劫匪之事,目前都還只是空口白話,尚沒有確切證據,所以,他必須利用寶貴的時機,憑借公子胡亥和國師北辰這兩座靠山,跟趙亮他們好好較量一番。

于是,他眼看恒熙開口表態,趕緊說道:“小國師,在下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趙亮心道:凡是問“不知當講不當講”的時候,多半這句話都是不當講的。但是,他又不好在眾人面前,直接不準宮羽博說話,顯得自己霸道跋扈,或者做賊心虛。于是笑道:“宮少幫主有話盡管說吧,我可不像你,剛才那會兒一直急吼吼的,就是不愿聽我多講兩句。”

宮羽博聽他挖苦諷刺,不禁有些臉紅,接著道:“感謝小國師大人大量,不和在下計較。額,在下有一件事想要先請教小國師,我聽說熄燈跟您和徐福道長是師兄弟,不知有這回事兒嗎?”

周圍的眾人聞言都是一愣,沒想到趙亮竟然還跟兇手熄燈有這層親密的關系,不禁都大感驚愕。尤其是恒熙,瞠目結舌的瞪著宮羽博,心中暗罵:我他娘的!好你個宮羽博,之前怎么沒聽你提起過這件事呢?老子要是知道這其中還牽扯著朝廷里的大人物,鬼才會陪著你蹚這攤渾水!

趙亮其實早就知道對方會問什么說什么,好整以暇的點了點頭:“是啊,熄燈道長是我的師兄,怎么了?”

“既然如此,我想小國師恐怕就不便再過問此事了。”宮羽博笑道:“為了避嫌,還是請您暫時回避的好。否則,將來案情大白于天下之時,也不好向陛下和朝廷交代。您說對不對呢,恒大人?”

恒熙此時恨不得捅宮羽博兩刀。他若是說宮羽博講的這番話不對,那么明顯既于理不合,也于法不合,以后若是宮羽博找親姐夫——公子胡亥追究過問起來,他恒熙肯定吃不了兜著走,難逃朝廷問責。可是他如果說宮羽博言之有理,跟熄燈有關系的人有必須滾遠點,那么當場就會得罪了小國師趙亮,回頭非得被這位陛下面前的大紅人整死不可。

我他媽這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啊!恒熙暗暗后悔:當初就不該聽信宮羽博的慫恿,同意利用江湖力量來偵辦此案,同時還為了有機會巴結公子胡亥和國師北辰真人,放著專管斷案的縣丞和捕頭不用,自己巴巴的大老遠跑來配合渭水幫緝捕兇手。現在可倒好,沒來由的夾在朝廷兩大勢力之間,里外都不是人!

看著恒熙為難到要死的模樣,趙亮心里暗笑,動容道:“宮少幫主講的很有道理呢。不過……”

他轉頭望向朱家,問:“你剛才好像指控宮羽博有殺害白云凡的嫌疑,對嗎?”

朱家笑道:“沒錯兒,國師大人!我算是首告之人,還望官府徹查此案,不要冤枉了無辜。”

趙亮點點頭,對恒熙道:“倘若宮羽博也有嫌疑,還能參與配合辦案嗎?”

恒熙連忙搖搖頭:“額……只要有人提出控告,并且愿意為此承擔相應的首告之責,那么無論目前證據是否充分,按道理都不應該再繼續參與。”

“這么看來,宮少幫主也得回避了。”趙亮笑道。

宮羽博聞言大吃一驚:他娘的,怎么會搞成這樣?本來想靠著講道理,在眾目睽睽之下,逼趙亮沒辦法堂而皇之的插進來> “呵呵。”听着这明显是话中有话的口气,胡长宁尴尬的一笑,随后伸长脖子向房里看了一眼,“你那丫环小青没事吧?”

“没事?暂时死不了。”胡嫣的回答依然是冷冰冰的。这一次她对父亲真是太失望了,自己做错了事情不假,禁足的惩罚也是应该的,但不应该打小青吧,还打的这么重,屁股上可是流了好多的血呢,害的她是哭了一个晚上,此时精神还都有些恍惚着呢。

一听到死不了的字眼,胡长宁就知道女儿还在生自己的气。可做为父亲,岂是能随便就去道歉呢,想着在说下去,指不定还有什么冷言冷语的在等着自己,他索性也不在去问了,而是单刀直入的问着,“嫣儿,为父问你,杨家昨天送来的卫生纸,你这里可还有吗?”

若是平时,胡嫣一定会问一个为什么,可是现在正在气头上,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走。待片刻之后回来的时候,将一小包还未动的卫生纸放入到了胡长宁的手中。

“不会就这么多了吧?”看着只有手中这一包,胡长宁就感觉到事情要坏。

“女儿一共就留了两小包,其它的都送给母亲和祖母了。怎么?父亲难不成连那半包也要拿去吗?”胡嫣这一会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她认为这根本就是父亲在公报私仇,因为自己惹他生气了,现在连卫生纸也不让她用了,要全部交出去。

胡长宁听出了女儿口中的这个怨气,心知如果不解释的话,很可能就会成为父女两人中的一个疙瘩。这便把事情说了一遍,“不是父亲要要,嫣儿知道你祖母那个人的,但凡有什么好东西,一定要送给她娘家那些亲戚的。这不嘛,卫生纸一来,她就全数的送了出去,但还是不够,这就打来父亲让我想办法。可是府中的管家去了杨家庄,那六少爷的管家确说,东西是由海上运来的,不是我们大明的产物,如今他手中也没有了存货,在想要的话以后等天外天贸易商行开业了,去那里买。但你祖母可是急性子,哪里能等那么长时间呀。”

说完话,胡长宁还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是毫无办法了。

原本都做好了不搭理父亲的准备,可当事情涉及到了杨晨东的时候,胡嫣便忘记了之前心中的决定,“六少爷那里没有了?如果没有了,他昨天为何每家都送?这不合情理呀。”

“是,要说六少爷那里一点都没有了,谁也不会相信。可想来不多了,应该是真的吧。要不然他也不会驳了这么多大臣的面子了。只是即然他这样做了,想必从那里取来卫生纸的想法就是微乎其微。”胡长宁一边说着,一边摇头。

胡嫣听了父亲的分析与自己一样之后,确并非是同样的看法,反而很认真的说着,“即然六少爷那里有,那只要派出去的人合适,就一定可以要些过来的。不如...不如女儿走一趟如何?”

一直就想见见这个杨晨东到底长什么样子了,可是苦于没有机会。现在岂不正是时候嘛?这可是为了祖母去取卫生纸,那是尽孝的一种表现,便是其它人知道了,也是无法指责什么的。

原本胡长宁还在为这件事情发愁。管家的身份是不好使的,难道还要自己亲去不成?可如果要来还好说,要不来岂不是面子丢大了。

对杨晨东,胡长宁还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以势压人吧,人家刚刚立了大功,又逢现在土豆还没有大量的成熟时,谁能去压迫他做事?

以武制人吧,人家身边那个杨二的身手何其厉害?自己断然不会是对手的。

文武都不行,胡长宁也是没有了办法。可是现在一听女儿要亲自去,不由就感觉到眼前一亮。

是呀,女儿是孩子家家的,要来了自然最好,便是要不来也无伤大雅不是。可唯一的一点就是女儿未出阁,这般的招摇过市传出去终是于名声不利。

胡长宁并没有一口拒绝,而是一幅深思的样子,这让胡嫣看到了希望。“父亲,您就让女儿去吧,我保证,去了之后但凡杨家庄还有一点的卫生纸存货,女儿都给你要来。哦对了,女儿不会一个人去,我会找杨七姐儿一同去,就以陪伴的身份好了,想来外人便无法在说些什么的。”

“杨七姐儿,你是说那位嫁给王苟的杨朵吗?”胡长宁立马就说出了杨家七姐儿的情况。

要说以前,一个杨家女儿胡长宁根本不会知晓,可自杨晨东出现之后,杨朵儿就成为一个名人,成为了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女人。

“对,就是她。”胡嫣一脸得意的说着。“杨朵儿还没有去过杨家庄呢?这一次我陪着她一起回去是名正言顺,到时候那六少爷见了自己的七姐一高兴,岂不是我要什么就会给什么了吗?”

胡嫣嘴上说的得意,心中确在想着,即然第一次见到杨晨东,多少也是要带一些见面礼的吧,这就把主意打在了杨朵儿的身上。

“嗯。”胡长宁思考了一下事情的可行性。的确,有了这样的理由之后,引得杨晨东的好感,拿到卫生纸的机率也就增加了不少。但随即他的目光又落到了女儿的身上,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

与稽④,以求其是非之所在,庶常无意道;柳金莲就是柳大脚?

这巨大的漩涡一瞬间便冲到了,白沉香的面前与他挥出的枪气顿时相交,可能白沉香的枪气在一瞬间便直接崩溃。

反观秦辉,那拳头上的漩涡依旧威力十足,看到这一幕之后,站在秦辉对面的白沉香顿时后退一步,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

在后退之时,他右手迅速对准秦辉冲过来的拳影再次刺出一枪,在这一枪打出之后,顿时有一股比刚才冷冽数倍的枪气,从那枪尖之上传了出来瞬间便让秦辉拳头之上所挟裹的漩涡消散。

但此时,白沉香那一道枪气也是全部化作虚无。

看见那刚刚气势汹汹的白沉香,此时却是退了一步站在其对面的秦辉脸上闪过的一丝不屑之意,淡淡的开口:“你一嘴一个废物,把我们永州城的弟子贬得如此低下,原来你还是要退,我真的以为,你有多么厉害呢,也不过如此。”

听到秦辉开口之后,白沉香顿时眉头一皱,一脸黑线:“哼,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强一点,不过即便是如此,你今天也要给我死在这里。”

被这不知名的人物给侮辱,白沉香心中顿时燃起一阵怒火。

那在一旁的众人看到无名出手之后,顿时倒吸了口气,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无名竟然是如此之强。

“不知道这个无名到底是何方人士,怎么比我们永州城的两个天才,慕容晓和秦雨还要强?”

“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未听说有这么1号人物。”

当然站在擂台上的慕容晓和秦雨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幕,刚刚他们还根本不把秦辉放在眼里,但是此时此刻,秦辉却是能够让白沉香后退一步。

这已经足够傲视永州城的所有弟子,就算是慕容晓和秦雨两人联手,也未必能够让那从朱雀城而来的白沉香向后退一步。

只见慕容晓顿时低着头,身子一闪来到了秦辉的身后,大声的开口:“无名,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上不少,我作为慕容家族的第1天才,现在正式邀请你来我慕容家,成为我慕容家的一名弟子,如果你同意我慕容家,肯定能够给你你所想要拥有的所有东西。”

“聒噪!”听到这慕容晓的这一番话,秦辉心中暗自嘲笑一番,他没有想到,如今的慕容晓竟然还用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给自己说话。

“无名,我敬你是一位天才,跟你这样说话,你莫过太看高自己。”听到秦辉,说出两次之后,慕容晓脸色一变,有些生气。

本来秦辉心中就有点不爽快,这慕容晓更是接二连三的贬低自己,只见他身子一转,顿时朝着慕容晓冲了过来。

在无影脚身法的加持之下,那数10米的距离,在秦辉脚下只不过是跨了一步而已,看到这突如其来的秦辉,慕容晓顿时脸色大变,他自然知道秦辉是想要干什么。

此时此刻,秦辉调动起自己丹田内的灵力,与自己的右臂之上,对准慕容晓所在的方位就挥出了三拳,那三拳,一拳比一拳凌厉,一拳比一拳威猛。

慕容晓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拿出自己的长剑向着秦辉所在的方向,就会出了数道剑气,可这一道道剑气在秦辉的拳头之下犹如豆腐一般直接消散。

在这几道剑气消散之后,秦辉的拳头瞬间便落在了慕容晓的身上,可毕竟慕容晓也是慕容家族的顶尖天才存在,在这一瞬间他便开启了自己的最强防护模式,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抵在自己的身前。

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秦辉那拳影顿时便落在了慕容晓的身上,只见慕容晓抵在身前的长剑,但即便如此,那秦辉的拳头也依旧是直接将慕容晓的身子退了数10米远直接到达擂台的边缘,差一点就能够直接将慕容晓的身子给击到擂台之下。

看到这一幕后在场的所有弟子顿时大呼出声,在他们看来这秦辉虽然厉害,但是不至于到达这种地步,一招就能够将慕容晓直接差点推到擂台之下。

站在擂台边缘的慕容晓顿时,站起身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惊讶,虽然他每次都发现自己低估了无名的实力,但是,无名每一次出手都能让他心中感到10分震惊。

一招打败自己,慕容晓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无名的实力竟然会强到这种地步。

“你还记得你刚跟我说的什么吗?我没想到你竟然跟我说亲手教我修炼,不知道你现在感觉自己还有那样的能力吗?”此时袋給到我吧,然后你手持紫色菱晶先行出去。”李言微笑看向甘十。

甘十黃發在微風中飛揚,此刻臉上也露出笑意,他毫不猶豫解下了身上的另一只儲靈袋遞給了李言,然后又搖了搖頭。

“你先帶他們出去,我隨后再出去,我若出不去,你再進入用儲靈袋把我帶出去。”

李言聞言一楞,但馬上明白了過來,因為甘十要親眼看著自己安全的把二只儲靈袋帶出去,因為甘十若出去后,手中菱晶定然已是五行合一靈力消耗大半,如果沒有自己靈氣重新補回消耗的紫色靈氣,那他是無法再次返回的,他要留在后面走,確定自己小隊人員已經離開,這并非是對李言的不信任,而是他的責任和驕傲。

李言聽罷后,也不再多說,拿起地上的紫色菱晶,此刻光芒已然消耗很多,其內五行空間正在慢慢恢復中,他再次運起癸水真經,慢慢的手上菱晶已是紫光大盛,再次遞給了甘十。稍后,李言手持青色菱晶身形一閃,自此消失。

甘十站在戰場邊緣,轉頭看看了四周,四周除了微風輕送,殘旗飄揚,一地黑褐色的殘兵破刃,當真一幅戰場殘陽。旋即黃發大漢也不在停留,腳下再次升起幾個圓環,慢慢將其籠罩在圈中心,全身黃光大盛之下一沖而去,下一刻,此地已是蕩然無人,然后就在甘十離開的一刻,這里的空間竟如玻璃一樣,開始出現道道細小裂紋,發出清脆的輕響,慢慢的這些輕響越來越大,越來越密,天空與地面上的裂紋越來越多,越裂越大,竟已開始崩潰……

望著這片五彩斑斕的天空,甘十一陣恍惚,他與李言站在一條長長的紫色光帶之上,這是一片寧靜如浩瀚的天空,他不由神識掃去,在他神識中距離他現在的位置七里左右,有二條光帶正飄揚飛舞,正有一條赤色光帶向他這邊移動過來。

而就在此時,他與李言同時低頭,因為他感覺到自己腳下這條紫色光帶光芒正在迅速消退。

李言也是眼露奇光,他也是第一次看見一條光帶在眼前消失的景象。

“這難道就是因為光帶中沒有了生命體,便是消散一空了嗎?”望著腳下紫色光帶上不斷潰散飛起如同紫色流星的光點,帶著絲絲夢幻慢慢化成了五彩斑斕空間的一部分,最后完全消失無影,而他倆就如同沐浴在紫色星光之中,照耀的全身奇幻色彩不斷變幻。

李言又回憶了一下剛才自己腳下紫色光帶飄揚的位置,然后確定了一個位置,神識一掃而去。

這里沒有任何方向可言,李言卻比甘十要熟悉些,他現在是依靠記憶中之前光帶飄揚方向來確定自己剛才所來的方向后,神識向前方探視而去,神識中五十里內除了這附近的二條光帶外,已然沒有別的光帶了,只是在五十里之外模糊感應到好似有其他光帶。

“嗯,那里是條紅色的,并不是。”甘十此刻已然慢慢平復了心中的不平靜,他們死里逃生,現在竟然還有種作弊的興奮,他閉上雙眼,放出強大的神識,頓時一股強大令李言感到有些心驚的神識鋪天蓋地向四周掃去。

“這就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么,當真強的令人仰視,想來至少有三到四百里的樣子,但以甘師兄這種天驕,估計比普通的筑基后期同階修士還要強,也許能達到達到五百里左右。”

驀得,甘十雙目突的睜開,精光大盛,伸手指向一側“那兒,有一條紫色光帶。”

李言聞言看去,又想了想剛才腳下紫色光帶飄揚的方向,甘十所指之處卻不是他之前他過來的方向。

“看來十有八九是百里師兄了,看來至少目前還是活著的,我來自是那個方向。”

李言判斷好方向后,便向甘十說了一句,順便指了指自己來的方向,以表明自己的判斷來由。

“噢,這么一說當真還是不錯的消息了,那我們去看看百里是否和我一樣狼狽了,百里,我來了!!”甘十說話間已然飛掠而出,竟絲毫對自己之前凄慘的樣子不以為意,而話語中已然恢復了豪邁之意,同時李言也聽出了滔天的殺意。

李言不由望了望身后,那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是否依舊還有一條紫色光帶飄揚飛舞?“六師姐,你要堅持住,稍后也是無法帶二位師兄過去與你匯合了。”

全九星對王朗說的話正回響在李言心中“對你王兄說起,也是信任你,但這種三名高階修士同時出現在球體之內的想法切不可再有,否則,你我將是十死無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起渡劫吧(第三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倾世绝尊

心中之火

倾世绝尊

白眼镜猫

倾世绝尊

书剑恩仇

倾世绝尊

六班掌门

倾世绝尊

悠闲小神

倾世绝尊

风雨归来兮